第24章 以身犯险 (第二更。)/我的老千生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降下车窗我点燃一支香烟,感受冰冷空气带来的清凉,一直能凉到骨子里……

我知道自己和苏玉戎不一样,对于没有明天没有未来的生活,谁都不会去选择,他也不会。

我能明白苏玉戎的心思。也知道怎么做才是对他最好的,有些时候满足自己就要伤害别人,此刻我对共同利益点的办法有了一丝怀疑。

当有一天感情需要用共同利益来加固,还能算得上最纯粹的感情吗?也许世界就是这样,所有一切都会随着时间而变得现实……

冰冰凉凉的空气仿佛能凉到骨子里,冰冷也让我的精神好了很多,看现在的时间也差不多快要放学。

不知道十六她们是否知道十九的下落,不知道是否知道她去做了按摩小姐,如果说这是时间带来的改变,那不免真的有些残酷。

其实我心里清楚,伴随着时间所有一切都会改变,曾经的朋友会从事各行各业,生活也会走向不同的方向,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

还是二叔说的对,没有办法改变别人的时候就要改变自己。不然自己会背负太沉重的压力……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每个人自己选择的道路。

放学之后没有看到十六的影子,只有飘荡的雪花孤零零的落下来,直到学校关门之后也没有见到她。

今天周末不上晚自习,原本我想约她一起吃饭,不知道是不是她在人群中错过去。

我立刻让苏玉戎开车去她所在的小区,但是来到之后发现黑着灯,楼下石头等人也都不见了。

原本停车的位置上覆盖了一层厚实的雪花,看起来车子已经走了很长时间,我隐约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我拿出电话给十六打电话,电通着却没有人接电话,心里中有种莫名不好的预感。

我又打了石头的电话,这次电话通了。

“石头。你们去哪了?陈嘉欣怎么不在?”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不想让他误会什么。

“今天是收月钱的日子,小姐在医院守着!”不知为何我感觉石头的语气很生硬。隐约能感觉到一些紧张气息。

“噢知道了!我一会就过去!”

“如果要来就带上你的资本一起过来……你一个人来没用的。”石头一句话立刻让我警惕起来。

没等多说石头挂断电话,我立刻让苏玉戎开车去医院,心里莫名的开始紧张。

可是我知道自己去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只能在暗处看着一切,对于集团的利益争斗我也知道自己束手无策,我能做的还是太少了。

我想给二叔打电话。可想想却不能这么做,我给他找的麻烦已经够多,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来到医院大门外就已经看出不对劲,马路两边全是清一色的车子,仔细一看是曾经AOB四天王的车队,其中红星姐的霸道车队格外醒目。

车子旁边有不少混子在抽烟。估计今天晚上各自代表不同的利益方过来,他们现在都为不同的人做事。

一看到这个场面我就觉得不好,带这么多人来医院怎么看也不像是交钱的,反倒像是来找麻烦的。

“开慢一点,进去记得把车子藏起来。”我让苏玉戎把车子放起来,顺便买了两个一次性口罩戴上。

夜晚医院内很安静。但是医院楼前一排车子却显得一点都不安静,我知道这些黑色车子是石头他们的,看起来数量要比外边的车子少很多。

我和苏玉戎装作普通病号的样子进入医院大楼。在门口还有混子在守着,不过却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进入医院就能感觉到今晚的压抑,估计今天晚上肯定要出事,如果真的想交钱谁还会带人一块过来?肯定是不想交月钱……

以前那些人占据AOB的生意还没有撕破脸,现在就连象征性的一点月钱都不想交,这就是永远都不能满足的人性!

一番辗转之后来到医院十三楼。电梯一开我立刻看到几个穿西装的混子,以前见过是石头的人,我心说就是这层没错了!

出了电梯看到宽阔大厅里人满为患。乱糟糟的但分为两拨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烟味,但没有人前来制止。

我悄悄扫了一眼基本都是混子。一伙人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魁梧的石头赫然在列,就连十六也在这里。

她穿着纯黑色的西装,看起来带着一股肃穆与压抑,白皙的脸上满是冰冷。

另一伙人穿的乱七八糟很好辨认,其中有几个中年人坐在那里抽烟。人数要比石头他们多很多,阿乐、陈磊和红星姐都在这里。

“你们去哪里的?”立刻有石头的人上来问情况,显然十六的爷爷就住在这一层。

“我们是来看病号的,能让我们进去吗?”我小声嘀咕了一句,顺手指着走廊反方向,我想另一边肯定没问题的。

“你们看完赶紧走,不该看到的别看,不该听到的别听,记住了没!”

“记住了。”

我和苏玉戎走向大厅的走廊入口。两伙人都聚集在这里,另一边的走廊被石头死死堵住,估计陈老就在那里。

走进之后我用眼角悄悄打量十六。能感觉到她身上的肃穆气息,一身黑色看起来很庄严肃穆,难不成是陈老走了?

再看还有几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坐在大厅长凳聊天,看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很熟。

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AOB里的高层,但感觉很可能八九不离十。因为阿乐那些人都在旁边站着,有空位置都没人坐。

气氛很压抑没有人说话,空气中弥漫着烟味和惴惴之气。好像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结果。

我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不知道陈老是不是能撑得过今晚,但在我看来他们更像是来添油加醋的。分明是想趁机发难把陈老给气死。

不管让谁看到自己曾经的生意被人霸占瓜分,估计心里都不好受,如果一气之下真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进入走廊之后我想回去再看看。苏玉戎在后边戳了我一下,我装着路过的样子没回头,我知道后边肯定是有人在盯着。

这条走廊内无比压抑安静,好像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外边要闹事,就连医生和护士都不见了。

从这条走廊能远远看到大厅里的两伙人,笔直的走廊一眼可以看到尽头。

透过人群缝隙好像在那边的病房门口有人守着,几个大汉满脸凶恶的样子,脸上仿佛写着生人勿进,估计陈老就是住在哪里。

远远可以看到重症监护室的绿色门牌,看样子今晚的情况很不稳定,但最起码陈老还没有咽气。

我和苏玉戎兜了一圈之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坐在普通病房门口装作病人家属的样子,看今晚场面会闹成什么样。

“今天晚上感觉有大麻烦,你小心点。”苏玉戎在旁边小声提醒一句。

“刚才路过的时候,那几个西装革履的家伙肯定就是今晚来搞事的家伙,他们能同时来到医院肯定早有预谋,心够黑的!”

不管多么巧合总不能带着人一起过来,而且所有人都带着手下的混子一起过来,这分明是想找麻烦,估计今晚石头要麻烦了……

真动起手来的时候石头也得吃亏,因为双方的人数差距太大,想在短时间内弥补这个差距根本不可能。

“你要不要打电话告诉二叔一声,让他知道我们在这里?”苏玉戎小声提醒了一句。

“也对,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个卫生间。”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要让二叔知道我在哪里,如果真出了事也好有个地方过来。

打电话给二叔说了一声,二叔让我立刻回去少搀和这种事,我嘴上答应着可是却不能离开。

今天晚上十六有麻烦,我不知道的话情有可原,但我知道了就不能袖手旁观,那不是我的性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