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将心比心/我的老千生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清楚知道白星辰的实力,他是个飞天遁地的江洋大盗,他有摘星偷月的本事……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白星辰唯一遇到的情况可能就是被抓,除此之外不会失联这么久!

如果白星辰这个家伙想脱离江湖过几天安稳日子,那他不会丢下赌厅不管不问,我比任何人留了解那个抠门熊的性格。

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拿着小账本记账,今天算算我欠了他多少钱,明天算算又涨了多少利益……这样的白星辰不会丢下赌厅不要。

同样白星辰知道我在小勐拉腹背受敌日子不好过。那时候前有杀猪佬的威胁,后有叶凌云的虎视眈眈……

白星辰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于情于理他都会来帮忙,可偏偏他失联这么久……

我刚回到小勐拉几天时间,所有人都需要时间来修整,说实话我也想过几天太平日子……

试问谁不愿意活的舒舒服服?谁不愿意每天轻轻松松?勾心斗角的江湖世界太残酷,不会给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在彼此算计的交锋中,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失败的结果就是万劫不复!

平心而论白星辰这家伙对我不错,他帮了我很多次……如果他真的出了事,那我躲在这里过太平日子算怎么回事?

曾经白星辰经常说不管我在哪里他都能找的到我。我在经历晦暗时期的时候天天盼着他,那么现在他会不会期盼着我去找他?

换位思考将心比心,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坐视不理,不亲自去看看始终都不放心。

同样我要思考这次带谁去,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明朗,带大兵和虎贲去并不合适,如果真出了事再通知他们也不晚……

哑巴不会说话出门不方便,在夏威夷那种地方我们都是外地人,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身份掩护,那剩下的就只有狐媚子。

如果能够走旅行社报团,一来能省事二来能掩护,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我去……

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静静的看着黎明的窗外,看着天地复苏的这一刻。

也许白星辰也在看着黎明期待着,就像曾经我在毒枭王国中的期盼一样,希望之火熊熊燃烧!

俗话说人最怕的不是陷入绝境,其实人最怕的是看不到走出绝境的希望。

一支香烟燃烧殆尽,我决定远赴夏威夷去看看。哪怕只有一丝蛛丝马迹也不能放弃,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

一个计划在脑海中成型,既然要去就不能暴露行踪……我有那么多的仇家。被人堵在夏威夷可不是闹着玩的,必须保证绝对的保密!

思索再三我决定先不动声色,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上床睡觉,狐媚子已经睡熟。

我轻手轻脚从后边环抱住她,贪婪的吸允她身上的气息,在朦胧中睡去……

在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冰冷绝望的水牢,我仿佛又回到了草菅人命的地狱,眼前一幕幕都在闪过……

所有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冰冷和恐惧,那种滋味是令人窒息的。眼前杂乱的闪过无数黑暗,最后是白星辰拿着小账本冲着我笑……

时间一晃而过,我一觉睡到晚上七点多。黑白颠倒的生活已经不会让我头痛,起床发现狐媚子正在拖地。

这一幕突然让我想起了曾经的拖油瓶,以前在猫白的美高赌场也是如此的一幕,时光转瞬即逝……

很多个瞬间会让人感慨时光飞逝,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消失,许多事情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但唯一不变的是回忆!

“苏姐,你的精神看起来不错。”

“我没事,倒是你成了熊猫眼。再多睡一会吧。”狐媚子调侃一句,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不睡了,晚上睡多了后半夜来精神……”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一支提神烟必不可少。

在所有人忙碌一天结束工作回家的时候,我却刚刚起床,这会让我有一种脱离世界的空虚感。

一个人不能在固定环境中待的太久,哪怕出去随便走走也好,不然会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孤独感。

“苏姐,有没有兴趣出去玩玩?”我试探性的问了句。首先要试探一下她的想法。

“旅游吗?当然有兴趣啊!”狐媚子兴冲冲的看着我,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你想去哪里?”

“马尔代夫!”狐媚子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就做出回答,脸上带着一丝坏笑。

“行啊,咱们俩出去走走怎么样?就咱们两个。”我贼兮兮的搓了搓手,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我当然没问题,就怕你没时间呢。”

“我在外边惹了不少麻烦,这次出去不带其他人,那就要保证绝对的保密。”

我没有说去马尔代夫,我也没有说去找白星辰,因为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与关系好坏无关。

“这个我知道,放心好了!”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来安排!到时候通知你。”

“行!爱死你了!”狐媚子冲过来就是一个香吻,顿时搞的我还有些不好意思。

简单洗刷吃了点东西,我招呼大兵和虎贲一起去赌厅,狐媚子也一起。

晚上八点钟来到皇家国际,赌场门口聚集着一堆保安,看模样赌场是加强了戒备。

进入赌场一切还和以前一样。每天都是数不尽的赌徒,有人炫富有人装比,还有人苦大仇深……

赌场就是社会的缩影。在这里你能找到社会上一切黑暗面的东西,也可以找到一切人性最本质的东西……唯独找不到虚伪和假善。

我刚进入赌厅蛋姐就迎上来,我心说又有什么事儿?

“明先生,东哥让你过去找他。”

“他在哪?”我低头摸出一支香烟点燃,看这模样肯定是不在赌厅里。

“浦老板的赌厅。”

“噢?他有没有说什么事?”我小声问了句,二叔好端端让我去杀猪佬的赌厅做什么?

“他没说什么事。只说你过来就让你过去。”

“行!我先上柱香。”

我在赌厅里溜达一圈,零零散散几个赌客在玩,我给九面佛上了香。转头到休息室看了一眼。

休息室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可二叔为什么约我去杀猪佬的赌厅?

难道昨天晚上收拾白狗的赌厅,然后想让我来背锅?这锅我可不背!

“大兵你在这里休息,虎贲跟我出去一趟。”

“好!”虎贲一口答应下来,大兵跟着凑上来。

“我也去!”

“你在这里守着吧,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我很委婉的叮嘱,因为狐媚子在赌厅里。

我的眼神落在了狐媚子的身上,大兵清楚看到我的眼神,他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了,放心吧。”

我带着虎贲直奔杀猪佬的赌厅,经过白狗赌厅的时候看了一眼,门口拉着遮挡黑着灯,俨然是停业了。

原本我还以为有人会来收拾一下,现在看来他们可能要放弃赌厅,要不然不会丢在这里不管不问。

设想如果陈龙象的白面生意打通渠道,那他一定需要一个联络人和落脚点,赌厅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白面生意的渠道没有打通,难保陈龙象不会转移阵地,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局面……

因为陈龙象撤走了,整个皇家国际就只剩下我们一家是外来户,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砸烂了关门大吉,真解气!”虎贲一脸解气的样子,我没有说什么。

其实很多时候人不能只看当前的利益,要把眼光看的长远一点,要善于利用对手的价值来为自己所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