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胜负难料/我的老千生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赌钱从来不是两眼一睁下注然后两眼一闭等待开牌的游戏,更不是依靠运气来盈利的游戏!

赌钱是一项聪明人玩的游戏,也是极为需要冷静和头脑的游戏……技术和头脑两者缺一不可!

很多赌徒只知道具体规则和玩法,却从不知道如何计算牌面和概率,输了钱之后往往还会埋怨运气不好。

如果就连最基本的门道都不懂只会两眼一黑的瞎赌,不输还等什么?优胜劣汰是自然法则,世界永远不会眷顾任何一个人!

这种只懂皮毛不懂精髓的人在生活中也非常多见,他们遇到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别人行我就不行?为什么别人做这一行赚钱我就赔钱?

其实不管什么事情不管什么行业,十个人有九个人都懂规则。但能做到顶尖盈利的只有少数几个……这就是金字塔定律!

在赌局中精于计算的人并不能算是真正的聪明人,因为真正的聪明人能够看透赌钱的本质,狭义上来说赌局中没有一个是聪明人。

在一群不太聪明的人当中。想要在赌局决出胜负就看谁更聪明一点!

哪怕只需要聪明一点点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这个世界从来不是骗子太多,只是傻子实在是太多了!

在翻牌圈出现了一张6,现在公牌是T8A6,手里拿着KQ,QJ以及JK这样牌面的基本可以弃牌,因为赌最后一张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进入转牌圈迈克第一个选择了弃牌,他的弃牌毫不犹豫没有任何迟疑,他应该清楚知道自己赢的概率有多少。

其实在任何赌局中人都很难弃掉自己的底牌,哪怕有一丝赢的希望都愿意坚持到最后……因为拿得起放不下是人的本性。

不管是金钱还是感情。有些东西本不属于一个人,但是当拥有之后就不愿意失去,一旦失去就会产生痛苦感。

赌钱会扩大这种痛苦感,给人一种剥夺感!哪怕是刚刚迎来的钱输掉都会有剥夺感,因为人性本贪婪!

其实人生带不来任何东西,走也带不走任何东西……拥有过但不代表永远都是你的!

方块七下重注后中年平头弃牌,最后剩下的黑猴子陷入了迟疑,其实这一刻他是劣势的。

在赌局中后手下注并不一定就是优势,面对方块七的重注黑猴子要做出一个选择,但想赢钱只有跟注一个选择。

对于方块七来说他先手下注有两个赢面,如果他的牌面大黑猴子跟注那么是赢,如果黑猴子弃牌那么他还是赢……

在任何时候两个赢面总比一个要好!

“鹰眼,你觉得这把牌谁会赢?”迈克小声问了句,颇有些试探的意味。

“谁赢不知道,但是对面的家伙稍微占据一点优势。”

“你猜猜谁会赢?”

“我猜不到……如果我能猜到那就成神了。”我小声调侃一句,迈克心领神会的笑了。

在赌桌上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输赢结果如何,方块七厉害但不代表一定会赢,就像琼斯拿到了同花顺也会输一样!

黑猴子犹豫半天选择了弃牌。很明显转牌他用不上,至于方块七能不能用上谁也不知道……但他成功打掉了对手的底牌。

所有人弃牌后方块七扫底池,不需要开牌就能赢钱才是稳赢。开局第一把牌被他拿到了开门红。

赌注从一开始就被迈克扩大,这场牌局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但对我来说是不利的!

因为在刚才的赌局中我是盈利的,我绝杀两把牌赚到了不少的筹码,现在赌局被无形中提高了!

简单来说赌徒只有在输钱之后才会越赌越大,按照五五分的概率来算如果一个人在小赌注上输钱十次,那么在大赌注上几把牌就能赢回来!

赌局还是那个赌局,对手还是那个对手,规则还是一样的规则……但是赌注变化对不同的人来说是各有利弊。

现实中很多生意上的套路都是一样的。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上套还无法察觉,其实任何改变都是有目的的!

服务员洗牌后重新发牌,我并不着急切牌偷牌。此时此刻不同于彼时彼刻,迈克也不是琼斯。

现在偷牌我会冒着非常大的风险,如果被抓千那我也没办法把藏牌丢到迈克身上,他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

拿到底牌我摸了一下背面就知道点数花色是K3,这两张牌都是我下焊过的扑克,这种底牌要看翻牌圈出什么样的牌。

我习惯性的把两张底牌堆叠摞在一起,大点数在下边,小点数在上边。

迈克大盲注方块七第一个在底牌圈下注,他平注后中年平头加注。他们两个颇有要拿下这一圈牌的架势。

泰国佬和黑猴子同时选择了弃牌,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飞机,翻牌都不看怎么知道输赢?

其实我知道中年平头加注之后,最后的主动权在方块七手中,他是最后一个决定是否平注进入翻牌圈的人。

也许泰国佬和黑猴子是害怕在底牌圈被人拖住,一旦方块七加注那么就会进行第二轮下注,最后一个需要平注的是大盲注的迈克。

从位置上来看泰国佬和黑猴子占不到任何便宜,他们有弃牌的理由可我没有,我选择跟注。

迈克同样选择了跟注。方块七如果再次加注就容易把我们吓跑,也容易被我们反杀!

一般手里拿到对子底牌不会一上来就猛下注,在翻牌没有出来之前没办法揣摩对手,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方块七平注后进入了翻牌圈,服务员发出的三张公牌是733,我手里的底牌瞬间成了三条!

与此同时我发现方块七在盯着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警惕,我想自己刚才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或者兴奋。

在我经历过那么多赌局之后,我早就锻炼出荣辱不惊的本事,不管看到什么样的牌面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表情波动。

“看什么看?又不是我第一个下注。”我若无其事的说了句,整个内心非常平静。

“怕你不敢跟注!”中年平头讽刺了一句,我懒得说话朝朝他比了比中指。

在翻牌圈拿到三条我没有任何理由不跟。同时除了拿到对子7底牌的可以赢我之外,目前我这把牌就是最大的!

一番下注后进入翻牌圈,服务员发出了一张2,公牌7332现在我仍旧占据绝对的优势!

“看来你的牌不错。”迈克嘀咕了一句,转手弃掉了手里的底牌,他完全就像是个来打酱油送钱的。

方块七加注后中年平头弃牌。场面瞬间变成一对一!

只是方块七加注说明他并不想太快进入河牌圈,他不想让我看到最后一张牌是什么,那他是什么牌?

现在牌面两张红心一张黑桃和一张梅花。如果他要赌红心同花也太冒险了,想拿到葫芦的概率也非常低!

“下注啊你!不敢了啊?”中年平头又在旁边煽风点火,这家伙是不是表现的有点太心急了?

如果方块七是故意来诈牌,那么他拥有了两个赢面……如果进入河牌圈他依旧占据先手的优势。

“跟注,发牌!”我从容的丢出了筹码,我倒要看看最后一张河牌是什么。

服务员发出的一张河牌是7。公牌变成了73327,这尼玛河牌有毒啊!

我的三条瞬间变成了葫芦,不怕同花更不怕顺子……除了金刚和同花顺之外无所畏惧啊!

可同样方块七手里只要有一张7那么他也是葫芦牌。只需要一张牌就能进行绝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