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一次成瘾/我的老千生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很清楚叶凌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地位和处境。

叶凌云做过的那些事情我都历历在目,我对他做过的事情也没有忘记过,彼此已经数不清有过多少次交锋。

混迹江湖我用过无数阴谋和手段,可我从来没有对一个人注射过一号,那可是能真正摧毁一个人的白色魔鬼!

对我来说叶凌云就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能杀敌一千,用不好就会自损八百!

我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雅韵的价值说大那么大的无法估量,说小也就是一个有毒瘾的小姐而已……

“明先生,能不能给我一杯红酒?”雅韵突然抬起了头,整个精神状态都萎靡的不成样子。

“可以,只要不碰毒品,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我让雨哥打电话给酒店前台送一瓶红酒过来,现在我有时间也有耐心,看看这个瘾君子会有怎样的变化……

如果她能顺利戒毒那么我就恭喜她,我会大方的给她重新来过的资本,我一向都是言出必行!

如果她不能战胜自己丢弃新重来过的机会,那我会很大方的给她快乐,让她成为我的一枚棋子……

如果戒毒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么世界上还会有那么多的瘾君子吗?

很快酒店服务员送来了一瓶红酒,我示意雨哥把酒送过去,不知道她是不是要喝点酒来缓解压力。

没想她到拿起酒瓶直接对嘴就吹,咕咚咕咚半瓶红酒下去了,没想到她的酒量还不错。

半瓶红酒下去雅韵半躺在沙发上,头发凌乱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她的眼神让我觉得很特别。

虽然我不能理解她现在承受的滋味,但我知道她不愿意放弃重新来过的机会,她一定在做复杂的思想斗争。

时间缓缓流逝,我拿着手机给狐媚子发短信,让她给二叔送一百万过去,顺便找机会拍个孩子的照片发过来。

其实我一直都对二叔收养孩子的事情耿耿于怀,在赌场门口被丢弃的孩子,谁特么会带着孩子去赌场啊?

更何况赌场门口也不是一个丢掉孩子的好地方,赌场里都是烂赌的赌鬼,输的眼两发红谁还有闲钱去收养孩子?

虽然有些话很直白很残酷,可这就是现实!

现在我无法回到小勐拉,但我的直觉却总是觉得不对劲……

将近晚上十点钟的时候雅韵开始坐不住了,手里夹着香烟到处溜达,看样子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很难想象她现在承受着什么样的滋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毒品带给她的不只是快感,更多的是痛苦!

其实瘾君子和赌徒有很多相似之处,从刚开始的娱乐消遣到麻木痛苦,再到最后的挽回痛苦和弥补痛苦……

不管是赌徒还是瘾君子,心瘾最难除!

雅韵把半瓶红酒又灌下去,整整一瓶红酒下肚,她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越发的不对劲。

从刚开始的萎靡不振到现在的两眼发直,手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好像她很怕冷的样子。

“雨哥,影子,咱们没事斗地主吧?”

“行啊!”雨哥痛快的答应下来,影子也点了点头。

几个人在房间里斗地主,看似把雅韵当成了空气,其实我一直都在观察她的反应。

将近十一点钟雅韵变得越发焦躁,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一个人的样子,看得出来她还在坚持。

“明先生,我快坚持不住了。”

“噢?这才刚刚开始呢,如果你能再成两个小时,我会考虑给你一包冰的。”

“真的!?”雅韵瞬间激动起来,影子先一步起身让她后退,让她保持绝对的距离。

“我说话一向算话,雨哥让你的朋友搞点冰过来,有路子吗?”我随口问了句,我知道这玩意并不难搞。

“路子倒是有,但是三明你真要碰这个东西?”雨哥不放心的问了句,其实有些东西比你想象的要更容易!

“有路子就带一点过来,我自有安排!”

“好吧。”

雨哥拿出电话打给朋友,雅韵的精神状态恢复了不少,但她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我不会用束缚或者强制的办法来控制她的自由,不只是我没有这么做的理由,更重要的是她不是大兵。

对我来说她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我要用她之前就一定要摸清楚她的底细,更要知道她能承受多长时间。

一个漂亮又美丽的姑娘,一个身材和气质都绝佳的美女,第一次见面我都很动心,我想叶凌云一定会喜欢的!

几个人继续无聊的斗地主,雅韵在阳台附近来回踱步,可我很快发现了不对劲。

我轻轻放下扑克示意雨哥和影子看过去,雅韵披头散发的来回走着,就像是没有精神的丧尸一样。

她一边走脑袋还一边哆嗦,一上一下的样子很瘆人,整个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无比诡异。

她好像是在重复着什么,嘀嘀咕咕的也听不清楚,凌乱的发丝遮挡了她的脸。

我们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看她脑袋一上一下如同癫痫一样,机械的重复着某个动作。

看上去她好像毫无察觉的样子,她并没有表现出太过于痛苦的样子,我想真正的戒断反应应该还没出现。

现在应该只是毒瘾发作的一些前期征兆,不亲眼看到很难相信这一幕,完全不同于大兵解毒时候的疯狂反应。

“三明,我突然发现了一个事情。”雨哥小声说了句,声音很轻很轻。

“什么事情?”

“你比你二叔玩的更奇怪,让人难以接受。”

“我没有玩,我是很认真的。”我小声解释了一句,我可没有玩瘾君子的癖好。

“呕嗷!”突然雅韵嚎叫了一声,她哆里哆嗦好像很冷的样子,但她还在机械的重复着动作。

这个画面就如同视频卡住了一样,那颤抖的频率非常精准,脑袋不停的晃动,真就像是卡住了一样!

一股凉气从我脑袋后边冒气,感觉全身凉飕飕的,不接触真的难以想象会有这个反应。

不知道她现在是清醒的还是迷糊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现在的样子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

我想模仿一下她的动作来伪装成一个瘾君子,可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模仿,好像这并不是由大脑控制的动作。

感觉她现在更多的是在受到中枢神经的控制,低着头口水流了一地,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嘀咕着。

“你们能听到她在说什么吗?”我压低声音问了句,我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听不到啊,谁知道毒瘾上来会发什么神经……可你怎么知道她不会离开呢?”

“人的信念是很可怕的……”我话音刚落就被打断,甚至被吓了一跳。

“冰什么时候送过来?他们怎么还不来?”突然雅韵转头问了句,这话让我浑身一凉。

我原本以为是她的信念在支撑着她,可没想到她竟然是在等冰送过来!

“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吗?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吗?”

“冰什么时候送过来?他们怎么还不来?”雅韵重复了一句,我无奈的摊了摊手。

“现在时间还早呢,你不要重新来过的机会吗?嗯?”

“冰什么时候送过来!他们怎么还不来!”雅韵第三次说了同样的话,可她的语气已经变了!

她就这么披头散发直勾勾的盯着我们,我能看到她的一点点眼神,却感觉背后隐隐发凉。

“咳咳,他们快了吧,路上堵车呢,稍等一会。”我解释了一句,感觉她现在的样子非常诡异。

“哦……冰什么时候送过来?他们怎么还不来?”

一听这话我全身一凉,头皮都麻了,不过我确定一件事情,她现在的意识不清醒。

在她这个诡异的状态和样子下,我们也不敢继续斗地主,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发疯扑上来?

雅韵就这么反复的嘀咕着,我也终于知道她在嘀咕什么,她是在等着冰送过来!

支撑她到现在的不是戒毒的意志力,她已经把戒毒的承诺忘记的干干净净,把重新来过的机会忘得干干净净!

虽然我早就猜到会有这种结果,但是亲眼看到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毒会对一个人的精神造成如此影响。

将近凌晨一点钟的时候花衬衫和纹身青年来到了房间,他们带来了一小包的冰,但雅韵好像没有看到的样子。

“你们谁知道她这是怎么了?”我小声问了句,雅韵还在不停的癫痫,机械重复着动作。

“迷糊了吧,玩的时间久了都这样,大脑迷糊不清醒,最后都跟神经病一样。”

“玩冰时间长了会伤大脑,最后都跟智障一样,冰这玩意一次就上瘾,两年就成神经病。”

花衬衫和纹身青年很懂行的样子,估计他们平时没少接触这一类的人。

“我听说冰这玩意不上瘾的,有这个说法吗?”

“那都是骗人的,是毒品哪有不上瘾的呢?玩冰的全都是相信不会上瘾的谎,除非是运气好碰到了假冰。”

“假冰是什么?”我不明所以的问了句,头一次听说过这个名词。

“一种掺杂冰糖和玻璃结晶的冰,多数都是骗骗那些不怎么抽冰壶的生瓜蛋子,加点冰糖还会有一点甜味。”

“以前我认识雅韵,她在酒吧陪人喝酒的,后来就是个陪溜妹,绝对是陪人抽冰壶染上的。”

“哦……”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其实这话说的没错,是毒品哪有不上瘾的呢?

“三明小心!”突然有人拉了我一下,我一侧身看到雅韵张牙舞爪的扑过来!

她那狰狞的模样就像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脸色苍白留着口水,卧槽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