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突然的变卦/我的老千生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这个夜晚很特别,很久都没有看过这么干净的月亮,我从而判断自己是在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

在城市霓虹灯和路灯的照耀下,天空很少能看到如此明亮如此妖艳的月亮,现在只有月亮和星星陪着我。

我目送着吉普车消失在视线中,二叔离开后我才能长舒一口气,竟毕他那个年纪已经不再适合江湖的打打杀杀。

临走之前二叔一直从车窗里看着我,我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其实是不想让他为我担心。

我知道二叔心里放不下,可这一次我必须要挺身而出,我责无旁贷!

“走吧,跟我去老灰的休息室。”旁边一个男人递过来一顶帽子,一顶灰色的帽子。

“好。”

我接过帽子却感觉有些沉重,也许戴上这顶帽子以后就也再摘不下来,也许这顶帽子要戴一辈子……可我不后悔!

我把帽子戴在头上整理了一下,压低帽檐隐藏自己的眼神,隐藏心底泛滥的情绪……

很快我被带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边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个房间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宿舍一样,很简单很简单的那种,大约也就只有二十几平米。

老灰坐在桌子前认真的看着什么,我直径走过去坐下,除了他对面的凳子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可以坐的地方。

“谁让你坐下的?”老灰头也不抬的问了句,语气中有些严厉。

“没有人让我站着。”我给出一个回答,我的性格一直就是如此,在这种地方也不能太谦虚!

“你的资料很详细,很少会见到你这种无恶不作的年轻人,简直是超出了我的预料。”

老灰把资料放下,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敌意,可我并不惧怕他的眼神。

“这些案底应该还不够吧?估计摞起来要比我自己还要高。”我调侃了一句,出来闯荡江湖我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

“你以此为荣吗?”老灰的语气已经充满火药味,眼神越发的锐利!

“没有,只是迫不得已,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如果有可能的话谁也不愿意让自己背负太多的案底,出来混都是为了求财的,没有人是求死的……

“我现在改主意了。”

“改什么主意?”我好奇的问了句,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东西。

“你这种无恶不作的家伙就应该被拉出去枪毙,熊九东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等等啊!”

不由分说老灰直接拿起电话打出去,我不知道他打给谁,可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喂,把人给我带回来!”老灰的语气很坚定,也是用命令的口吻。

“等等!怎么好端端的就变了卦啊!你不是要考验我吗?不是让我接受考试吗?给个机会啊!”

我直接就急了,这才刚刚见面都没有考验,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了呢?

“你有什么能耐值得我在你身上花费时间?难道就身上的一个纹身标记吗?”

老灰反问了一句,在他面前放着一大堆的资料,可他并不能了解我的全部!

“我想你一定没有我在唐尼家族的资料,你一定没有!”我一字一句说的无比坚定,那些事情从来没有人知道!

“为什么?”老灰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仿佛并不在意我说的话。

“如果你有的话,那你就应该知道我有多大价值!”

曾经我和凌一起生活过,彼此同在一个屋檐下,摩尔斯电码……对,摩尔斯电码!

我伸手在桌子上敲打摩尔斯电码,如果作为一个卧底肯定要少不了联系其他人,这东西我熟悉!

“摩尔斯电码?”老灰颇有些诧异的样子,看来他把我当成了一个混江湖的小混混。

“这是你们都知道的公用频率,曾经我接触过一段401的通讯方式,那是潜伏在毒枭家族中的卧底。”

“噢?真的?”

“真的!我破译过他们的电码内容,这些对我来说这是小儿科,改变电码频率和波段也可以,包括无声电码!”

我当面展示摩尔斯无声电码,这是我在牌桌赌局上最常用的交流方式,也是改变排列顺序后单独创造的一套电码。

老灰拿起铅笔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字母A,我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在记录什么。

“继续。”

“我不但可以用电码交流,我也可以改变排列顺序,甚至是破译!”

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本事,现在我必须要争取能够留下来,要不然倒霉的就是我二叔!

“那些卧底后来怎么样了?”老灰冷不丁的问了句,我眼前立刻闪过了那随风摇摆的画面。

“全都死了。”我回答的很平静,可我的内心却不平静。

“怎么死的?”

“他们被挂在树上割开脚底放血,被风干,被放进铁锅煮熟……”我平静的叙述,心底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你亲眼所见?”

“我亲眼所见,不要质疑我,因为我曾和魔鬼一起生活过!在某种程度上我和他们一样。”

那是我毕生难以忘记的场面,也是我无法从心底抹去的画面,但我却能平心静气的接受,因为那就是与魔鬼为敌的下场!

我很了解毒枭的做事风格和手段,那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魔鬼,一旦被发现必定没有好下场!

“这就是你的全部吗?”老灰随口问了句,但他已经在A后边划上了一个减号。

“你还需要什么?”我耐心的询问,无论如何我都要尽可能的展示自己,争取能够留下来!

“看看这个!”老灰从桌上文件中递过来一张A4纸,上边密密麻麻全部都是点和线,但我知道这是摩尔斯电码的组成方式。

我手指轻轻敲打上边的电码排列,可是没有翻译的密码本根本猜不透传达的是什么意思,只能破译排列顺序而已。

我想老灰给我这个东西一定是可以破译的,要不然他不会给我这个东西,而且应该是他早有准备的!

现在是我展现实力的时候,我必须要让老灰知道我的厉害,要不然他就会变卦!

电码开头和结束是一样的顺序,中间一大段看上去根本毫无规律可言,但我总觉得有迹可循。

考验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这张A4密码纸十有八九也会给其他人看,但他们会用这种密码来考验我们的破译能力吗?

摩尔斯电码多数用来隐蔽的传递消息,那些毒枭并不会使用,从这一点来看考验破译能力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

“可以破译吗?”

“给我一点时间。”我大脑迅速的思考,我把手中A4密码纸折叠,只留下第一行电码。

我把所有电码拆分成一行一行的电码进行记忆,电码之间有停顿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断句的地方。

我一条一条的折叠A4密码纸,心中迅速的记下了所有的电码,然后我把密码纸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就算没办法破译,还用的着丢掉吗?”老灰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他手中的铅笔并没有动作。

“我需要一点时间。”

“你已经丢掉了密码纸。”

“那只是一张纸,内容都在我这里!”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知道在特殊情况下不会给我太长时间盯着密码纸。

这应该不单纯是密码的破译,这更是考验临场应变和记忆力,我不相信灰鸽子会对破译密码有严格要求。

如果真有破译密码的天才那不应该去做卧底,反而应该是去专门破译电码和密码,这才能算是物尽其用!

这一刻我不能被他误导,更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我知道灰鸽子要的不是听话的乖宝宝,他们需要的是能直面毒枭的魔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