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毁灭灾星/我的老千生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的火气已经压制不住,昨天晚上刚刚被人偷袭,没想到这么快麻烦又来了!

我只是想过几天安稳日子,可就是有人不想让我安稳,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不开眼!

“别冲动,冷静。”哑巴给了我一个手势,我放下被捏碎的向日葵,若无其事的擦了擦手。

“你在这里坐着别动,小克去抓人!”我拍了拍哑巴的肩膀,这种场面不适合让他参加。

现在太阳还没有落山,不知道是谁这么迫不及待的来踩点,但我知道一定不是朋友!

江湖世界尔虞我诈,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个世界上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小克,你们抓人的时候小心点,尽量不要惊动庄园内的人。”我提醒了句一,我想在暗中解决这件事。

“我明白。”

“记住一定要抓活的!一会走后门!”我微微眯起了眼睛,因为我要活口来打听消息!

“放心吧!”

小克招呼雷神和毒刺离开,我站在别墅门口静静的等待,微微眯起眼睛隐藏我心中的杀意!

其实能够找到星辰庄园位置的人并不多,最起码这个人了解我在小勐拉的情况,但又不是特别的清楚!

对于特了别解我情况的人来说,根本就不需要在星辰庄园的外围踩点,随便找个眼线放在门口就能盯着我们的进出情况。

我从而推断踩点的一方对我并不是特别的了解,最起码是不了解小勐拉的情况,这就能排除掉很多人。

陈龙象不可能找人来踩点,灰鸽子的人也不会,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国内来的人。

在我干掉迈克之后珍妮弗带人来复仇,昨天上晚已经把他们收拾的干干净净,但不能排除其他人来复仇的可能。

毕竟在迈克手下还有不少的人,琼斯卡雷拉和甜尔尼莎一直都没有露面,但他们并不是我真正的担忧。

我真正担心的是鲸鲨以及克鲁兹,他们才是令人头疼的家伙!

迈克死了之后鲸鲨少了一个合作伙伴,克鲁兹少了一个手下,同样东北王也少了一个合作伙伴。

这个世界因为利益而引起的争斗层出不穷,当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之后,他们一定会展开报复!

在外人看来king、怪脸以及迈克都是死在我的手里,我不可避免成为了鲸鲨的替罪羊,搞不好就会惹上克鲁兹那个大麻烦!

我数不清自己有多少仇家,我数不清有多少人想要我的命,江湖一路走来得罪了太多的人,甚至就连龙立飞都有可能!

现在的我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管我在哪里都会带来麻烦,我很清楚这一点但我却没有办法改变……

算命的老头说东方有妖月,灾难了无边……

这一刻我发现原来我就是那个妖月,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我伫立在别墅门口静静的抽烟,心中泛起了滔天的波澜,一步走错步步错,时至今日已经无法挽回!

我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我有自己的理由和坚持,只要是为了自己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以前二叔说过如果人一辈子都不得罪人,那么这个人也不会有多大的成就,这个世界就是要踩着别人的头颅往上爬!

“明先生,你一个人在这里看什么?或者说在等什么?”突然身后传来美人鱼的声音,我没有回头。

“你怎么没去赌厅?”我随口问了句,能够拒绝赌博诱惑的人可不多。

“我不喜欢那个,我喜欢把精力放在感兴趣的事情以及人身上。”美人鱼调侃了一句,我并没有任何的回答。

此时此刻我心里充满了杀意,我在极力的隐藏情绪,因为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个灾星!

在我回来第一天就带来了麻烦,别人不说我也能明白,就连狐媚子都会不开心。

说白了是我打破了这份宁静的生活,是我打乱了安稳的平静,这种滋味让我无比难受!

太阳还没有落山,月亮的轮廓已经显现出来,日月同时挂在天空上,真的如同一轮妖月……

“这样是不是看起来顺眼了许多?我知道你不喜欢光头。”美人鱼在我面前晃了晃,我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天边的月亮。

“还好。”

“你就不回头看我一眼吗?”

“嗯?”

一回头我发现身后站了个长发美女,如果不是她双手的白色指甲,我还真有些认不出来。

“我知道你喜欢这一款的女人,对吗?”美人鱼笑眯眯的看着我,可她的想法实在是太肤浅。

“漂亮的脸蛋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无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头也不回的说了句,现在我需要的是冷静,绝对不是去对一个女人评头论足!

“我明白,不过一个良好的外形是建立好感的开始,我有耐心也有时间。”

“随你吧。”

太阳已经落山,余晖照亮半边的天空,另一侧天空已经变得阴沉压抑,黑暗即将降临!

我的心也跟随着太阳落山逐渐平静下来,心中不停的聚集杀意,对于任何妄想打破宁静的人都不可饶恕!

半个小时后小克飞速跑来,我丢掉烟头踩灭,这半个小时如同半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三明,人抓到了,在后边的配电室。”小克压低声音说了句,他的目光扫了一眼美人鱼。

“好,去看看。”

“我也去!”美人鱼立刻凑上来跟着,我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有些事情我也不好太回避她。

星辰庄园后门有个配电室,在种植向日葵后已经被遮盖了一多半,平时很少会有人来这里。

雷神和蛮牛在配电室门口站着,我打了招呼径直走进去,眯起眼睛极力隐藏内心的情绪。

地上有三个家伙被反绑了双手,一看身上就带着一股流里流气的气息,典型的社会混混。

他们嘴里都堵着东西,一个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看到我之后反应有些激烈。

“把他们嘴里的东西拿开,但我提前说好,谁要是乱叫我一定割下他的舌头喂狗!”

我冷冷的说了句,美人鱼上前把他们嘴里的东西拿出来,这一刻我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为什么抓我们啊!我要去告你们!”

“快点把我们放开,放开!”

几个家伙一张嘴就是质问,我暗暗握紧了拳头,心里的火气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内心深处仿佛藏着一个魔鬼,每次在我压制情绪的时候就会兴风作浪,不停刺激着我的底线!

“各位,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和底线好吗?介绍一下我是熊三明。”

“谁?我们又不认识你。”

“对,不认识……”

我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们,通过他们的表情和神色来判断,他们内心非常的慌乱!

有个家伙在无形中用了我们这个词,这代表他们互相之间是认识的,也是我判断他们说谎的原因!

人在紧张又急切的时候,本能的会强调某件事的合理性,在说谎的时候总会客观的强调自己的意思!

他想强调不认识我的这件事情,在心虚的情况下他才用了我们这个词,连带着把其他人也囊括其中,这就是语言上的破绽!

“你怎么知道他们两个不认识我?我说过不要挑战我的忍耐程度。”我转身冲着美人鱼招了招手,指了指墙角的一根大木头棍。

木棍直径大约有五公分,又粗又短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现在我要给这几个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你要干什么!我说了真不认识你!”

我拿过木棍活动了一下肩膀,心中忍耐的情绪已经快要爆发,我双手抡起木棒狠狠的朝他脑袋砸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