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等候消息/神光冲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月凄在众人中最强,可欢快迷糊也是最强,远比蔷薇更不解,半点不明白其中弯绕。心月凄吞下一颗小花蕊送赠的蜜皇珠,追问起究竟。

狄冲霄站在城头下望,道:“过了十二月,灵劫环覆就会重现云箩,一般来说,强兽绝不愿自困灵缚之地,必会在灵劫重现前离开。所以单就制造恐慌上,那些人有些想当然了。真正神族只是狂傲,对无知毫无兴趣,这个主意定是天神之鞭想的。神族之所以会同意,一是狂傲心性懒得和愚蠢盟友争论,二是自有打算。盘算不外乎两个,其一是想看看第二只噬天狐传说能不能引起隐伏噬天狐的好奇心;其二,试试我们这一边的反应。我们来此的目的绝瞒不过隐世神族,若我不配合外传,就意味着我知道那狐兽绝不是隐伏噬天狐,必然知道一些事,甚至是已经找到狐了。眼下离月末没多少天了,既然开始试探,那无论他们想做什么,都是这几天的事。”

狐念悲道:“这才是神族应有的智计。小狄更胜一筹,先以假做真,再以云箩人本有的对兽常法应对,令他们还是只能乱猜。”

心月凄明白了,惊道:“那些人好坏啊。七姐差点就上当了。”

蔷薇道:“对付恶人果然还是要大恶人才行。狄大哥,你说那是什么狐兽?竟然拥有与七姐差不多的兽赋。”

狄冲霄道:“小弟,过了啊,小心七姐不和你玩了,虽说不太清楚是哪一类,可它与七姐是一个天一个地。而且它的灵光与吞山巨兽不同,与我在添福村外自五个神族小卒身上感到的微妙诡怪很相像。若无意外,必也是飞灵定轴尺弄出的伪货。”

裘必三道:“若能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普通人,定能断出大半事来。贸然远离圣城只会让他们得到空子,现在一动不如一静,明松暗紧等消息。”

狄冲霄正要再说,任婷秀打出手势。城墙下的警戒树人警示朋友,有人来了。狄冲霄不再说,改而和众人闲谈。不多时,东方神上到城墙,问了问昨晚事后深感遗憾。

东方神无意留居云箩,彼此缘份就是相聚一月,莺湖那些姑娘们有心为救命恩人兼心爱男人生个孩子之事,狄冲霄是明眼人早就看出,哪里会怪他,也就是少有的没有调侃戏弄人,闲聊间一起去了城外集市,陪着他一起寻找亲人消息。

转眼到了十二月二十一日,看到噬天狐现身的云箩人大有增加,现身方位也是越来越接近圣城,因着国人大聚圣城,巡卫骑军们方是来得及救护,这才没有新的牺牲者出现。尤其是安设在城墙上的灵缚水弩车,夺灵之后最远能轰射五十里,成为骑军们的最强利器。

卫圣城从水弩车内取出几只几近没有灵光的弱虫兽,吩咐手下放生了,重新摆弄水弩车,咕哝以后那些难吃的弱虫子也有用处了。

一骑军旗官上到城墙,行礼后向大统领询问圣城大会是否如期召开。原来大会不同于先前集会,云箩规据,圣城大会是所有云箩人共同的节日,一旦开始,骑军也都要参加,大统领不能以任何理由阻止。也就是说,大会开始的一刻,圣城就没有人卫守了。

卫圣城点点头,转身跳下城墙,听着身后传来的欢呼声,放声大笑。落地,行向西北,在一片小湖前寻到狄冲霄一行的营地。

任婷秀、百花姐妹、蔷薇与小花蕊坐在一处听欢快七姐闲说故事。黑哥红姐与灵灵在湖里戏水闹玩。狄冲霄站在诸女对面,身前有一个画桌,奋笔疾画。狐念悲闲坐看书,偶尔看看画,从微微摇头上就能看出对狄冲霄画的评价很是一般。

卫圣城来到近前,探头一看,发现是任婷秀诸女的美人画。

狄冲霄停笔,道:“卫大哥来定是大会要开了。真是奇怪,怎么就没有那天的感觉呢?”

卫圣城倒是觉着不错,就是比不上东方小子的美人画。

狄冲霄道:“远比不了,可要是那天我画的大妖女,怎么着也能与尊青龙一较高下。想不通透,没那时的感觉。虽说还没有消息传来,但这些天我一直有思索,若是他们想做的事与方位有关,那就绝少不得云箩中心,魔恩石碑。没有线索就让他们送出线索。不用担心,我自有法探察圣城异动。有十足信心不会被任何人发觉。”音落,手中幻现一个灵印。

印纹如花,隐有地界两字。

这些天,小花蕊终是再结出一颗地界珠的镜结灵珠,狄冲霄加以祭献,如愿得到地界灵印。然而地界珠玄奇远不止一个,是以这次得到的灵印只是地界主印,苏醒的只有动静与尺寸子印,皆非攻战灵印。动静灵印专一探察地域内的异动,及下不及上,及上是天界珠的玄奇;尺寸灵印能精准丈量任何地理。要想令所有子印苏醒,就要继续祭献镜现灵珠。

有此麻烦,实在狄冲霄的意料之中,镜结灵珠到底还是伪珠,看着一样,用起来远不如原珠,假死之地一事就是明证,但慢慢来不用毁掉天地育蕴而出的灵珠。且相比只为一人独有的灵印,地界珠是人就都可以用,其价值远在地界灵印之上,狄冲霄哪里会做蠢事,又是喜爱一切美好之物,留下原珠备用就是必然。

卫圣城对狄老弟层出不穷的怪本事已是见惯不怪,腆着脸向任家妹妹要了一盘玉浆果,站在画桌前边看边吃。狄冲霄一连画了百多,可依旧毫无那夜在转伤替命笺上给大妖女画像的那种仿佛一生都在画像的怪感觉。看看已是午后,狄冲霄估摸着圣城大会已经开始,不在画,带上任婷秀、百花姐妹与蔷薇出城看热闹。小花蕊坐在哥哥肩上,满眼兴奋。卫圣城独自溜了,去圣城天情舞会寻找中意情姑娘了。

裘必三闲着无事,磨着狐念悲赌两手。狐念悲任他说,只是看书。心月凄入了湖,于黑哥红姐、灵灵戏闹起来。

圣城大会不比一般节会,绕着圣城皆是赛场,角力、赛马、歌舞、风鸢等,世间有的,这里皆能看到,又有世间没有的云箩乡情。东方神正被莺湖领头的姑娘们缠着刺纹双情花绣,见狄冲霄来了大喜挥手,借机脱身一目了然。狄冲霄麻利将人捆死,交给莺湖,又提供了几个非常配对情侣绣样才离开,怪笑声别提有多得意。

蔷薇咕哝一声恶人,却也没阻止,瞄见一个面具摊,大为意动。

狄冲霄观情知意,带着人走了过去,取出一些花种、王兽等兽皮与灵木料,对着摊主指了指肩上小花蕊。摊主会意,盯着小花蕊看了看后开始做面具。别看是个普通人,可手艺连雕琢师也有所不如,不一会就做出一个极为精巧的小人面具。小花蕊极为惊喜,拿过带上。

小人儿喜欢,摊主比小花蕊更开心,伸手指了指兽皮。凶兽皮毛在云箩会渐行失去灵光,再无法做为魂器灵料,但原有的厚实坚韧不变,是极好的面具材料。

狄冲霄以兽皮换来一叠面具,分与众女,笑闹中前往别处。折折绕绕,狄冲霄心生感应,停在一个倚着墙角搭建的水果摊前,果实拳大,果皮紫色,什么怪状都有。摊主是个大叔,正坐着摊前打瞌睡。摊前摆着一个木牌,写着翠湖紫菱果,十杖钱一个,一壶圣城酒换十个。

狄冲霄上前拍人叫人,却是没能叫醒,便在扶正斜睡人后自挑了一大包脆甜菱果,放下足够钱,带人离去,于城外又绕一圈后回返狄家营地。狄冲霄对任婷秀低语戒备,任婷秀叫来黑哥红姐,吩咐双犬去营地外巡视。

狄冲霄带人去屋,将买来菱果放到桌上,自其中挑出一个,对着果影蕴入神光。转眼间,果影变了形状,菱果随即变形。

百花姐妹低呼,是聚金灵果。

狄冲霄低语:“游一半冒险偷来的,绝瞒不了太久,但事情已到了关键之时,也就顾不得了。”

蔷薇道:“游一半的影技确是非凡,你们没说话是怎么知道的?”

狄冲霄道:“我也会些窥影之技,双影交叠就知道所有的事。游一半可以肯定那些被抓的人都死了,且皆是服食过聚金灵果后被深埋,但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人都埋在哪里,还是不清楚。天神之鞭准备得很充分,是以才会有备用的多余灵果。灵灵若是吃,果核必化还为无形金灵,还是只有七姐了。七姐,别人身吃,喉咙大,吐出来时才不会毁伤果核。”

心月凄回还狐身,狐耳撇后,委屈地道:“七姐实在不想吃下下等果子嘛。”

狄冲霄麻利取出一杖神仙果,晃了晃。

心月凄狐目闪光,接受交易,爽落落吞下聚金灵果,过得一会,狐身大了两圈,张嘴喷出一个圆核。狄冲霄接住果核,入手沉重、按压软韧,正是百变金钢。狄冲霄将果核放到桌上,静看变化。不一会,圆核变得方方正正,又由方正变得细长,其后分作前中后三段,各自变化。

盯着渐如蚁兽外形的魂器,狄冲霄心下感到有些熟悉,一股阴寒袭遍全身。

百花真伸指点点魂器,道:“近乎没有灵光呢,这东西有什么用?咦,有些熟悉。”

百花贞道:“嗯,好像在哪里见过。”

狄冲霄寒声道:“天神之鞭首创,原名希望的灭世魂器的指引魂器,当年荒岛海域我们从傀儡战兵身上搜到过。”取出比翼同心玉板,召唤金飞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