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寡妇门前是非多/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河沟村是个位于大安山深处的小山村,全村不过一百多户人家,村后头除了大片的苞米地以外,还有条常年流淌的小河,小河再往后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和连绵不断的大安山。

秦风这会儿正走在苞米地旁的小路上,嘴里还哼着歌:“妹妹你坐床头啊,哥哥我脱裤头,恩恩爱爱我俩就钻炕头~”

秦风这是想女人想疯了,或者说他是想村长的闺女刘琳琳想疯了,这不嘛,大中午的他也不嫌热,吃了饭就想去小河边蹲守。

前些天刘琳琳跟秦风说漏了嘴,让他知道了刘琳琳经常会在午后没人的时候去小河洗澡。

秦风当时就把这事儿放心里了,为了能一睹梦中情人的芳体,他已经连续在小河边的隐秘位置蹲守了六天了,今天是第七天。

之前没有一天让他守到刘琳琳,也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戏。

“琳琳啊琳琳,为啥你就不能给哥一个机会呢?”

就在秦风想着刘琳琳对自己的态度很是郁闷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身影急匆匆的钻进了苞米地。

“咦?那不是王寡妇吗?这个点去钻玉米地,不会是搞破鞋吧?”秦风贱笑着想道。

不知道是不是王寡妇太急了,都没有发现秦风就在不远处看着她呢,这也正合秦风的心意,秦风就愿意看搞破鞋的。

他赶紧悄悄的跟了上去。

只见王寡妇着急忙慌的钻了玉米地之后,也不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直接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

秦风就纳闷了,心想道:“这老娘们,男人还没来呢就脱裤子?也太心急了吧?要不是老子的第一次还得留给我们家琳琳,哼哼……”

“哎呦,可憋死老娘了!”

就在秦风对着王寡妇丰满的身体想入非非的时候,王寡妇竟然直接脱了裤子,蹲在地上嘘嘘了起来。

原来她不是来搞破鞋的,而是来撒尿的!

秦风先是有些失望,然后接着感到一阵口干舌燥,这老娘们的腚真白啊!

王寡妇年纪不算大,三十左右,而且这娘们跟别的农村妇女还不一样,脸蛋又白又嫩,胸前两座高山一点都不下垂,一双丹凤眼也是别有风情。

以前秦风就爱看王寡妇干活,夏天穿的少,每次她弯腰低头的时候,秦风都能看到一抹春色。

这会儿秦风看到的就更多了,他这个初哥哪能受得了这个刺激啊,当下脸红心跳小腹燥热起来了。

人在做坏事的时候就怕激动,一激动就容易露馅,秦风也一样,这不,他一激动竟然忘乎所以了,直接对着王寡妇的大腚感叹道:“真白啊!”

“啊!谁?”王寡妇听见秦风的声音后当场慌了神,慌乱的起身提起裤子,转过头骂道:“哪个臭不要脸的老流氓敢偷看老娘撒尿,看我不剁了你!”

“咳咳,嫂子,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也是来撒尿的!”秦风慌了神赶紧扯了个慌。

偷窥被抓,简直丢人到家了,王寡妇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这个老娘们虽说长得好看,可脾气也爆的很,尤其是对那些垂涎她身体的人。

秦风还记得上一次村里一个老流氓在偷看王寡妇洗澡的时候被抓到,结果被王寡妇一脚踹上了命根子,差一点就做不成男人了!

“呀!是秦风啊,我还以为是哪个老流氓呢,不过你小子咋也不学好,偷看女人撒尿?”一看是秦风,寡妇王翠玲火气立马下去了,一副娇嗔的样子说道。

秦风懵了,难不成王翠玲不生自己的气?

“嫂子,我真不是故意的……”秦风还想解释点啥。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王翠玲就打断了接着说道:“秦风,嫂子没生气,那啥……嫂子好看不?”

“啊……好看,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点头又摇头的,秦风都不知道该咋说了。

“哈哈!”王翠玲大笑着说道:“好看就好看呗,还不好意思说啊,莫非你小子还没看过女人?”

“咳咳!”秦风无语了,他总不能说他倒是偷看过不少次王翠玲吧?

王翠玲看着秦风羞涩的样子,真是越看心里越喜欢,在王翠玲心里,年轻结实,长相阳光的秦风,跟村里其他的那些惦记着自己身体的臭流氓可不一样。

自从守寡以来,王翠玲就没乱搞过,她挺注重名声的,可是在秦风面前,这个名声好像变得不重要了。

就在王翠玲正蠢蠢欲动的时候,秦风却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被调戏了!真想直接扑倒王翠玲,让她知道调戏自己的后果!

“嫂子,没啥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结果一开口却说出了要逃跑的话。

谁让他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人呢?

“哎,你等等!”王翠玲赶紧开口叫住了秦风:“这么急着走干啥啊,嫂子还有事要你帮忙呢?”

“啥事啊?”秦风激动了,莫非她是想让自己帮她解决身体上的需求?

“嫂子家有一个灯泡坏了,你去给嫂子换一个去。”其实王翠玲自己也能换灯泡,只不过她就是想跟秦风多待一会:“你也知道的,嫂子一个女人干不了这样的活,唉,没有男人的日子难过啊!”

“嫂子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不就是换个灯泡吗?以后你家再有什么需要男人干的事儿,就来找我!”秦风拍了拍胸脯保证似得说道,对于王翠玲没有让他解决她身体上的饥渴这事儿,秦枫有些失望。

王翠玲感激的笑了笑,心里却更加悸动了起来,如果自己家里能有一个秦风这样的男人该有多好!

两人就这么并排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各自在心里想入非非。

“呦,这不是王寡妇和秦风吗?你俩咋搞一起去了?不会是刚钻玉米地回来吧?”

在村里小卖部门口乘凉的老李头,远远的看到秦风和王翠玲,露出了一口大黄牙,猥琐的坏笑着说道。

这个老李头是村里最坏的老流氓,就爱调戏已婚的大老娘们,尤其是对王寡妇,要不是王寡妇性子烈,那早就被这个老不要脸的占了便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