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施展医术/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哭……哭个屁,老子还……还没死呢?不就是流点血吗,不碍事!”

秦树才真是条汉子,他腿上的伤可不止是擦破了流血而已,扁担上的钩子把他的腿勾出了一条很深而且长度也至少有十厘米的伤口,深度几乎都要到骨头了,要不也不会留这么多的血。

看着这一幕,秦风心里那个着急啊,自己刚得到的土灵不是可以以气治病吗?为什么现在却对怎么治疗父亲的伤一无所知呢?

“运气疗伤,或者也可以银针刺穴,百会穴、合谷穴……”

忽然,秦风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么一句话,秦风先是一愣,然后就高兴了起来,这下好了,治伤的方法竟然自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了,甚至连那些穴位的具体位置,秦风都忽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妈,快去给我拿几根长一点的绣花针来。”家里没有银针,只有用绣花针了。

“小风,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跟着添乱了,要绣花针做什么!”徐春华哪里知道秦风的想法,呵斥道。

“是啊小风,赶紧想想办法吧。”秦强华也犯愁的说道。

秦强华和秦强峰都是秦风的本家叔叔,跟他家关系比较近,所以对秦树才的事情也很是担忧。

眼看着刚给秦树才绑上的布条马上就又要被鲜血浸透了,秦风那个着急啊。

“我说的就是给我爸治伤的办法,你们不知道,我前段时间在外面遇上个神医,他教了我很多治病救人的办法,我肯定能把我爸治好!”秦风无奈之下只好扯了个谎。

“小风你没事吧?你最近连村子都没出去过怎么就遇见了神医?别给我添乱了。”徐春华心烦意乱的说道。

“妈,你咋就不相信我呢?这种事情我骗你干啥?我是在山上遇上的那位神医,现在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你还不如让我试试呢?说不定就能把我爸治好呢!”秦风很是着急的说道。

秦风这么说,徐春华也有些犹豫了,就像秦风说的那样,现在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可要是让秦风试试的话,万一更严重了怎么办?

“他娘,让小风试……试试吧。”秦树才发话了。

徐春华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头了,不过在她把绣花针给秦风拿过来之后,也没忘记嘱咐他一句:“小风,你可悠着点。”

“知道了妈,床上躺着的可是我亲爹,我肯定小心!”说完之后,秦风赶紧用家里的白酒给针消毒,虽说这些绣花针不是银针,但是秦风相信肯定也会有效果的。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按照脑海中的指引对着那几个穴位快速的把针依次扎了下去。

等到秦风忙活完,屋里的人是大气都不敢喘了,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秦风也是一样,因为他站的位置最近,所以看得最清楚,布条上面的血迹不再扩大了,证明至少不再往外浸血了。

秦风心中大喜,不过现实并没有让他高兴太久,等他小心翼翼的把布条拆开准备给老爹擦拭一下伤口的时候,他却发现老爹的伤口并没有完全被止住血,只是没有之前流的那么厉害了。

怎么回事?不应该啊?

为什么血还没有止住?是针的原因吗?

“不对!运气疗伤,那是什么意思?”秦风忽然想起了这句话,可是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不通那句话的意思,秦风看着老爹的伤口很是心疼,手轻轻的放在了伤口上方,可是却不敢碰到伤口,怕老爹会更疼。

忽然,秦风的手掌中竟然缓缓流出了一股土褐色的气体,那股气体仿佛是活的一般直接钻进了秦树才的伤口之中,然后,秦树才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最后,在秦风巨大震惊中,伤口竟然结了痂。

“哎呀!秦风,你小子还真拜神医为师了啊?竟然真的把你爸的伤口治好了,而且还好的这么快!厉害啊!”

“真是,你小子深藏不漏啊,我看你干脆在咱们村开个诊所得了。”

两个本家叔叔先反应过来了,又惊又喜的对着秦风说道。

一听“诊所”这两字,秦风心里一动,不过秦风的心里还有个问题,他有些犹豫的说道:“二叔,三叔,妈,刚才我给我爸治病的时候,你们都看见啥了?”

其实秦风想问的是,刚才他们有没有看到从自己手掌里流出来的那股土褐色的气体,但是这话可不能直接问,而且秦风有种感觉,那就是那个气体好像只有他自己能看到,别的人应该都看不到。

“小风看你说的,我们能看到啥?不就是你给你爸扎了几根针,然后你爸的伤口就不流血了,这会儿都愈合了嘛。”秦强峰笑着说道。

“呵呵,二叔说的对,我是太高兴了。”秦风赶紧打了个哈哈说道。

秦强峰的话印证了秦风的猜测,那股气流果然只有他自己能看得到!

看来所谓的“以气治病”说的就是这个气流了,而这个气流,估计就是土灵带给自己最大的好处了。

“老哥好了我们也放心了,没啥事我们就先走了。”

“今天多亏了你们,你们要不在我家吃了饭再走,我可不同意。”秦树才这会儿精神也好多了,坐起来说道。

“老哥,咱们都是一家子,不用这么客气,今天你还是好好休息,等明天吧,明天我们哥俩过来,咱们哥三好好喝一顿。”秦强峰笑着说道。

“也行,那我就不留你们了。”秦树才笑着说道。

送走了这两人,屋里就只剩下秦风一家三口了,秦树才却忽然板下了脸,看着秦风问道:“小子,跟你爹我说实话,你到底哪学来的医术?”

“是啊小风,虽说你把你爹的伤治好了,但是你也得说清楚,刚才我就纳闷了,别人不知道你,我们还能不知道你吗?你要是有这本事还能藏到现在?再说了,你说在山里遇到神医的事儿那也太玄乎了,我不信。”徐春华也跟着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