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以身相许/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想着,秦风还是给刘祥坤号了号脉,然后又扒开他的上眼皮看了看,才说道:“祥坤叔不是中暑,而是过度劳累导致的暂时性昏厥。”

“是啊,他爹昨天晚上在村委忙活了很晚,今天一大早就过来挑水浇地,我劝他休息会都不肯啊!”李秀香说着又要掉泪。

刘祥坤这个村长不像别的村的村长,只顾着往自己兜里捞钱,他在任期间都很负责,虽说村里也没有什么大事,但只要是村民找上了他,或者镇上交代下来的事情,他就一定会全力办好。

家里还就他一个男人,管着村里的事,还要操心家里的那几亩地,所以过度劳累也说得过去。

“婶子,琳琳,你们都不用太过担心,这不是什么病,我稍微给他按摩一下几个穴位他就能醒过来,不过醒过来之后就要暂时卧床休息几天了,不能再干活了。”秦风说道。

李秀香赶紧点头。

不过倒是刘琳琳,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秦风问道:“按摩穴位就能治病吗?那不是一种保健的方法吗?”

刘琳琳上过高中,所以懂的也多。

面对她的问题,秦风微微的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这就是中医没落的原因之一啊,本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东西,现在却被人当做保健身体的方法来用,这就不只是可惜的问题了。”

看着这个样子的秦风,刘琳琳忽然觉得这还是以前那个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秦风吗?

秦风倒是没有多想,说完之后就找到刘祥坤头顶上的百会穴开始按摩,表面上是在按摩,其实秦风只是为了能顺理成章的把灵气输入到刘祥坤的身体里。

土褐色的气流再次从秦风的手掌里缓缓流出,流进了刘祥坤的身体里。

刘琳琳此刻看着认真为自己老爹治病的秦风,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情愫,原来秦风在认真的时候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了。

等那股土褐色的气流停止流动后,刘祥坤的脸上瞬间好了许多,而且他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他爹,你可算是醒了!”

“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了吧?”

李秀香和刘琳琳一看刘祥坤醒了赶紧上前问道。

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却闹哄开了:“没想到啊,秦风这小子还真会了医术!”

“是啊,秦风,你这就不仗义了,你会给人治病这事儿咋不早告诉乡亲们啊?”

如果说今天早晨大家伙儿还不太信秦风真的给他自己老爹秦树才治好了腿伤的话,那现在,看到秦风在刘祥坤身上按了几下,刘祥坤就醒了过来之后,他们对秦风会医术这件事情已经深信不疑了。

秦风挠了挠头笑道:“乡亲们,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们,我这也是前两天刚学会的医术。”

“这个我们老两口可以给俺儿作证!”

徐春华和秦树才不知道啥时候也来了,听到乡亲们说的话,徐春华马上跳出来说道,看着自己儿子这么有出息,这老两口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花!

“秦风啊,今天的事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我这条老命说不定就交代这儿了啊!”这会儿刘祥坤也听他婆娘把他晕倒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了,让他婆娘和刘琳琳扶着来到秦风面前,很是郑重的说道。

“祥坤叔,看你说的!咱们乡里乡亲的,这点事不算啥!”秦风赶紧说道,在秦风心里,刘祥坤那可是未来的老丈人,自然要讨好着的。

“不过祥坤叔,你可不能再这么劳累了,你身体没来没啥病,可你成天除了干活就是干活,休息的时间太少了,所以身体被累出了毛病,现在你至少要卧床休息个三五天,以后干活的时候也要注意别太劳累了。”秦风接着嘱咐道。

“卧床休息?还得三五天!那不行啊,我家地还没浇完呢!”刘祥坤一听自己不能接着干活了,马上就着急了。

“爸,这不是还有我呢,我跟我妈俩人大不了浇慢一点,总会浇完的。”刘琳琳劝道。

“那哪行啊,你们娘俩得浇到啥时候,浇的慢了这庄稼又得耽误几天啊!”刘祥坤皱眉说道。

“祥坤叔,这样吧,我去跟我爸说一声,上午我给自己家浇地,下午就帮婶子和琳琳她们俩浇,你看怎么样?”秦风想了想说道,这可是个巴结未来老丈人的大好时机啊,再说了,跟刘琳琳一起干活说不定还能发生点事,占点便宜啥的呢。

“这……这哪好意思呢,你家的地还没浇完的。”刘祥坤摆了摆手还是拒绝道。

“我家不还有我爸呢吗?我们俩男劳力,浇的快,再干个两天就浇完了,不碍事!”秦风赶紧说道。

“那你爸妈能同意吗?”李秀香有些犹豫的问道。

“肯定能,你们就别犹豫了,这事就这么说好了,婶子,你赶紧扶着祥坤叔回家休息吧,地里的事就别让他操心了。”

“那……行吧!”

最后刘祥坤两口子还是答应了秦风,倒是刘琳琳,让他们先回家,说有事问秦风。

“咋了琳琳,是不是看我救了你爸,想要以身相许啊?你要真有这想法的话我不会拒绝的。”刘祥坤两口子和乡亲们一走,只剩下刘琳琳一个人的时候,秦风马上露出了真面目,调戏道。

“呸!谁要一身相许,做梦吧你!”刘琳琳马上怒道。

“不是吧,我帮了你,你不以身相许也就罢了,还跟我这么横,我好伤心啊!”秦风故意捂着胸口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说道。

“行了你,臭流氓!本来还想跟你说点正事呢,结果你一张嘴就是浑话,懒得跟你说了。”说完,刘琳琳转身就要走。

秦风赶紧一把拉住了刘琳琳的手,说道:“别走啊,我不闹了,你想说啥就跟我说吧。”

秦风轻轻的抓着刘琳琳的芊芊玉手,不由的在心里感叹道:“好软啊!好滑啊!摸上去好舒服啊!”

刘琳琳可不知道秦风在想什么,但这么被秦风拉着手,她马上就红了脸,赶紧甩开秦风的手说道:“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