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他这是对我表白吗?/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就连琳琳妈看秦风的眼神也变得分外亲切了起来,脸上更是一片自豪。

河沟村自从上一代的老中医过世之后,就再没有了医生,看病难一直是困扰村民最大的难题。

但是现在有了秦风这个神医之后,大家也就不再用担心看病难了。甚至有不少人都在盘算着,抽空赶紧和秦风家打好关系,那以后看病可就省事的多了。

一天的活干完了之后,晚上秦风在刘琳琳家受到了热情款待,刘祥坤甚至将自己珍藏了好些年舍不得喝的酒都拿了出来。

“秦风,你可要好好钻研你的医术。有了你,以后咱们村再有人病了可就不用大老远跑县城去了,这可是咱们村一等一的大事,来,我敬你一杯!”刘祥坤为秦风倒着酒,满脸期冀地说道。

秦风郑重地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祥坤叔你放心,我不但要开诊所而且我还要给咱们村建一个小学,让咱们村多出些像琳琳这样有文化的人。”

“你说的是真的?”

刘祥坤刚端起酒杯的手顿了一下,豁然看向秦风,神色无比凝重的问道。

就连刘琳琳和李秀香也认真的地看着秦风。

“叔,你还信不过我吗?不但如此,我还想带领我们全村人走向小康生活!”秦风大大咧咧的说着,只是眼中却满是坚定。

“好!好!好!秦风你真是好样的。以后全村人可就靠你了!我先代表全村人谢谢你了!”刘祥坤突然起身给秦风敬酒,眼眶都有点湿润了。

刘祥坤是个好村长,这些年一直都在想怎么让河沟村走上小康的道路,可无奈这事真不好办到,我而且他虽有一副好心肠,可无奈能来有限。

现在听着秦风说这些话,刘祥坤心里别提多激动了,他相信秦风的能力!

“叔,看您说的,这些年你一直为村子谋福利,这些大家虽然不说但是心里却都是明白的很,你就是我的榜样,该是我敬您一杯才对!”

秦风也急忙起身压低酒杯碰了一下琳琳爸的酒杯,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在村里,秦风就只敬佩两个人,一个是自己老爹,另一个就是村长刘祥坤。

只因为这两人对于秦风的成长都有非常大的影响。

此时的刘琳琳有种自己都不相信的感觉,尴尬!

她很郁闷,自己以前那么看不上的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大家眼里的佼佼者,甚至连自己的老爹都那么喜欢他。

“难道真是以前看错他了?”刘琳琳疑惑地看了秦风一眼,脸色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刘祥坤病刚好也不能喝太多,只喝了两杯酒就被琳琳妈劝止了。

“小风,等叔病彻底好了,一定要和你好好喝一场才行!到时候咱们不醉不归!”刘祥坤留恋地看了一眼桌上的酒,豪气地对着秦风说道。

“没问题。”秦风大大咧咧地回答道。

虽然刘祥坤不喝酒了,但是却以茶代酒和秦风喝的也很是高兴。

没一会儿的时间,秦风就喝的有点晕乎了。

酒足饭饱之后,秦风感觉脑袋有点重,便起身道:“叔,婶子,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好,那你路上小心点!”

刘祥坤很是赞赏地笑着。

“小风,你先别急,天黑了,让琳琳拿手电送送你。”李秀香拉住了秦风。

正在默默吃饭的刘琳琳听到老妈竟然让自己去送秦风,心里那个不情愿啊。不过老妈都发话了,她也不好说什么。

再说了她也很想了解秦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所以也就同意了。

等秦风两人走后,刘祥坤有些不满地说道:“秀香,秦风这孩子是不错,不过你最好别插手他们两个的事情,让他们顺其发展就行了。强扭的瓜不甜,要是琳琳真的不喜欢,就算那小子再怎么优秀也不行。”

“你说的我也懂,不过琳琳今年也不小了,也是时候找个婆家了。”李秀香有些担忧地说道。

“琳琳是个有文化有想法的孩子,咱们要尊重她的选择,还有咱们只要做好本分的事就行了,别好心最后办了坏事。”刘祥坤做了这些年村长见识自然也比他媳妇儿要广的多。

秦风虽然脑袋有点晕乎,但是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就在刚才他心里还想着许多占便宜的想法,但是一想到秀香婶子放心地让女儿来送自己,自己要是还欺负她,那可真就是禽兽不如了。

见刘琳琳走在他后边一两米远,秦风不由得好笑地说道:“琳琳,你别像防狼一样放着我了,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

刘琳琳哪里会信他,只是警惕地跟在后边没有应声。

“琳琳,我对你是真心的,上初中那会儿我就喜欢你,可是你从来都看不上我,我也只好以痞子的嘴脸面对你,因为这样至少还能和你说上几句话。”秦风的声音有些苦涩。

其实就连秦风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刘琳琳的,只是这份感情这么多年都不曾变过。

刘琳琳一阵愣神,心中不免悸动了起来,他这是对我表白吗?我该咋办?该咋办?

她那些年都是一头扎进学海书洋之中,从来没谈过恋爱,至于暗恋的人写给她的情书也都被她不留情地扔进了垃圾桶。

刘琳琳只感觉一阵小鹿乱撞。竟然不知所措了起来。

“琳琳,你回去吧,我没事的。”秦风的声音有些卡顿,但是却好像轻松了不少。

刘琳琳虽然不知道他刚才说的是真是假,但是这会儿她可以肯定秦风肯定是醉了,因为她爸每次喝醉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她快步上前扶住了摇摇晃晃随时有可能摔倒的秦风。

原本想吐的的秦风感觉一阵别致清新的芳香飘来,顿时整个人也清醒了几分。

“真香!”秦风咧开嘴笑了笑,声音有些呢喃。

“少贫嘴!你还真重,和猪一样!”刘琳琳娇嗔地骂道。

感受着从秦风身上传来的火热男子气息,刘琳琳只感觉一阵害臊,这还是她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如此的亲近。

秦风的脑袋越来越重,此刻就算有什么歪心思也没法实施了。

刘琳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将秦风送回了家,看着秦风上了炕,刘琳琳这才赶回了家。

“这孩子也不知道个轻重,一下子喝这么多酒!出了事可咋办?”秦树才摇了摇头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他爸,你就别叨叨了,让孩子好好休息吧,今天累了一整天了。”徐春华将秦树才拉了出去,脸上却有种说不出的欣喜,刘琳琳亲自送秦风回来的,她能不高兴吗?

第二天早上七八点钟秦风被一阵嘈杂的手机铃声吵醒,他迷糊地接通了电话。

“我到你们村口了,你在哪里?”一个细腻好听的声音响起,只是声音中带着一股淡淡的鄙夷和不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