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会不会太禽兽/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听到这话心中不禁冷笑了一声,冷冷地说道:“楠哥对吧?你只听张龙一面之词,就把整件事的责任推到我身上,真当我是好欺负的?”

这会儿,蒋青兰也清醒了一点儿,迷糊的双眼看到秦风后,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温暖感觉,也就安稳地睡了过去。

楠哥愣了一下,怒声道:“不是你还会有谁?再说了,就算是欺负你,你能咋的?”

“既然楠哥这样说了,那我们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我也没啥大本事,但我表哥应该能处理这事。”秦风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但楠哥在听到这话,脸色可就变了,虽然他不确定秦风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仅凭秦风刚才的身手他就觉得这件事情要是真闹大了顾忌也不好收场。

“张龙,你实话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楠哥心里很憋屈,只好把气都撒在这个张龙这个惹是生非的家伙身上了,恼怒的看着张龙说道。

“楠哥,我…”张龙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了起来。

他也知道楠哥这会儿肯定是忌惮对面这小子的背景,但是他又咋会把自己干的坏事说出来呢。

“行了,看老子待会儿咋收拾你!”楠哥愤怒地看了张龙一眼,然后对着秦风说,“你可以走了,以后别给我惹事儿,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楠哥见秦风从头到尾都没有害怕过,也就把秦风当成那种有实力的人了,这种人招惹了,那麻烦可就大了去了,记得上次就是为了一个熟人招惹了一个这样人,那次差点没把自己赔的倾家荡产。

所以他这次可真是长记性了。

“这是酒钱!”秦风拿出钱包抹了三张一百递给楠哥,淡淡地说道。

楠哥心中一惊,果然是有钱人啊,还好没招惹他,要不还真就坏事了。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恼火地看了张龙一眼,而张龙对上楠哥那凶狠的目光之后,就像是温顺的小绵羊看见了大灰狼一样全身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走到门外,秦风有点恼火地在蒋青兰的翘腚上拍了一下,生气地说道:“让你大晚上乱跑,害的哥哥我白白损失了三百块!”

“咦,刚才的手感还真不错啊!”秦风又一脸享受地说道。

蒋青兰“嘤咛”了一声,就继续昏睡了过去。

抱着蒋青兰那细软的腰肢,秦风不禁想起网上看到的那句;女人把自己灌醉就是为了给男人机会。

秦风忍不住一阵心神荡漾,难道她这是故意的?看来哥哥我的魅力越来越大了啊。

“就算你想喝醉给我机会,那你也应该和我一块喝酒啊。真是该打!”秦风又找了个理由回顾了一下刚才那种手感,不过这一次他手上的动作就缓慢了好多。

“我这样趁人之危,会不会太禽兽了呢?”秦风撇了撇嘴,说道:“禽兽就禽兽吧,总比啥也不干,禽兽不如要好!”

突然间蒋青兰昏昏沉沉地搂住了秦风的脖子,那傲人的双高峰随着每走一步就会在秦风的胸膛上摩擦一下。

秦风这个纯情小处男可如何能忍受的了,顿时小腹燥热了起来,某处帐篷狠狠顶在了蒋青兰的身上。

秦风见时间也不早了,现在也没地儿可去,也就带着蒋青兰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酒店。

“这娘们可真是够轻的,不过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地方翘,倒也不错。”秦风一路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咳咳,开一间房。”秦风有点不好意思地对着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疑惑地看了秦风一阵,然后才给开了一间房。

“卧槽,住一晚上就要一百多,真他娘的坑爹啊!”秦风刷了房卡走进房间里后,一脸郁闷地说道。

不过在看到怀里的蒋青兰之后,他的心情顿时才好了很多。

蒋青兰这会儿脸色红润,似乎是太热的缘故,竟然胡乱地解开了胸前的衬衫扣子。

秦风一阵愣神,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呆呆地看着蒋青兰身上某处高耸,张大嘴巴哈喇子都快要流出来了。

“这娘们,到底想干嘛啊?”秦风看着美艳动人的蒋青兰,深深地吞了口口水,“我是上还是不上啊?”

想到这里,秦风急忙摇了摇头,“我不能对不起琳琳啊!”

秦风急忙冲进浴室冲了一阵凉水澡,这才冷静了下来。

可过了没一会儿,只听到“啪”的一声,浴室的门竟然被人强力推开了。

秦风呆呆地看着左摇右晃的蒋青兰,红着脸愣了一会儿,急忙抓起一条浴巾围在了腰间。

蒋青压根没理秦风直接就奔向了马桶,开始“哇哇”地呕吐了起来,而秦风就秦风急忙找了个角落避开了。

秦风红着脸,一脸的不知所措,以前他偷看别人会自己脸红,现在别人看了他,他还脸红。

吐过之后,蒋青兰也清醒了一些,当她看到眼前竟然有个裹着浴巾的男人时,她顿时“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

“臭流氓!”蒋青兰大声喊道,声音中夹杂着说不出的愤怒。

秦风再次愣住了,他咋的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自己啥也没干,可这会儿竟然被当成了流氓。

看到是秦风之后,蒋青兰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但随即却愤怒地从脚上脱下一只鞋子用力地朝着秦风砸了过去。

正愣神的秦风,不偏不倚地被砸中了,额头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了一个红色的大包。

秦风倒抽一口凉气痛苦地捂住额头,恼火地说道:“你这个娘们,我救了你,你不感谢也就罢了,竟然还砸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这下子,秦风哪还有刚才那种歪门心思,直接三步并作两步逃出了浴室。

“我这点儿可真背啊!别人英雄救美都是以身相许之类的!我倒好,竟然被当做了流氓!还有人比我更冤嘛!”秦风这会儿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过了一会儿,只听到浴室里边一阵锁门的声音,秦风也当做没听见,只是想着待会儿蒋青兰一出来,说清楚后他就立马回家。

接着,又听到一阵“哗哗”的水流声,然后就听到蒋青兰在浴室里边低声地抽泣了起来。

秦风虽然生气,但是听到蒋青兰哭了,他就有点坐不住了。

见得女人笑,见得女人脱,就是见不得女人哭,这个可以说是男人的通病,秦风哪儿能例外。

“你咋的了?我还没哭呢,你倒开始哭了起来!”秦风走到浴室门口,郁闷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