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想睡?没门/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东东顿了一下,连忙端起一杯酒笑着说,“爸,不得不说啊。你这次整刘祥坤的手段就是高明啊…”

刘东东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爸在头上扇了一下。

“你这臭小子嘴上咋就没个把门的呢?这要是被别人听了去那还得了。”刘耕强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儿子,埋怨地说道。

“爸,你这么小心干啥啊!都这么晚了,难道还有人来趴墙根不成,你真是小心的过分了。”刘东东抱怨了起来。

听到这话,墙角跟的秦风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心中暗自骂道:“肥猪东这龟儿子还真他娘说的挺准啊!老子可不就在他家趴墙根呢吗。”

刘耕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你啊就是太嫩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懂不?!这次刘祥坤是铁定回不来了,到时候你可就是村主任了,做事还这么慌里慌张的咋行!”

刘东东急忙疑惑地问道:“爸,那魏天浩不是都答应了刘琳琳说会救刘祥坤的嘛,他咋就回不来了呢!”

不仅仅是刘东东,就连屋外的秦风也听得一阵纳闷。

刘耕强冷笑了一声得意地说道:“第一次去提亲的时候,刘祥坤竟然一口拒绝,这完全就是不给副镇长留面子啊,你觉得副镇长能轻松放过他嘛?再说了这次就算是副镇长真有心想救刘祥坤也救不出来了!”

“爸,那这到底是咋回事?镇长咋会没办法呢?”刘东东好奇地问道。

“这件事情已经上报到县上了,副镇长当时在儿子被拒婚之后,生气之下早就想整刘祥坤了,他也从来没打算过放过刘祥坤呢,至于他女儿,最后还不是要被魏天浩骗到手。”

“不过我们还是要好好谢谢刘祥坤呢,要不是他我们这次还真就搭不上副镇长这条线呢。”

说完这话,刘耕强一脸畅快地喝了一杯酒。

“爸,你这次伪造刘祥坤贪污的证据真是做的太绝了!来,我敬您一杯。”刘东东满脸钦佩地说道。

刘耕强得意地笑了起来,说道:“谁让他刘祥坤和我作对呢,每次我都让会计把贪污的账目做两份,一份是我们的,一份就是刘祥坤的。刘祥坤的私章和签名我们都能弄到,他想赖也赖不掉!”

听到这话,秦风忍不住恨得一阵咬牙,要不是这会儿天开始下雨了的话,刘耕强他们都该听到了。

不过这会儿他却被刘耕强说的账本吸引住了,要是能找到刘耕强他们那贪污的账本,那麻烦就可以顺利解决了。

“爸,这个账本你可一定不能交给其他干部保管啊!要是哪一个被秦风抓住毒打一顿可就把你供出来了。”刘东东一脸担心地说道。

刘耕强欣慰地看着儿子,笑着说道:“东东,真是没想到你还能有这份心机,很不错!你就放心吧,这账本我咋地能交给其他干部呢。不但如此我还要依靠这本账来管着那些个干部呢,来,陪老爸喝一杯!”

喝完一杯酒之后,刘东东又有点担心地说,“老爸,你那份账本藏的安全不啊,可别被人偷走了啊!”

听到这话,秦风急忙透缝隙紧紧地盯着刘耕强。

刘耕强下意识地往上看了一眼,得意地说道:“这个你就放心吧。我藏的地方绝对安全,绝对没有人能找的到的。”

“爸,那你告诉我藏在啥地方吧,我看看安全不?”刘东东满脸好奇地问道。

刘耕强脸色一黑,有些恼火地说道:“告诉你?你这嘴也没个把门了,指不定啥时候就把老爸我给卖了,我藏的位置,谁也别想知道,不过等我以后老了,我会告诉你的。”

刘东东有些不乐意地说道:“嗯,我知道了。”

秦风这会儿别提有多高兴了,他发觉猥琐的刘东东这会儿都显得很是可爱了,简直就是个贴心小棉袄啊。

刚才刘耕强往上看了一眼,秦风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秦风哪里还猜不到刘耕强的秘密可不就藏在上边嘛。

“行了,困了,睡觉去了。”刘耕强打了个哈欠,起身睡觉去了。

刘东东也回房间睡觉去了。

“想睡觉?没门!”秦风冷冷地笑着,声音压的很低。

秦风走到刘东东房间的窗户旁边,把毒蛇解开放了进去。

毒蛇被绑住好久这会儿好不容易被放了出来蹿的飞快,而且也饿了好半天了,就在刘东东的屋子里四处逃窜着。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就听到刘东东那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响起。

秦风得意地笑了一阵,然后急忙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刘耕强焦急的声音响起,“东东,咋地啦?”

“爸,有,有蛇!”刘东东恐慌地蜷缩在墙角。

刘耕强一看还真是有一条毒蛇,他二话没说就抄起一根木棍子猛地朝着毒蛇砸了过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毒蛇就被刘耕强砸成了两段。

“东东,你的脸色咋地越来越白了呢?”刘耕强看着儿子的脸色有点不大好,就关心地问了句。

“爸,我,我被蛇咬了!在,在腚上。”刘东东头上冒着冷汗,嘴唇都开始哆嗦了起来。

刘耕强连忙扒开儿子裤子一看,果然儿子的圆腚上已经紫了一大片。

“快,我带你去看病!”刘耕强急忙说道,他的声音这会儿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

屋外的秦风听到这话,连忙就溜走了,他知道待会儿刘耕强一定会找上门的。

要知道刘东东被毒蛇咬了,现在就算是去了县城那也肯定就死翘翘了,毕竟去县城那可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呢。

回到家里秦风全身都湿透了,在门口的时候,他连忙就将衣服给脱了,用里边还干着的衣服把身上擦干,把衣服处理了之后这才进屋睡了。

刚躺下还没几分钟呢,秦风就听到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秦风,秦风!救命啊!”刘耕强还没到秦风家门口呢,就开始大声喊道。

这一嗓子顿时把秦树才两口子给吵醒了。

“谁啊,大晚上的不睡觉!”徐春华揉着眼睛埋怨了一句。

这会儿刘耕强又喊了一嗓子。

“这好像是村书记的声音。”秦树才疑惑地看了一眼窗外,就披着衣服出去了。

“书记,这是咋地了?”秦树才走到门口看着被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刘耕强,好奇地问道。

“树才,秦风呢?快叫秦风醒来,我儿子被蛇咬了!”刘耕强慌张地说道。

秦树才听到这话急忙跑去了秦风的房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