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招贼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耕强猜的一点也没错,这会儿秦风已经悄无声息地溜进了他们家。

一进村书记家,秦风就先坐在了刘耕强喝酒那会儿坐的地方往上看了一会儿,这才将目光锁定在了村书记家的横梁上。

找到了村书记家的梯子,秦风忍不住惊喜道:“应该没错了!要不然他家的梯子也不会做的这么长了!”

村书记家的梯子要比一般的梯子长上好多,这可让秦风振奋了起来。

想想这梯子要不是为了爬横梁方便的话,干嘛要做的这么长呢。

村书记家的房屋结构是那种带帽子的,在房子的正中间上空有一根横着的粗壮横梁。

搭好梯子之后,秦风急忙爬了上去,可是检查了好一会儿了,也还是没有找到。

这可让秦风纳闷了起来,不由的说道:“按理儿说应该是放在横梁上的啊,咋的就是找不到呢?!”

秦风还是不信这个邪,又在横梁上仔细寻找了一遍。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惊喜地发现横梁上有一处的灰尘比较少。他可是偷偷摸摸进来的自然不敢开灯了,要不是仔细看可就错过了。

在灰尘较少的地方轻轻地敲了一下,秦风顿时欣喜地嘀咕了起来,“卧槽,这是没想到刘耕强这王八蛋还挺能耐的嘛!竟然会想到在横梁之中掏一个暗格子!”

没有多想连忙将那个暗格子的盖子揭开,秦风看到里边的东西顿时兴奋了起来。

一沓厚厚的钞票用塑料袋包的严严实实的,目测应该有一万多的样子。

“这个狗日的,这些年还真是捞了不少钱啊!”秦风看着那些钱顿时感觉一阵恼火。

这些年河沟村一直是出了名的贫穷村,村书记不为大家谋福利不说了,还一个劲儿的往自己口袋捞钱,现在找到的这些钱肯定还是他花剩下的,也不知道他这些年到底贪污了多少呢。

“既然发现了,那我就收了!以后再用这些钱为村民们谋福利吧!”

秦风将那一沓钱装进口袋,然后就继续往下看了,接着又找到了一个塑料袋,里边竟然还有不少的古钱币呢。

没有来得及惊喜,这会儿秦风看到一个看起来比较精致的盒子。

打开一看顿时震惊了:“卧槽,他娘的竟然还有这么一对晶莹剔透的玉镯子!看起来能值不少钱呢,也不知道这狗日的咋弄到的?!”

横梁上这个暗格还蛮大的,就像是一个大点的储物盒子一样。

翻到最下边,秦风终于找到了自己迫切想要找的东西,账本!

账本也是用好几层塑料纸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看得出来村书记在这方面还是很小心的,要知道如果被老鼠咬烂了那可就坏事了,而用塑料纸包裹住的话就可以避免了。

见时间也差不多了,秦风连忙将暗格里的东西全都打包,然后抹去了横梁上自己留下的痕迹才下来。

将梯子搬回原地,秦风便急忙离开了。

走了几步之后秦风突然顿住了脚步,他很清楚要是刘耕强待会儿回来发现东西丢了肯定会发动全村人寻找的,要是藏在自己家的话,那说不定还真就被找出来了。

想了一会儿,秦风只随身拿了账本,然后将其他的东西全都藏在了书记家的猪圈里,刘耕强自从老婆死了之后,他家的猪圈也就空下来了。

估计刘耕强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些东西竟然会被秦风转移到他自己家的猪圈里!

找了个极其隐秘的地方藏好东西之后秦风这才离开。

“刘耕强,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猜到你丢失的东西就藏在离你家不远的地方呢,不过俗话说的好,最危险的地方可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秦风喃喃地说了句就急忙赶回家了。

将账本用胶带缠在了身上,秦风这才满意地睡觉了,最危险的地方可就是最为安全的地方,自己身上也绝对是这么而一个地方,秦风知道,借他刘耕强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来搜他的身。

秦风本来打算把账本连夜给全大伟送去的,可是看了看时间,现在都已经十二点多了,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

秦风正睡得香呢,就被喇叭里刘耕强那暴躁的声音给吵醒了。

“全体村民请注意,全体村民请注意!咱们村招贼了,大家抓紧起来抓贼!”

刘耕强的声音无比的愤怒,这样愤怒的声音连续响了三遍之后才停了下来。

他回到家里二话没说搬来梯子爬到横梁上,当看到暗格里已经一干二净了的时候,他差点没从梯子上摔下来。

他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秦风,可是他现在却不敢报警,要是被警察看到那些个自己贪污的账本,他可就惨了。

他连忙让几个死忠先在村口堵着,要是放秦风去了县城那一切可就都完蛋了。

听到通知,村民们都满脸不情愿地聚集在了居委会门口。

“咱们村有贼!我家被偷了!大伙跟着我一起去抓贼!”

村书记可不管村民们到底愿不愿意,他现在只想尽快找到自己被偷的东西。

村民中有些人撇了撇嘴,心里开始抱怨了起来,“你家东西被偷了就要把全村人吵醒,也太妈的不是东西了吧!以前地里庄稼被人糟蹋的啥时候,也没见你狗日的这么上心!”

不过大家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谁也不敢说出来。

“书记,这会儿咱们咋找啊?”村里的会计急忙问道。

“先去那些晚上睡的迟的人家里找!”刘耕强恨恨地看了一眼一脸困顿的秦风,“今晚秦风家睡的就挺迟的!我们先去他家找!”

秦风听到这话顿时就火大了起来,马上说道:“书记,你这啥意思?你是怀疑我偷了你的东西?!”

“我没这么说!不过你晚上睡的迟我可是知道的。”刘耕强愤怒地说,“偷没偷,我没去搜一下就知道了!”

村民们也是满心的纳闷,这刘耕强咋就疯狗乱咬呢,就算是以前的二流子秦风也从来没有偷过谁家的东西啊,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

“卧槽,我晚上睡的迟还不是为了给你儿子看病!你竟然还赖上我了!”

秦风恼火地看着刘耕强,怒道:“大伙儿给评评理啊!我晚上刚睡下,村书记就背着他儿子去了我家,把我吵醒给他儿子治病,没想到他这会儿家里被偷了,竟然赖在我身上了!你们说说,这他娘的算咋回事啊!”

“书记,给你儿子看完病,小风就睡觉了,你家被偷了,咋能怀疑到我儿子身上呢?!”秦树才这个老实人这会儿也忍不住恼火了起来。

村民们也算弄明白了,原来村书记这还真是疯狗乱咬呢,人家给你儿子看好了病,你不感激也就罢了竟然还反过来诬陷人家,咋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顿时,村民们就开始吵吵着替秦风说好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