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没骗我吧/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原本想着要是真打起来了,自己也绝对不会还手的。

毕竟徐晓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都是因为他的缘故,他又咋地好意思和徐晓波的亲人动手呢。

不过听到病房里传来的这个沉稳声音之后,秦风顿时感觉或许这件事情还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毕竟,只要徐晓波有一口气在,用土灵气对他进行治疗的话迟早也会见好的。

他最担心的就是对方冷眼相对,压根不愿意搭理他,而这会儿他也总算是可以稍微放心一点了。

接着,秦风在周倩的陪伴之下,进了重症病房。

一进病房,秦风再次迎上了好几道凌厉的眼神,那眼神里满是痛恨和厌恶。

“你就是秦风?”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不冷不淡地问道。

这人正是徐晓被的父亲,徐文忠。

徐文忠看向秦风的眼神很是复杂,在此之前他也曾想过很多种办法来惩罚秦风,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秦风竟然会主动上门,别的不多说,就单单这份勇气,就让他感觉一阵钦佩。

而且从现在警察给的回应来看,这件事情也未必就真是秦风做的,所以他还真是想看看秦风是咋地一个说法呢。

秦风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是。”

徐文忠冷冷地看了秦风一眼,犹疑地问道:“你胆子挺大啊!这个时候竟然还敢来这儿?”

“我来这儿和我胆大大不大压根没关系!”秦风一本正经地说道:“徐晓波虽然不是我撞的,但却也是因为有人想害我所以才牵连的他,我来只是不想自己内心愧疚罢了。”

“你还敢说不是你!”一个妇女愤怒地指着秦风,怒道:“当时就只有你在现场,不是你还会有谁?!”

秦风并没有在意,反而是对着徐文忠说,“您就是徐晓波的父亲吧,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嘛?”

他这次来是为了给徐晓波治病的,若是一直听这些人吵吵下去,谁知道啥时候才会结束呢,所以现在找对人才是最有效而直接的办法。

徐文忠好奇地打量了秦风一会儿,他这才说道:“行,你跟我来吧。”

接着,秦风就跟着徐文忠出去了,也没让周倩跟着,就只有他们两人。

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徐文忠掏出香烟递给了秦风一根,然后自己又点燃了一根。

秦风已经好长时间不抽烟了,但现在人家都递过来了,他也就只好抽了。

徐文忠只是安静地抽着烟,却不说话。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一个医生,您儿子的病或许我能治好!”秦风吸了几口烟,郑重地说道。

听到这话,徐文忠有些欣喜地看了秦风一眼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你能治好?”徐文忠冷笑了几声,悲切地说道:“医院里最好的医生都没办法了,就凭你一个乡村医生能治好?!你开的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但是你现在只能相信我!”秦风严肃地说道:“你难道真的愿意看着你儿子躺在病床上一辈子吗?”

徐文忠恼火地看了秦风一眼,一阵咬牙切齿,似乎就要开口大骂了。

“我来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内心愧疚,毕竟你儿子受这么重的伤势和我有很大的关系,我的仇人想要陷害我,你儿子也只是其中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再说了我和你儿子连面都没见过,我咋可能存心害他呢,所以你信不信我由你!治的话,就将所有人支走!不治的话,我现在直接走人!”

秦风说完这些话便沉默了下来,静静地抽着烟不再搭理徐文忠。

徐文忠脸色一阵变幻,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说到底,就算是秦风坐牢了又咋样,那自己儿子不也一样毁了嘛,所以他还是打算赌一把,毕竟这可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让我知道你懂医术!”徐文忠紧紧地盯着秦风,眼中还带有一丝期冀的光芒。

现在对于他来说,治好儿子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他也很清楚,要是儿子一辈子躺在病床上那对于家里无疑是巨大的灾难。

“把手给我!”秦风淡淡地说道。

徐文忠想都没想就伸出了手。

秦风把了一会儿脉之后,有些惋惜地说道:“你是胃癌中期,应该是长期饮食不规律和过度操劳引起的,现在虽然接受了治疗,可是癌细胞依旧在扩散,隐隐有发展成晚期的趋势。”

他还没有说,要是一旦进入胃癌晚期的话,那徐文忠也就没几年活头了。

“我相信你是医生了!”

徐文忠苦笑道:“其实在你到病房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害我儿子的凶手,只是这件事情是因你而起的,所以你也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但是如果你真能治好我儿子的话,这件事我就不再追究,而且我还会给你一大笔钱!”

秦风点了点头,“你先去安排吧,安排好了,告诉我!”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的时间,徐文忠就再次回来告诉秦风所有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

来到病房,秦风看到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徐晓波,顿时忍不住一阵难受。

要不是因为有人想陷害自己的话,徐晓波绝对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这还真是让秦风觉得一阵愧疚。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秦风走到病床前给徐晓波检查了一遍,这才发现医生说的那句能活得下来就已经算是奇迹了绝对是一点也没错。

其实,若不是秦风在停车场及时输入土灵气的话,这会儿徐晓波早就嗝屁了。

这样严重的伤以秦风现在的能力还真是没有办法完全治好。

“咋样?”徐文忠紧张地看着秦风,一脸期盼地问道:“能,能治好吗?”

“治倒是能治,只是这个治疗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秦风有点不大自信地说道。

“很长时间是多长?”徐文忠脸色一黑,没好气地说道:“难道要治疗一辈子嘛?”

在治病救人这件事情上,秦风从来都是很严谨的,只要是不能完全治好的病,他都会有点不大自信。

秦风摇了摇头说,“要想完全治好的话,最少得半年的时间。”

他也不确定自己半年的医术究竟会达到啥地步,不过以暂时的进度来看,半年的时间应该足够了。

“半年?”徐文忠顿时激动地看着秦风,欣喜地说道:“太好了!半年我还等得起!”他随即又有些犹疑地看着秦风,问道:“你没骗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