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确定不是他/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也不知道咋回答徐文忠这个问题,便岔开话题说,“我先为你儿子治疗吧。”

说话间,秦风就拿出银针按照着脑海中扎针的位置轻车熟路地扎在了徐晓波的身上。

徐文忠这会儿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惊扰到了秦风,耽误了儿子的治疗。

秦风心中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顺着银针给徐晓波输入了好大一会儿土灵力,差点没将秦风抽干了。

收回银针,秦风就感觉全身一阵瘫软,像是脱力了一样。

徐文忠一脸疑惑地看着秦风,也不知道秦风这事咋地了,再怎么也不至于治个病就累成这副样子吧。

“你没事吧?”徐文忠还是纳闷地问了句。

“没啥大事,稍稍休息一下就好了。”秦风有些担忧地看着徐晓波,“也不知道你儿子现在咋样了。”

他刚才几乎把全部的土灵气都输入到徐文忠体内,这会儿也不能用土灵力检查了。

接着,秦风就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睛,打算稍微休息一下。

“我,我没死吗?”一个异常虚弱的声音突然间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秦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急忙看向徐晓波,要是他没听错的话,这应该是徐晓波醒了。

其实就连秦风也不清楚,他在吸收了何首乌的药力之后,土灵力的治疗效果早就提升了一个档次,只是一直以来没有什么途径让他试验过罢了。

“你咋地了?”徐文忠有些诧异地看着秦风,疑惑地问道。

“别出声,注意听着。”秦风急忙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徐晓波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晓波,你醒了,太好了!”徐文忠激动地趴到床前,欢喜的泪水就像是洪水泄闸了一样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爸,我这还真是没死啊,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呢。”徐晓波微微一笑,声音依旧很是虚弱。

徐文忠责怪地看了儿子一眼,埋怨道:“说啥胡话呢,你还活的好好的呢。”

“徐晓波,你还记不记得是谁开车撞你的?”秦风连忙问道。

他也不知道徐晓波能清醒多长时间,所以把这件事情先问清楚了再说,他可不想再呆在警局了。

“你又不是警察,我凭啥要告诉你?”徐晓波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还真是有点抵触。

“晓波,不要胡闹了。”徐文忠板起脸严肃地说道:“你能醒来可全靠人家了呢。”

徐晓波这才感激地看了秦风一眼,随即想了一会会儿才开口说道:“那王八蛋是从背面撞的我,我当时也没看清,只是从手机的倒影里看到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和我比较咋样?”秦风急忙问道。

“和你差不多。”徐晓波眼睛眨巴了几下,看秦风和老爸都愣住了,这才笑嘻嘻地说,“逗你玩的,那家伙的身体可比你壮实多了,当时也只是看了一眼,没咋地看清。”

听到这话,秦风忍不住一阵欣喜。

“晓波,你确定不是他?”徐文忠又确认了一遍。

他这会儿也有点担心,万一秦风脱罪之后,不再替儿子治病那可咋办呢,要知道被人冤枉了,放在谁身上都会有怨气的。

“爸,我都说了不是了,你咋就是不信呢。”徐晓波说完这话顿时就开始打起哈欠,“我困了。”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徐晓波竟然就昏睡过去了。

“现在可以去警察局证明我的清白了吧?”秦风笑着说道。

徐文忠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不行。”

刚才儿子只是醒来一小会儿就睡着了,这明显是病还没有完全好的征兆,在医药行业干了这些年的徐文忠自然懂得。

“你是担心我被释放了之后就不给你儿子治病是吧?”秦风有点恼火地说道。

徐文忠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行了,你的担心我也懂,可我秦风绝对不是你想那种人。”

秦风淡淡地看了徐文忠一眼,继续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一种情况,要是我不被释放,我就不给你儿子治病了呢,我这人从来都是凭着良心做事,任何威胁都对我都没用!”

徐文忠叹了口气,沉闷地说道:“你说的我都懂,可是我不能把天地仁和的未来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口头承诺上,这家医药公司可是我们家三代人的努力才成了现在的规模,我已经得了癌症,就靠我儿子撑着了。”

“好了,我就好人做到底吧,你把你儿子送去我们村去,我们那里空气好,也适合调养。”秦风也仅仅只是因为可怜徐文忠才答应他的。

说到底,徐晓波的受伤也和他有着莫大的关系,现在要是撒手不管的话,他心里还真是有点过意不去呢。

徐文忠也只是为了图一个心安罢了,秦风都说这话了,他要是再不见好就收,那人家要是撒手不管了他可就亏大发了。

“行,那就这么定了,走,咱俩现在就去警察局给你销案!”徐文忠爽朗地笑着说道。

秦风顿感一阵无语,心中暗自不爽地说道:“我就这么不值得相信嘛,真是的!”

“秦风,咋样了?”

周倩刚才看到徐文忠让大家先出去,她就知道到这是秦风要给徐晓波治病了。

“哎,我已经尽全力了。”秦风叹息了一声,一脸的失落。

周倩听到这话,顿时忍不住咬了咬嘴唇,也无奈地叹息了起来。

“我尽了全力,也只是让徐晓波醒了一分钟。”秦风一脸惋惜地说道。

“啥?”周倩一脸惊喜地看着秦风,“你让徐晓波醒来了一分钟?”

“好啊,你刚才竟然在骗我!”周大队长可有点恼火了,顿时一拳砸在了秦风的胸前。

“啊,好痛啊!我要住院,你赔我医药费!”秦风装作一脸痛苦的样子。

周倩刚才哪有太用力啊,没想到这个无耻的家伙竟然还得寸进尺了。

“好啊,既然都是要赔医药费的,那我索性再多打几拳得了。”周大队长冷哼着说道。

秦风看周倩这恼火的样子,急忙说,“不用赔了,不用赔了。”

可周大队长哪里肯放过他呢,顿时就在医院里追着秦风跑。

一个小时之后,徐文忠去警局撤销了对秦风的控诉,这样一来,秦风可就啥事也没了。

这可让蔡副局长一伙人大为恼火,不过他们现在却没有好的办法,毕竟受害者一方都替秦风洗清了嫌疑,他们又有啥理由继续监禁秦风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