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口痰引发的血案/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食药监管局的人,现在他们都把宋玫带走调查去了!”

蒋青兰这会儿可焦急的不得了,她前段时间还向好姐妹保证说秦风的猪肉绝对不会有事,出了事她会一起抗的,可现在真的出事了,她却发现自己完全就帮不上忙,无奈之下只能给秦风打去了电话,想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

“食药监管局?”秦风疑惑地想了一会儿就惊喜地说道:“全大哥不就是食药监管局的局长嘛,那这事儿可就好办多了。”

随即,秦风就安慰了蒋青兰几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紧接着,秦风就急忙给全大伟打了个电话把宋玫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全局长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说道:“这个事儿你就放心交给我吧,我相信你们村的猪绝对不会有啥问题的。”

挂掉电话之后,全局长马上就让人调查了这事儿。

可在看到查封文件之后,全大伟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查封文件竟然是副局长签署的。

全局长虽说对秦风无比的信任,可是吃的东西谁又敢完全保证呢,他原本想着只要老弟的朋友犯的是小事,自己稍微运作一下也就过去了,可现在副局长也插手了,这事儿可就难办多了。

还是那句话,正副不两立,副局想要爬上正局的位置,正局必须要阻止副局从而保住自己的位置。

所以一旦正副局长都关注一件事情的时候,那这事儿可就要公事公办了,不然的话,可就要被人抓住把柄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全局长现在才会倍感头疼。

秦风这会儿可是备受煎熬啊,虽说她和宋玫也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朋友了,可是这次宋玫出事可是完全因为他的猪肉,这事要是搞不定,那他总是会感觉心里难安。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秦风想都没想就直接接通了电话。

“全大哥,咋样了?”秦风焦急地问道。

全大伟无能为力地叹了口气,有些沉闷地说道:“老弟啊,这件事情还真没那么好办,现在我们这边的副局长也插手这件事情了,老哥我很难做啊。”

秦风也知道全大伟的处境,顿时失落地叹了口气,随即说道:“全大哥,那这事儿现在该咋办呢?”

“现在只能公事公办了,要是你朋友的食材里真有对人体不利的东西,那这次估计就要被罚款停业了。”全大伟如实说道。

其实全大伟自己都感觉说这话不现实,现在食品问题那么严重,谁家的食材能保证完全健康无害呢。

然而秦风却振奋地说道:“全大哥,我朋友那食材绝对没有一丁点的问题,只是如果有人从中捣鬼的话,那…”

他知道有人故意想要陷害宋玫,若是人家再做点黑幕,那宋玫到时候可就真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老弟,这个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那帮王八蛋从中做手脚的!”全局长马上说道。

见老弟这么自信,全局长也就放心了。

挂掉电话,秦风还是有点不放心也就打算去县城看看。

宋玫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这还真是让秦风感觉心里一阵不舒服。

把宋玫酒店的事儿给刘琳琳大概说了一下,刘琳琳也就催促着让秦风赶紧去。

宋玫可是村民们发家致富的好伙伴呢,她要是出了事儿,那村里的土特产可就要囤积下来了。

顶着炙热的大太阳,秦风连忙出发去了县城。

“我去,走的时候忘喝水了,嗓子真他娘的干啊!”秦风郁闷地说了句,喉结动了一下,一口浓痰随意吐了出去。

紧接着,他再次轰大了油门朝着县城赶去。

“前边那个开三轮车的王八蛋停下!”一个愤怒至极的声音飘荡在空中。

秦风的速度很快,也没咋地听清楚,依旧焦急地往县城赶。

“王八蛋!快停下!”那个愤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嗓子秦风可听到了,不过他还以为是喊别人呢,他也只是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并没有搭理,毕竟他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到县城去看看宋玫那事儿咋样了。

“哐!”的一声响起,秦风连忙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竟然发现自己车厢里有一个螺丝起子,而后边一辆面包车的车窗爬出来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一个扳手正准备砸呢。

“卧槽!你他娘的有病吧?”秦风回过头来愤怒地喊了一句,不用想都知道这个螺丝起子就是后边那家伙砸的。

车在行驶之中,要是被砸中一下那还不得出交通意外了,想到这里,秦风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停下车横在了路中央,挡住了对方的去路。

“你他娘的干啥玩意儿呢?存心找抽呢吧?”秦风这会儿心里正恼火着呢,就有人找事了,这可真是让他太不爽了。

说话间,那辆面包车也在秦风面前停了下来,两个光着膀子的青年从车上下来,满脸愤怒地看着秦风,骂道:“你他玛德找死吧?”

看到对方这架势,秦风的暴脾气顿时就上来了,本来就是对方先动手的不说,下车了还敢张口就骂,要是能咽得下去这口气,那他也就不是村里的小霸王了。

以前村里不少人都暗地里叫秦风小疯子,这话可绝对是有道理的,这家伙发起横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咋地?想干架啊?来啊,别你为你们两个鳖孙儿我就怕你们!”秦风恼火地看着对方,明显这会儿只要对方动手,他绝对毫好不手软地揍他丫的。

“熊哥,要不咱们让他赔点钱得了,要是真打起来警察来了,咱们也讨不了好啊。”一个个子低点的年轻人拉住正准备向秦风冲过去的熊哥,小声说道。

“小马,你他玛德要是害怕了就给老子滚的远远的!老子今天不干死这王八蛋,我就不叫王熊了!”

王熊痛恨地看着秦风说着,一把甩开了小马,朝秦风大步走了过去。

秦风看对方这么恨自己,就好像是挖了他家祖坟似的,可是他想来想去,也没记得见过这两人啊。

风神医咋地都不会想到,问题就出在他刚才吐了那口痰上了。

焦急之下,风神医的车速那叫一个快啊,吐了一口痰都被风吹出去好远呢,然而碰巧的是,后边王熊刚刚睡醒也就打算打开窗户透透风,可刚把头伸出窗外打了个哈欠,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就飞进了他嘴里。

那个恶心劲儿啊,简直就别提了,不用说王熊也知道飞进自己嘴里的那是啥玩意儿。

王熊心里那个气呐,一看前边的路上就只有一个开三轮车的,这不是那个王八蛋干的还会有谁。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场,一口痰引发的血案。

就在这时秦风突然间耳朵动了一下,他似乎是听到了对方面包车上有动静。

面包车在王熊刚睡醒的时候,就放开了音乐,而且还很大声,要不是秦风耳朵灵可就要听不到了。

他又仔细地听了一下,还真就听到一阵“呜呜”的叫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