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不要治疗/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又安排刘琳琳在诊所就诊,培训护士的事就先交给徐娇去办了,而他则去买江大山说的东西去了。

现在村里就秦风一个人有车,别人去了也没法带回来,这么远的路,人家也不肯送的。

到了县城之后,秦风又本着谁态度好我就买谁的,谁态度不好直接走人的原则,买了五十个热水袋,这些热水袋有半张凉席那么大,装满水确实能够三四个人冲澡,最重要的是,还不贵!

然后他又去买了好些塑料布和一些蔬菜大肉啥的,乡亲们给他卖力干活,可不能亏待了人家。

买好了东西之后,秦风就匆匆地返回村里了。

这一来一回,大半个早上就过去了,到工地的时候,秦风就看到江大山一伙人已经把高台搭建的差不多了。

江大山当初干过这活儿,现在干起来也是得心应手,竖了几根大柱子,上边搭了一个三米左右的高架子,如果再铺上一些木板的话,那就可以把热水袋放上去了。

下边也是用圆木隔出了不少的一两平米的小房间,只要再用塑料布钉上就可以当洗澡间使用了。

而建造的地方就在卫生院的附近一片空地上,这个空地原本秦风还没想到干啥呢,现在他已经下定决心以后要在这里盖一个洗澡堂子了。

大伙儿见晚上就能洗澡了,都忍不住兴奋了起来,随即就又忙碌了起来,大伙儿把每个小的洗澡间用塑料布钉好,又把热水袋放在架子上灌满了水,这才回去吃饭。

下午,秦风就先让那些没睡好的年轻人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毕竟下午还要让他们打楼顶呢,要是拖着疲惫的身体那咋能行。

到了下午秦风正在诊所治疗病人呢,就看到徐娇着急忙慌地赶来医院,急躁地说道:“表哥,你快去看看!若曦姐晕倒了,连琳琳姐都没办法!”

秦风这才猛然一拍脑袋,自己竟然把华贝贝的病给忘了,她昨天来的时候和没事人一样,他也就以为不是很严重呢,再加上一直忙的没停下来,这会儿还真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没有在多想,秦风先把手头的病人治好,然后急忙赶去了村委会。

华贝贝来了也没啥事干,所以就每天就跟着刘琳琳她们一起培训了。

“秦风,你来了!”刘琳琳发现秦风来了,焦急地说道:“赶快给若曦看看吧,她突然间就晕倒了,我也没看出来这是咋回事?”

秦风急忙点了点头,就给华贝贝查看了起来,随即秦风就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过他还是笑着对刘琳琳说,“她暂时没事。”

他只是不想让刘琳琳她们担心而已,现在华贝贝的病情已经恶化到了一定程度,要是任其恶化下去,要不了一个月华贝贝就彻底没救了。

让两个女的抬着华贝贝去了诊所,然后就让刘琳琳去继续培训了。

秦风回到诊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原本想着就算华贝贝的病再严重也不会严重到哪里去,可现在这病情显然竟然严重到了他都不能治疗的地步。

至少以秦风现在的医术要治好华贝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沉闷地说道:“现在只能先替你拖住病情了,至于以后咋样就看你的运气了。”

秦风在没有多想,一根银针扎在了华贝贝的身上,一股土灵气输入了她体内。

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华贝贝这才醒来。

“咦?我的病好了?”华贝贝一脸惊喜地看着秦风,疑惑地问道。

这段时间她的病无时不刻不在折磨着她,只是她强忍着不说罢了,但是这会儿全身的病痛没有了,她咋能不兴奋呢,自然也就以为是秦风直接把自己的病给治好了。

秦风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你的病暂时被我压制住了,但我也不能确定你啥时候会再次犯病,我现在也没法彻底把你的病情根除!”

“秦风谢谢你!”华贝贝感激地说道。

她从一出生就有这病,只是小时候还好一点每天只是疼痛一阵就过去了。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也就越来越厉害了,这些年她每一时刻都在痛苦中挣扎着,而现在疼痛消失了,她也终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谁又会想到,一个阳光乐观的女孩这些年竟然会一直承受着剧烈病痛的折磨。

秦风深深地叹了口气,赞赏地看着华贝贝,说道:“你是我至今为止见过的最坚强的病人!”

“秦风,从今以后我就是夏若曦!”华贝贝满脸坚定地说道:“我也要成为河沟村的一份子,在这里生活让我感觉很舒服!”

华贝贝感觉自己重生了,以前的华贝贝已经成为了过去,她决定以后就用夏若曦的身份活着。

秦风也懂得华贝贝的意思,也就郑重地点了点头。

“华,夏若曦,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治好你的病!”秦风满脸坚定地说道。

夏若曦郑重地点了点头,感激地看着秦风,现在对于她来说,只要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哪怕只有一天她也就满足了。

想想,一个能在病痛折磨下还能保持阳光乐观的心态,这样的人仅仅凭借毅力都能让大多数人心折了。

跟秦风说了几句后,夏若曦就去了村委会了。

秦风无奈地叹了口气,发现病床上的徐晓波也是呆呆地看着门口,满脸哀伤。

“徐晓波,你这段时间修养的也差不多了,我待会儿就抽空给你治疗!”秦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其实秦风早就能治好徐晓波了,只是担心这小子性子桀骜不驯,到时候整天闹闹嚷嚷的惹人心烦,也就推迟了对他的治疗。

可是这段时间,秦风越来越忙几乎都没时间照顾他了,还不如直接治好他,让他该干嘛干嘛去。

“我不要治疗!”徐晓波惊慌地大喊道:“我又没说错啥话,你凭啥要给我治疗!你不能这么没人性啊!”

徐大公子还以为秦风又要折磨他呢,他现在可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宁惹阎王,莫惹秦风。

这个变态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那么些整人的手段,每次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这都让徐大公子有点生无可恋的感觉了。

“我是说给你治好!让你康复!”秦风没好气地说道。

“我不要!我不要治疗!你这根本就是变着法的折磨我,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快走!”徐晓波大吵大嚷着,别提有多悲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