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没有任何关系/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不由得一阵苦笑,翻着白眼说道:“你这家伙咋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你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可就得在病床上再躺上个三五十年了!”

可徐晓波在听了这话,直接别过头去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宁愿多躺三五十年,也不愿意被你折磨了!”

秦风直接就无语了!他现在还真是拿徐晓波没办法了。

他也想着多让徐晓波躺着磨练一下性子,要知道以徐大公子这种性格,一旦碰到了狠角色,那铁定要吃亏的。

但是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谁还有空照顾徐晓波啊。

秦风也再不顾徐大公子的反对,大踏步地走到了床上,取出玄针扎到了徐晓波的身上。

徐大公子正想放声大喊呢,却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凉飕飕的,就像是喝了一口冰镇了好久的水一样,从头凉到脚,但却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徐晓波修养的这么久也不是白修养的,现在秦风对于他的病可是十拿九稳。

二十多分钟之后,秦风这才松了口气,而这会儿的徐晓波却已经昏睡了过去。

“总算是把这个家伙给治好了!”秦风脸上突然间放松了下来。

然后他就去治疗其他的病人了。

等徐晓波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意外地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可以动了,只是不大灵活而已,他兴奋地大喊了一声,随即激动地看着秦风,“谢谢你,师父!”

秦风愣了一下,淡淡地说道:“我可不是你师父!你的病好了之后,咱们可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好自为之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还有点舍不得的感觉,毕竟在一块待了这么久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是秦风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呢。

秦风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连看也没看徐晓波一眼。

“咋地就没关系了!你折磨了我这么长时间,现在就想赶我走!想得也太美了!”徐晓波一脸无赖地模样,愤愤地说道。

徐大公子也感觉自己这段时间成长了好多,每天被折磨教训着,不长记性才怪呢,他现在就连说句话的时候,也要好好想想了。

任谁也不会想到,在多年以后徐晓波谈论到自己成功的经历时,坚定地认为在诊所的那段日子才是他走向成功的重要转折。

秦风摇头一笑没有搭理徐晓波。

徐大公子现在的恢复情况很好,过了今晚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下地走路了。

下午抽空的时候,秦风给徐晓波的老爸打了个电话,让他接徐晓波回去。

徐文忠当时愣了好久,他以为秦风想撒手不管了,正想大骂呢就听到了儿子的声音,“老爸,我现在已经全好了,您过来一趟,我想和您商量点事情!”

听到儿子这坚定的语气,徐文忠顿时忍不住老泪纵横,儿子以前啥样,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以前儿子想干啥直接就说了,可从来没和他商量过。

而就是这微小的一点改变,却让徐文忠欣慰不已,儿子终于长大了!

徐文忠这段时间也忙得焦头烂额的,大伙儿都知道徐晓被想要彻底醒来那基本是没戏了,所以就要求确定新的继承人。

最近这件事情就让他头疼的厉害,还好儿子所在的地方没人知道,否则的话,估计还真有人想要对儿子不利呢。

徐文忠感激地谢了一会儿秦风之后,说下午天黑之前就来。

秦风想去工地看看,可又担心有病人来,这让他不禁感叹地说道:“诊所的医生还真是太少了!”

“咦?护士都已经开始培训了,那为啥医生不提前培训呢?我真是太笨了!”秦风突然间自责地说道。

他原本想着等卫生院开张了到时候医生也好招,可现在他突然间不想招那些有一定从医经验的医生了,要知道那些人虽然也不错可是社会功利心太重了,还不如招那些刚出社会的,也容易塑造培养。

“我真是个天才啊!”秦风忍不住夸赞了自己一句,满脸的振奋。

“真是太不要脸了!典型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啊!”徐晓波鄙夷地说道。

他这次可是故意骂的,秦风一下午也没咋地和他说话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的病人一样,这可真让徐大公子有点受不了了,他宁愿秦风折磨他一会儿,也不想秦风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来对待。

秦风正高兴呢,也没放在心上,直接就抓起电话给刘琳琳打了个电话,让她先回来一趟。

“琳琳,我想明天就去人才市场招些医生回来,然后让他们在诊所先实习着,等卫生院开了就可以上手了。”秦风笑着说道。

“这个想法确实很不错!”刘琳琳有些担忧地说道:“只是现在我们的钱全部砸在建造卫生院上了,哪里还有钱给那些实习的医生开工资呢?!”

“这个你就别操心了,我自有办法,而且我这次想招一些刚毕业的学生。”秦风得意地说道。

刘琳琳也明白了秦风的意思,也就没再多说啥。

接着,秦风就出去办事儿了,让刘琳琳先呆在诊所里看着。

秦风这次自然是去找一些供实习生住的地方了,毕竟卫生院还没盖好,要真有人来了可连住的地儿都没了。

村里的情况秦风可是再清楚不过了,村里基本每户人都是一栋房子,也只有王寡妇有两套。

这个事情几乎全村人都知道,王翠玲的丈夫死后,她就一直为二老尽孝,直到他们去世,所以老人家的房子也自然而然地留给了王翠玲。

只是河沟村真是太穷了,就算有房子也卖不出去,所以房子也就一直空着。

“嫂子在吗?”秦风咳嗽了两声才说道。

寡妇门前是非多,秦风每次来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王翠玲对他有意思,秦风可是很清楚的,只是现在秦风可不想和王寡妇发生点啥,他更不想对不起刘琳琳。

“是秦风吗?”王翠玲的声音有点激动。

之前她脚伤了,直到这几天才能下床走路了呢。

“是我,嫂子。”

这房子要是别人的,秦风直接就买下来的,可是这王寡妇,秦风还真是有点不知道该咋说了呢。

王翠玲打开门,笑着对秦风说,“快进来坐吧,你看我这脚不争气的,在床上一躺就是半个多月,也没给你帮上忙。”

王寡妇满脸自责地说着,看秦风的眼神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