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要玩就玩大点儿/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谭啸是吧?”秦风嘿嘿冷笑了一声,突然间大怒道:“宋玫都让你滚了,你还不滚!”

秦风说话的声音就像是喊出来了一样,霸气十足。

谭啸愣了一下,回过神儿来恼火地骂道:“你他玛德是干嘛的?敢管我的事儿,活的不耐烦了吧你!”

当年他已经追到宋玫了,两人也快要结婚了,可就在结婚的前一天宋玫突然间提出了分手,一句话也没解释,然后就不见人了,这些年谭啸还找过她呢,可惜一直没找到。

只是没想到在这个地方遇到,而且宋玫比以前更加妩媚比人了,他又咋地会不动心呢。

宋玫没想到秦风竟然会替自己出头,顿时感激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她就直接走到秦风跟前,挽住了他的胳膊,一脸妩媚的笑容说道:“他就是我男朋友!”

这话,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之前大家也只是猜测到两人是恋人关系,可这会儿得到了确认,大家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呸,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一个看热闹的低声骂道。

“卧槽!好白菜他娘的都让猪给拱了啊!”又是一个忿忿不平地声音。

……

一时间,保龄球大厅有点吵哄哄的,就像是学生上自习,虽然每个人都在小声说话,可是汇集起来就显得吵闹的很了。

而听到这话,蒋青兰却感觉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虽说明知道宋玫只是逢场作戏,拿秦风来气谭啸而以,可是那种奇怪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秦风并没有在意这些对自己不满的声音,只是宋玫这会儿小鸟依人地靠在他肩上,这还真是让他有点说不出的腻歪感觉,就是好像背叛了刘琳琳似得。

但是宋玫那勾人的双峰蹭在他的胳膊上,却又让秦风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感觉,她身上那股浓郁的玫瑰花香水味道,也让秦风忍不住一阵意乱情迷。

谭啸这会儿气的脸都绿了,咬牙切齿地说道:“宋玫,你的品味可是越来越差了啊!竟然找了这么一个乡巴佬做男朋友,你还真是想男人想疯了啊!”

这话里的讽刺意味显而易见,在旁边围观的人忍不住一阵唏嘘,看向宋玫的目光也有点怪异。

宋玫正想反驳呢,就听到秦风勃然大怒地骂道:“宋玫咋做关你他娘的屁事!少在这儿吵吵,信不信我揍你啊!”

听到“乡巴佬”这个三个字,秦风的怒火忍不出就涌上来了。乡巴佬,乡尼玛啊!一帮狗眼看人低的狗东西!

听到这话,谭啸就不说话了,他那小身板咋能扛得住秦风这样的乡村汉子揍呢,要是真打起来,那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啊,但是他又不想就这么放过秦风和宋玫。

谭啸冷笑了两声,有意无意地说道:“既然咱们今天在保龄球俱乐部碰到了,那咱们就来比一比保龄球!但是只是比输赢也没啥意思,所以我们就比谁若是输了,就跪在对方面前自己扇耳光十下!有没有种玩呢?”

听到这话,一旁围观的人顿时就知道有大热闹可以看了。

而宋玫和蒋青兰都忍不住怒骂了一句,“无耻!”

秦风冷冷一笑,一脸无所谓地说道:“我凭啥要答应你的请求呢,你又不是我孙子!”

众人一阵失落,就算你说的再好,人家死活不应,你还能咋地?!

谭啸正想骂人呢,突然间又将火气压了下来,咬了咬牙说道:“只要你和我比,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你和宋玫,要不然你俩就别想安宁了!”

秦风嗤之以鼻地冷哼了几声,一脸不在乎地说道:“你这个条件貌似对我一点用处也没有啊!而且还敢威胁我,你觉得我会怕你吗?!”

谭啸恼火地看像秦风,疑惑地问道:“那你想咋办?”

秦风得意地笑了笑说道:“既然要玩咱们就玩大一点,谁输了谁就拿出六万块给对方,敢玩就留下,不敢玩儿就给我滚的远远的!”

刚开始他也只是想替宋玫出口恶气,可是现在他却想要给自己谋点福利了,这样的人渣不好好修理一下,真是心里过意不去呐,正好咱们风神医最近手头紧,能赚点外快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听到秦风的赌注,全场所有人都震惊地张大了嘴巴,就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六万块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在场的人虽然也是有钱人,但是这一下子拿出六万块,那可比割他肉还让他心疼呢。

谭啸这会儿也是呆若木鸡,他都不知道该咋办了,要是不同意,那自己今晚可就丢人丢大发了,但要是同意了,万一输掉了那可是六万块啊。

虽然这六万块他也能拿得出来,可是一旦输了,那自己接下来可就得过一段时间的穷苦日子了。

蒋青兰和宋玫都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秦风。

对,她俩现在都一致的认为起风已经疯了,因为秦风这做法真是太疯狂了,疯狂到她们连想都不敢想。

最重要的是,这个打赌秦风必输啊。没看到刚才扔了两个保龄球全都落空了嘛!

“哎,我说那个叫谭啸的,你他娘的是不是傻叉啊?!这小子不会打保龄球,你这打赌可是铁定赢啊!你他娘的还能不能行了?不行,就抓点紧滚,别搁着丢人现眼了!”

一个黄毛青年鄙夷地看着谭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其实,他也只是想整整秦风,毕竟看着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让他很不爽!

旁边的一些观众也是止不住的点头。

见大家都这样说了,谭啸顿时得意地笑道:“比就比,谁怕谁啊?!”

秦风故意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咬牙说道:“比可以!但是在比之前,先把赌注给签了!”

他对于谭啸这个人渣的人品可是一丁点信任都没有,签了借条一样的赌注之后,让他到时候想赖都赖不掉!

谭啸也觉得这样有利于自己要账,也就同意了,但是他隐约感觉哪里不对劲,却又一时间想不到究竟有什么不对劲的,毕竟大家刚才都说了,这么乡巴佬压根就不会打保龄球。

看热闹的人见有好戏看了,便连忙从保龄球馆拿来的笔纸以及印泥。

两人在大伙儿的监督之下,就打算写借条了。

这时,江青兰有些不放心地走到秦风旁边担忧地说道:“秦风,你疯了啊!这要是输了可就是六万块!咱们要不现在直接走算了!”

秦风给蒋总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郑重地说道:“你还不放心我嘛!这次我一定会替宋大老板狠狠地出一口恶气的!”

蒋青兰还想要说啥,可是看到秦风那信心满满地样子,她也就把想说的话都憋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