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对奇怪的父子/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叹了一阵之后,秦风正打算进屋呢,就听到一个狂妄的声音说道:“秦风在吗?”

秦风眉头微皱,听到这样的声音他就感觉很不爽,这声音明显就是一副目高过顶,看不起人的口气,对这种人秦风的感觉就两字,那就是反感。

“你有啥事么?”秦风不冷不热地问道。

转头看了一眼,他就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帅气青年,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很是时髦,只是他身上那股子嚣张狂妄却让秦风不由得感觉一阵厌恶。

“哪来那么多废话,麻溜点叫秦风出来!”墨镜青年没好气地说道。

“你谁啊?这么狂!”徐晓被可看不下去了,这家伙应该是来看病的,求人看病还这么狂,这不存心找事嘛,那还会给他好脸色看。

“哎呦,你小子挺拽的啊!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谁吗?”墨镜青年鄙夷地看了徐晓波一眼,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是不是傻啊?”徐晓波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盯着墨镜青年,没好气地说道:“我他娘的哪儿知道你谁啊!有事儿赶紧说,没事抓紧滚!”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墨镜青年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狠狠地说道:“你他玛德活的不耐……”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沉稳的声音打断了,“曾翔%2C你住口!我让你来问个路,你这是干啥呢?!”

一个一脸病态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

曾翔回头有些委屈地说道:“爸,我就过来问了路,这家伙竟然骂我,你说该不该教训?!”

“你住口!就不能消停点儿啊!”中年人怒斥了儿子几句,随即冲着秦风他们赔笑着说道:“我这孩子被我惯坏了,希望两位不要介意啊!对了,请问秦风,秦神医是在这里吗?”

秦风打眼观察了一下眼前的中年人,发现他态度还能好点,便问道:“我是秦风,你有啥事?”

中年人好奇地看着秦风,诚挚地说道:“原来你就是秦神医啊,太好了,我是来求医的,我听朋友说,秦神医你医术高超就慕名而来,想让你看看。”

“那你先进来吧。”秦风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表情。

曾翔见秦风的态度似乎不咋地想治,顿时就火大地说道:“你这啥态度?!是不是找抽啊!”

“曾翔!你能不能给我安静点儿!”中年男子咳嗽了几声,严厉地说道。

秦风并没有搭理曾翔,径直进屋了。他刚才还想着医者父母心替这个中年人治疗呢,可这会儿他心情很不爽,没有直接赶人就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

以前虽然也见过飞扬跋扈的病人,可像曾翔这样的,秦神医还是第一次见。

求人治病还敢这么狂,这不是存心不想治疗嘛。

中年人因为咳嗽脸庞剧烈发红了起来,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看到自己儿子这幅模样,中年人有种说不出的悲戚,自己前些年忙于打理公司没有好好照顾儿子,可谁知道他竟然成了这副脾气。尤其是自己现在完全管不了他了,说啥都不听。

“抓紧给我爸治疗!否则的话我要你好看!”曾翔恶狠狠地说道,语气之中的威胁意味很是浓重。

秦风嗤之以鼻地冷哼了一声,正打算说话却听到中年男人愤怒地说道:“你这小王八蛋,是存心想要气死我啊!”

“我是小王八蛋,那你岂不是老王八蛋了!”曾翔没好气地说了句。

秦风听到这话忍不住紧紧皱起了眉头,不禁替中年男人感觉悲哀,有这样的混球儿子,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中年男人每天不仅要遭受病痛的折磨,而且还要被儿子气,想到这些秦风就忍不住火大了起来,他感觉这个叫曾翔的青年似乎就不想让他老爸好起来。

中年人苦笑着叹了口气,眼中满是失望与落寞。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原来是曾翔的电话,他就直接出去接了。

“秦神医,真是对不住啊!哎!”中年人止不住的叹气。

“谢锐,给倒杯水!”秦风总感觉那个曾翔有点反常,不对劲的厉害。

秦风往门外看了一眼,发现曾翔走了好远一段距离才停下来,警惕地看了一下四周这才接通了电话。

看到这一幕,秦风忍不住奇怪了起来,这打个电话需要走这么远嘛,也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这么小心吧。

没有多想,秦神医急忙运起土灵气仔细地偷听了起来。

“乖儿子,那杀千刀的咋样了?”一个恶毒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话,可是将秦风吓的一跳,他看了一眼屋的中人,电话里说的杀千刀的可不就是他嘛,但是电话对面叫乖儿子又是咋回事儿呢。

“老爸,你就放心吧,有我在那个王八蛋还能看好病!”曾翔得意地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秦风顿时一阵咬牙切齿,这种不仁不义的王八蛋可是秦风最为痛恨的了,老爸得了病不说帮忙找医生救治也倒罢了,竟然还故意捣乱,这可真是太丧尽天良了。

同时秦风也很是纳闷了,这个王八蛋怎么有两个老爸?

“乖儿子,我给你说,你适当的捣乱一下就好了,别做的太明显了!这样不大好!”电话对方语重心长地说道。

“老爸,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曾翔阴狠地笑了起来。

听到这里秦风已经不敢在听下去了,他真担心自己一个忍不住上去就把曾翔给弄死了。这样的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就算是枪毙十次也不能解恨。

“这位大哥,你叫啥?”秦风不由得可怜起这个中年人来了,想想,谁又会想到一个养了十几二十年的儿子竟然一心想要自己死,那该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中年人苦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曾远。”

“曾大哥,你这个儿子的脾气可真是…”

秦风话说一半,就是想试试曾远的态度,若是他还是一心护着儿子,那被儿子害死也是活该,若是他还有点觉悟的话,那自己倒是可以帮他一把。

一说到儿子,曾远满脸的痛心,“哎,虽说他混蛋的很,可毕竟是亲儿子啊!要不是觉得这些年对他有愧疚,我真想和那混蛋断绝父子关系!”

秦风赞赏地点了点头,说道:“曾大哥,你就在这里先住几天吧。”

风神医很清楚,若是以曾远现在的身体知道了实情,那肯定要被气死了,还是等他身体稍微好了点再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