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儿子和你不像/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秦风这话,曾远忍不住惊喜地问道:“秦神医,你有办法治好我的病?”

想了一会儿,秦风这才点头说道:“你的病我会想办法的,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记住是除你之外的任何人!”

曾远想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秦风的意思,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重重地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一来,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何儿子处处要阻碍医生给自己看病,之前可是有不少医生都被儿子气的拒绝给自己治病。

曾远也想过好多次和儿子断绝父子关系,可是最后思索了一番之后还是不忍心,说到底他毕竟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

可最近这段时间他发觉儿子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以前自己病情不是很严重的时候,他也只是对医生大吼大叫,可现在都敢对着自己大吼大叫了。

曾远有时候还真是有些怀疑这曾翔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呢。

过了不一会儿的时间,曾翔就打完电话回来了。

“你这庸医到底能不能治啊?不能治就直接说,别想着从我们身上捞钱!”曾翔目中无人地说道。

秦风淡淡地看了曾翔一眼,微笑着说道:“这病我不能治,但是我师父能治,不过他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呢。”

“爸,我们走,别听这庸医在这里瞎说了!”曾翔听这病能治,顿时就感觉到不妙,就打算拉着老爸离开了。

“放开!”曾远扯着嗓子愤怒地喊了一句,都把曾翔吓了一跳。

“爸,你冲我喊啥?”曾翔愤怒地说道:“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

曾远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严厉地说道:“我还没死呢!你现在立马给我回家去,要不然我就直接和你断绝父子关系!我的财产你一分也别想要!”

说完这话,曾远也是不由得一阵心凉,这话可是他一直想说却又没有说的,没曾想这会儿竟然就这么说出来了。

他感觉自己这儿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简直就不把自己当回事儿啊,自己咋会有这样的儿子呢,曾远痛心地想着。

听到这话,曾翔顿时就愣住了,随即才委屈不已地说道:“爸,我可是您唯一的儿子啊!没了我,谁来给你养老送终呢?!”

曾翔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老爸还真是把这样的话说出来了,要是真把这家伙惹急了,那自己可就真一分钱也拿不到了,那可不就亏大了吗。

“回去!”曾远愤怒地说道。

曾翔皱眉想了一会儿,这才咬牙说道:“好,我回去还不成嘛!您就别生气了!那您好好养病,我过一段时间再来看您!”

这会儿的曾翔才有点孝顺了起来,就连说话的语气也软了下来。

而曾远却是连看都没看儿子一眼,微微闭上眼睛,神色有些愤怒。

曾翔走到门口的时候恨恨地看了秦风一眼,那意思明显是在说,你给我等着!

他感觉老爸突然间能说出那么重的话十有八九都是因为这个叫秦风的医生。他想着,一定要找人好好教训一个秦风,让他知道知道啥事该管啥事不该管。

待曾翔走了之后,秦风便给曾远检查了一番,旦随即他就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因为曾远很明显是被人下了慢性的毒药,若不是现在找上门,估计再有一两个月那可就真的没救了。

“秦神医咋样?”曾远急忙问道,也不知道为啥,他看到秦风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病有救了。

“我先着手给你控制住病情,等过几天我再告诉你。”秦风没有多想便拿出银针往曾远的身上扎了一阵,一股土灵气也随之进入了曾远的身上。

过了没一会儿的时间,曾远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好了许多,原本咳嗽一声引发的全身都疼,可是现在却完全不会了,他惊喜地看着秦风,正打算说话,却被秦风给制止了。

“哎!你这病已经病入膏肓,最多再撑一两个月!现在也只能先等我师父回来了!”秦风声音里满是惋惜。

毫无疑问,秦风听到有脚步声正在往诊所门口接近,这么像做贼一样鬼鬼祟祟的,不是曾翔还会有谁呢。

曾远也精明的很,顿时配合地叹了口气,焦急地问道:“秦神医,那你师父啥时候回来啊?”

秦风见曾远如此上道,赞赏地点了点头,叹息着说道:“我师父去京城给一个大人物治病去了,若是回来的话至少还得二十天!”

“那就好,那就好,幸好我还能撑到那个时候!”曾远松了口气,放心地说道。

而这时门外的曾翔却凶残地笑了起来,恶毒地想道:“还有二十天才回来,看来我们必须得提前做好准备了!到时候将那老头做掉,你这王八蛋还是难逃一死!”

随即,他便蹑手蹑脚地离开了,他觉得偷听的话一定就是真的,所以也就没有多想了。

“没事了。”秦风微微一笑说道。

“秦老弟,这次可真是太谢谢你了!”曾远激动地握住秦风的双手,欣喜地说道。

这会儿曾远对于秦风那可是除了感激就剩下感激了,就连称呼也变得无比的亲切的了起来。

“曾大哥,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啊,你这儿子可和你长得不大像啊。”秦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再没有了下文。

听到这话,曾远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秦风可不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了,还有不少铁哥们也说过呢。可是他从来没在意过,这养了十几年的儿子又不可能会不是亲生的。

但是秦风这会儿一说,他才真正感觉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若是自己的亲儿子,那就算再混蛋自个儿也认了,可要是不是自己的儿子,那他娘的还要他干啥。

曾远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这些年他和老婆一直想要再生个孩子,可是曾翔却死活不让,还说生了就去死之类的话,所以夫妻俩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是现在曾远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和老婆恩爱无比,这些年他从来没怀疑过老婆,所以尽管心里有点不乐意,可他也从来没想过去做亲子鉴定。

可这会儿他却是无论如何也要把事情弄清楚了,要不然自己还真是会死不瞑目的。

他再没有多想,直接给秦风说了句,便打算出去打电话了。

“曾大哥,等一下,用我的手机打吧。”秦风急忙喊住了曾远,因为若是对方处心积虑的想要害曾远的话,又怎么不会在电话上做手脚呢。

曾远感激地看了秦风一眼,接过了秦风手里的手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