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终极折磨/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话,秦风不禁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这个人不是村书记王政俞还会有谁。

秦风不由得冷冷一笑,淡淡地问道:“那书记你觉得这件事应该咋办呢?”

自从王政俞上任以来倒是也没咋地为难过秦风,但是他却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出现,想要护着魏天浩和张少,这可就让秦风很不爽了。

“我建议放了他们!”村书记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皱着眉头说道:“要是真把他们俩家都得罪了,那我们河沟村以后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村书记这话煽动性很大,这会儿村民们都开始畏手畏脚的,也不由得担忧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自己这些小农民要是一下子惹上了这么两个有背景的大人物,那以后日子可就没办法过了。

秦风很不爽地看着村书记,满不在乎地说道:“我要是不放呢?”

“秦风!你咋能拿咱们村的未来开玩笑呢?你这样做真是太自私了,你有没有为村民们着想过?”村书记的声音暴躁了起来。

不过不得不说,村支书真是聪明的很,他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秦风放在了村民的对立面,他想着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救得了魏天浩两人了。

秦风不由得眯起眼睛,冷笑着地问道:“你的话说完了吗?”

村书记顿时一愣,见秦风油盐不进,他竟然不知道该咋接话了。

“说完的了话,就给我滚犊子!”秦风怒容满面地看着村书记,狂吼道。

这一刻,秦风才彻底弄清楚了这村书记可不就和副镇长他们是一伙的嘛。

刘琳琳她们出事儿的时候村书记不出现,这会儿魏天浩他们出事了,他就马上跳出来了,这可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秦风这一嗓子可把村民们吓坏了,大伙儿咋地也没有想到秦风竟然敢这样对村书记说话,要知道村书记可是村子里最大的官呢,这一下秦风可就算是和书记结下梁子了。

“秦风,你,你太过分了!你这存心是把村民们往火坑里推啊!”村书记愤怒说道,满脸的担忧。

“我咋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麻溜点儿给我滚!”

这句话一出口,村民们都震惊地看向了秦风,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下子村书记和秦风的梁子可是再也解不开了,因为秦风这话说的太难听了,压根就没把书记放在眼里。

但是村书记的话却让村民们更加忧虑了起来,这魏天浩和张少虽然做的事情确实过分,可人家家世那么好,自己这些小老百姓拿人家有啥办法呢。

把他们都得罪了,对自己可没有啥好处啊。

“你…”村书记愤怒地看着秦风,竟然说不出话来。

“谁要是害怕被牵连,现在就可以走!”秦风看着一眼门口的村民,满脸严厉地说道:“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两个王八蛋的!别人骑在咱们头上拉屎撒尿,你们忍的了,可我秦风忍不了!”

这次张少的行为可是彻底惹怒了秦风,他这会儿可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村民们呆呆地看着秦风,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大家也不知道该咋办了,秦风对大家有恩,可是面对魏天浩他们,大伙儿也只能无奈地叹息,那些人可都是自己惹不起的啊。

夏若曦感激地看着秦风,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被人保护的幸福和安全感。

村民们不动手可是李正龙他们却动手了,找到绳子三两下就将魏天浩他们二人给绑了。他们可不像村民们那么怕事,因为他们确信秦风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再说了,就算秦风没有办法解决,轰轰烈烈的干他一场,也值了。

“秦风,你就等着张老板他们疯狂的报复吧!”村书记凶狠地说了句,随即便愤怒地离开了培训室。

秦风冷冷一笑,似乎是没听见一样,便让人押着魏天浩他们到了村口。

不一会儿的时间,魏天浩他们一行人就被吊在村口的一颗大树上。

刘祥坤无比痛恨地看了一眼张少等人,随即又担忧地问道:“小风,你打算咋处理这帮狗东西?”

要说村主任心里没有担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仅仅一个副镇长就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又加上一个相当难缠的张军豪,那麻烦可就更大了。

“叔,这事儿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解决的。”秦风满不在乎地说道。

虽然秦风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还是一阵纠结,现在要是报警的话,这些王八蛋估计没几天就出来了,那可是太便宜他们了。但是不报警,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

刘祥坤听了这话之后,顿时担忧地叹了口气就不再说话了。

秦风还是决定先让人把魏天浩他们弄醒,接着就听到张少愤怒地骂道:“秦风,你他玛德竟然敢这么对我!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了,我一定要弄死你!你们在场的这些人一个也别想跑!”

“叫的挺大声的嘛!那我就让你叫的再大声一点!”

秦风阴鹜地笑着走向了张少,神色一片残暴。

“你,你要干啥?!”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秦风那冰冷阴森的笑声张大公子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惊慌地说道:“你要是再打我,我一定整死你全家!”

听到这话,旁边的魏天浩都忍不住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张少咋是一个大傻叉呢,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还敢威胁人家,这不是存心要找死嘛。

秦风的面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他原本火气都已经消了不少,可这会儿又再次冒上来了,冲过去二话不说就对张少一顿毒打。

这还不算完,风神医抽出银针,猛地一下扎在了张少身上最痛的一处穴位上。

“啊…”

一声比杀猪的叫声还惨烈好多倍的声音响起,久久都没有停下来。而张少此时脸庞极度扭曲,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剧烈疼痛感觉,他都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死了呢。

可现在死对于张少来说都成了一种奢望,秦风这一阵可是从《玄针录》里学来的,而且他这一次对张少使用的可是玄针。

原本安宁的河沟村现在到处都可以听得到张少的惨叫声。

而一旁的魏天浩早就吓得小脸苍白,就好像是得了白血病似的,他这会儿就连喘气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会一个不小心惹怒了秦风,受到张少这种痛苦。

但是秦风又咋地会放过魏天浩这个罪魁祸首呢。随即就听到魏天浩也跟着张少一块惨叫了起来,两人就好像是谁的惨叫声大一样,听得村民们都瘆的慌。

还有张少那十几个跟班,秦风愣是一个也没放过。

一时间,河沟村就像是变成了屠宰场一样,惨叫连连。

徐晓波这会儿可是忍不住一阵后怕,这才是真正的折磨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终极折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