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打死也不说?/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但是秦风还是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想了一会儿,他还是没想到这次来闹事的人到底是谁指使的。

“他娘的,想那么多干球!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口了,待会儿把这些王八蛋狠狠揍一顿,还担心他们不说出幕后黑手来!”

秦风怒哼了一声,脸上满是阴云密布,分明就是疯狂暴雨来临的前奏。

最近一件接一件的烦心事,搞得秦风别提有多闹心了。

就在这时,已经有几个人手提棍棒已经冲到了诊所的院子里,一个个的看上去都横的不行。

秦风恼怒地看着为首的一个大汉,痛恨地骂道:“你们他玛德干啥?!”

“弟兄们,冲进去砸了这庸医的诊所!”那大汉竟然兴奋地喊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朝着秦风冲了过来。

庸医?这不是曾翔那个狗东西常说的嘛,难不成这些人是他叫来的?

秦风刚才想遍了所有人,就是没想到这个王八羔子,愤怒地咬了咬牙,急忙朝着为首的那个大汉冲了过去,这帮混子虽然有点实力,可和张军豪手下的人比起来可差远了,他过去一脚就踹倒了一个小混混。

屋里的谢锐他们也急忙抄起板板凳棍子守在了诊所门口,这诊所可是大家的希望,拼死也要保护的。

秦风速度极快,三两下便冲到了为首那大汉的面前,那大汉一阵慌乱,急忙抄起棍棒朝着秦风砸来,可秦风现在的速度哪里是这个大汉所能比得上的,在棍棒砸下去的那一瞬间秦风早就闪过去了。

随即,秦风飞身一脚狠狠地踹在了那大汉的膝盖上,那大汉只觉膝盖一阵吃痛便忍不住跪了下去。

秦风趁势一把捏住了那大汉的手腕猛地一扭,顿时就听到一阵惨烈的叫声,在极度的愤怒之下,他可是完全不会手下留情的。

“都给我住手!”秦风愤怒地喊了一一句,顺势在地上扣了一块板砖,恶狠狠地看着那些小混混,怒道:“要是谁再不住手我就让他脑瓜开瓢!”

手腕传来一阵剧痛,而脑袋上方还有一块板砖,这可把那个跪下地上的小混混头吓的脸色苍白,急忙对着一干小弟说道:“你们他娘的快给老子停下!”

一干小混混顿时愣住了,他们真是没有想到以往那么厉害的老大,这次在人家手里三两下就被打的求饶了,不过碍于老大的淫威,他们还是不敢再多说啥,只好赶紧停住手上的动作关注着老大那一边的情况。

秦风鄙夷地看着跪在地上那个大汉,严厉地问道:“是谁让你们来的?”

地上那大汉咬紧牙关,倔强地说道:“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

秦风冷酷地笑了笑,手上猛地一用力,顿时就听见那大汉再一次惨烈地叫了起来,脸上满是扭曲的痛苦模样。

见大汉还是不说,秦风就继续用力,那大汉额头上也是冷汗直冒,那些小混混们见老大如此坚韧,刚才的鄙夷也一扫而光,都忍不住投来了敬佩的目光。

可就在下一刻,那个大汉竟然开始求饶道:“我,我说,是曾少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来砸了你的诊所的。”

听到这话周围的小弟顿时都惊呆了,老大这也忒没志气了吧。

然而这会儿最为震惊的要数曾远了,他见有人来诊所闹事就隐约猜到是曾翔那个小杂种干的,可没想到还真就是。

“这个小杂种太过分了!”曾远感觉心中就好像有一团火在剧烈的燃烧着,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曾翔那家伙脱离关系了。

秦风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鄙夷地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打死也不说吗?”

敢来诊所闹事,秦风哪里还会给这个混混大汉留面子,这个时候必须要痛打落水狗才是。

那大汉痛苦地咬了咬牙,不以为然地低声说道:“只要打不死我,我就说。”

秦风鄙夷地翻了一个白眼,彻底被这个大汉的臭不要脸打败了。

“谁敢来诊所闹事?他玛德不想活了!”江大山这个时候带了好几十号人将来闹事的那十几个人团团围住,一个个都是愤怒地想要揍人的模样。

那十几个人顿时一阵惊慌,他们原本想着这钱挺好赚的,一个破落的小山村谁敢和他们这些道上混的人对着干,可这会儿他们彻底震惊了。

原来这个诊所不光医生能打,而且他的手底下竟然还有这么一批膀大腰圆的人!

早知道他娘的就不来了,真心不划算啊!来闹事的小混混心中都这样想着。

“滚!以后再让我知道你们做坏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秦风知道这些小混混也只是一帮小杂鱼而已,和他们计较,完全没那个必要。

跪在地上那大汉急忙惊恐地点头说道:“以后再也不敢了,打死都不敢了!”

秦风咦了一声,恼火地问了句,“你的意思是打不死就敢吗?”

大汉急忙摇头,惶恐地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以后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大哥,求你放过我吧。”

这大汉明显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家伙,秦风对他很是鄙夷,也不愿意跟这种人多说什么,反正他已经把幕后黑手说出来了,也就让他们滚蛋了。

“没事了,大家都去忙吧。”秦风摆了摆手,有些郁闷地说了句,然后就回了诊所。

刚坐下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听到刘玉凤的声音响起:“秦风,那群王八蛋在村口打砸咱们的水果蔬菜呢!”

听到这话,秦风就像是被火烧了屁股一样,瞬间就跳了起来,大骂道:“这帮狗日的存心找死!”随即他就风驰电掣地跑去了农贸市场。

那大汉在秦风手里吃瘪很是气愤之极,那里会就这么离开。

走到了村口后,看到农贸市场的水果摊子时,他顿时就起了歪心思,打算拿来出出气。

他觉得就算秦风再能打,这又不是他的地方,自己正好拿这些小农民出出气。

秦风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水果摔了一地,他顿时就怒了,脸都涨红了起来。

而那些大汉此时也刚好坐上车准备离开,那些小混混眼看着秦风来了,竟然一个个还朝着秦风做鬼脸。

秦风没有多想抄起一个石头猛地砸向了一个面包车的司机,随即那司机就倒了下去。

一连砸晕了两个司机之后,那领头的大汉见形势不对便打算脚底抹油溜走呢,可这时却有两个村民抬了一根粗壮的木头横放在了路上。

见走不了了,小混混的头头顿时那个恼怒啊,随即就开着车朝着秦风撞了过来。

“王八蛋,找死!”秦风捡起一块大石头猛地砸向了面包车的挡风玻璃,随即面包车的挡风玻璃就碎了一大片,车也开始七扭八拐地来回摆着。

秦风又捡了一块石头恶狠狠地走向了面包车,那大汉也是恶向胆边生,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一脚油门踩下去朝着前边撞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