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呜呸/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猛一皱眉头,急忙掏出玄针运起土灵气将玄针飞向了车轮胎。

“嘭!”的一闷声,车轮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而面包车也是东摇西摆,司机也就急忙刹车了。

这时,江大山带人再一次带人赶了过来。

“给我打!”秦风愤怒到了极点,刚才他一时心软放过了这些人。可他们却不知好歹还敢捣乱,要是再放过他们,那秦风也就不是秦风而是傻子了。

为首那大汉一见情势不妙,急忙求饶了起来,可是这会儿就算他说破了天,秦风也不会再饶恕他了。

套用一句经典的话,饶恕你是上帝的事情,我要做的就是送你去见上帝!

江大山一伙人对这些来闹事的家伙也是痛恨到了极点,拉住一个就是一顿狂揍,尤其是那个领头的揍的最狠,这会儿被打的脸鼻青脸肿的,估计连他妈都不认识了。

村口面包车上有人急忙下车还想跑,秦风捡起石头一扔一个准。不一会儿的时间江大山一伙人就把这些人揍的满地乱爬。

为首的那个大汉直接被揍的晕死了过去。

“找一盆凉水浇醒他!”秦风这次可是动了真火了,取出轮胎上扎着的玄针之后,他便阴着脸走向了那个混混头子。

被水浇醒之后,那混混头儿满脸惊恐地看着秦风,就像是看恶魔一样。

他现在别提有多悔恨了,早知道这样,刚才早早跑了多好,现在看这阵势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头呢。

“你觉得我现在该咋处置你呢?”秦风阴冷地笑着,满脸的残暴模样有种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有了第一次,秦风就知道要是再轻松放过这些家伙,他们肯定还会再来了。

对付恶狗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它打残打死,这样它才能长记性,不会再一次的来咬你。

这会儿秦风可是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精髓,对付敌人一定不能心慈手软,否则吃亏的人就只有自己!

那大汉惊慌地说道:“呜呸,呜呸。”

秦风听了这话,狠狠地在大汉的手上踩了一下,火大地说道:“你还敢嘴硬?!”

大汉剧烈地痛苦了一阵,委屈地说道:“呜四说,呜呸你欠。”

秦风这下子才发现这大汉刚才被打的牙齿都掉了几颗,所以现在才连吐字都不清晰了。

秦风冷冷一笑,不屑地说道:“这已经不是赔钱的事儿了!”

这时,风神医突然间想起之前在一本医术上看到的给人使阴招的方法,在今天之前他是不屑用这些手段的,可现在可觉得有时候特殊情况必须要特殊对待才行。

拿出银针在混混头子的几处穴位上扎了一遍,就看到混混头子痛苦地已经开始挣扎了起来。

接着,秦风又给这十几个人全部都施了针。

这种阴招可是会让人每天都会被痛苦折磨一会儿,随着时间越长被痛苦折磨的时间也就会变长,最后无时无刻地承受着痛苦,直到死去。

之前秦风看到这瘆人的折磨人手段还真是没想过要用在人身上,可他这一次彻底被激怒了。

还是那句话,宁惹阎王,莫惹风哥。

不过要是这些人不再做坏事的话,秦风还是会考虑解除他们身上的痛苦的。

秦风又让农贸市场的经营者把损失统计了一下,最后那混混头和手底下的人凑齐了钱给赔偿了。

“我说过,你们要是再敢做坏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对你们的惩罚你们回去了就会知道了,如果你们以后表现好的话,我会适当地减轻对你们的惩罚!现在你们赶紧给我麻溜点滚!”

秦风撇过头恶狠狠地说道,他现在都不像看这些家伙,要是暴脾气再上来他也不知道会发生啥事儿呢。

小混混们来的时候是三辆面包车车,但现在就剩下两辆了,他们也就只好挤在两辆车里仓皇逃窜了。

秦风郁闷地叹了口气,正打算回诊所呢却被李正龙给叫住了。

“老大,这辆爆胎的面包车咋办呢?”李正龙惊喜地看着面包车说道。

秦风回头看了一下面包车,也立即明白了李正龙的意思,便淡淡地说道:“这车你收拾下开着吧,反正那帮混蛋肯定也不敢再要回去了!”

“谢谢老大!”李正龙那个高兴啊,自己终于也成了有车一族了,能不高兴嘛。

这车现在只要换个轮胎和前挡风玻璃下来也花不了多少钱,跟着李正龙的那帮小伙子也是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秦风又给李正龙了五百块钱让他拿去修车,毕竟这车要是修好了以后用处还是蛮大的。

回到诊所后秦风就看到曾远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时不时的还唉声叹气一番。

“曾大哥,你过去躺在病床上我为你治疗!”秦风严肃地说道。他现在急着帮曾远治好身体是不想让曾翔那个小王八蛋再嚣张了。

曾远愧疚地说道:“秦神医,这次都是我连累了你。”

劝慰了曾远几句之后,秦风就开始为他治疗了。

曾远中毒很深,现在要彻底治好他可需要太多的土灵气了,秦风也没把握一次性治好,所以也就设置了一个聚灵大阵。

半个小时之后,曾远的脸色红润了起来,虽然还在咳嗽,可是却已经不要紧了,就和普通感冒差不多了。

“曾大哥,你这病再需要休息一周的时间就能好了。”秦风松了口气,微笑着说道。

“秦神医,真是太谢谢你了!”曾远激动地握住了秦风的双手,欣喜万分地说道。

他这会儿已经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开始恢复了,就算是咳嗽也不会带动的全身都疼了,这一切都是病症快好的征兆,他又咋能不开心呢。

没有被病痛折磨过的人永远不会体会到在病被治好的一刻那种难以明说的激动和喜悦。

此时曾远的眼角已经开始湿润了,这个病可是折磨了他快五年了,这一次要不是碰巧遇到秦风,那接下来绝对是必死无疑了。

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感激秦风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秦风,快来给若曦看看,她又晕倒了!”

秦风看到夏若曦的时候忍不住都吓了一跳,她现在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一样,全身却是时不时的轻微颤抖一阵。

来不及多想,秦风连忙给她输入了土灵气,过了一会儿,夏若曦这才悠悠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