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被窃听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文华是我们集团公司的副董,也是除我之外占有集团公司股份最多的人!他也是和我一起打拼十几年了的好兄弟,只是我也一直想不通他为啥会对曾翔那个王八蛋那么好!”

曾远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他突然间震惊地说道:“曾翔那个小杂种该不会是袁文华的儿子吧?”

他似乎是在问秦风又像是在问自己。

紧接着,就见他突然间猛拍了一下额头,愤怒地说道:“没错了!曾翔那小杂种十有八九都是袁文华的孽种!”

秦风疑惑地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曾大哥,你的怀疑有根据吗?”

若是曾远的怀疑是真实的,那曾大老板可就太悲剧了。被好兄弟糊弄了这么多年,养了所谓的好兄弟的儿子那么多年,那也就说明袁文华已经记恨了曾远十几年了,可曾远却丝毫没有察觉。

这种打击也不晓得曾打老板能不能挺得住。

曾远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在三年前,公司有几个新人在休息的时候,小声的议论说曾翔和袁文华长的特别像。”

“我当时恰巧听见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就把那一整批新人全给开了!后来公司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流言蜚语了!现在想来真是可笑,忠言逆耳啊,可惜我却没听进去啊!”

曾大老板越说越气愤,一张脸都已经气成了酱紫色。

秦风急忙劝慰道:“曾大哥,现在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对了,你有袁文华的照片没?”

风神医可是有办法对比这个袁文华和曾翔到底是不是父子俩。

“有!”曾远二话没说就拿出手机翻出袁文华的照片瞅了一会儿,愤怒地说道:“还真他玛德是越看越像!”

秦风接过手机观察了一会儿,还真就发现这个袁文华和曾翔还真是有那么几分相似,最主要的是两人的眼神相似的厉害。

秦风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突然间发现袁文华脖子上戴着一个金佛上似乎是刻着字,将图片放大一看,秦风惊奇地发现那上边竟然刻着“袁翔”两个字。

这个金佛已然说明一切了。

“曾大哥,你现在先别多想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你的公司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能让这些禽兽不如的狗东西奸计得逞!”秦风愤恨地说道。

刚开始他只是同情曾远而已,可现在看到这种令人恶心的阴谋诡计,他说啥也要管上一管了。

曾远平息了一下心中了怒火,困惑地看向秦风,担忧地问道:“可是我现在该咋样才能夺回公司呢?”

现在袁文华和曾翔肯定已经将公司控制的死死的,自己就算是现在回去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

就在这个时候,曾远的电话突然间响了,一看是曾翔打来的,曾远都不想接了。

“曾大哥,你还是快接吧,看看他们现在搞什么鬼?”秦风感觉这个电话很不对劲儿,说不定是被对方发现了呢。

“曾远,真是没想到啊,你这个老杂碎这么早就知道了真实情况!告诉你,你现在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你老婆也在我们手里,你要是想她活命的话,就把你银行保险柜的密码告诉我!”

电话一接通,曾翔那带着怨恨和狂妄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曾远和秦风两人全都是震惊了,对方咋地知道的?这事情也太诡异了吧,不过秦风随即眉头一皱看向了曾远。

“很震惊吧老杂碎,但我就是不告诉你!来来来,听听你老婆的声音!”

接着,电话里便传来一阵痛苦的尖叫,曾远全身一哆嗦,急忙喊道:“老婆!曾翔你个小杂种,你要是敢动我老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曾远,你觉得你这个老混蛋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嘛?!真是可笑!还有,老子叫袁翔!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考虑,你要是还不告诉我!那么你老婆我就说不清会出现在哪个红灯区了!”

袁翔狂妄地大笑着,笑声说不出的残虐。

曾远正想破口大骂呢,袁翔就挂断了电话,曾远顿时绝望地倒了下去,秦风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曾远苦笑着,眼睛里满是绝望,他那里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是把密码说出来,那么自己和老婆夜绝对没有好下场。

“曾大哥,你咋地了?快来人呐…”秦风突然大喊大叫了起来。

曾远纳闷地看着秦风,但看到秦神医示意他不要说话,他才明白过来秦风这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

谢锐他们赶紧出来,然后帮忙把曾远抬回了诊所,秦风就示意曾远将全身的衣服都脱下来。

等曾远换好诊所里的衣服之后出来之后,秦风进去检查了一下曾远的衣服,这才发现还真是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曾远的鞋子上被人装了窃听器,而且还是两个鞋子上都安装了窃听器。

“这个病人必须要送去医院抢救,快打120!”秦风急忙喊了一声,诊所里便是一阵慌乱。

随即秦风便将那衣服放在了一个担架上,让诊所里两个男的抬着跑了几圈。

他做这些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

来到门外,秦风急忙问道:“曾大哥,你的那双皮鞋是你一直穿的吗?”

要是曾远这个皮鞋是一直穿的,那么之前他和曾远的谈话也就暴露了,那事情可就麻烦多了。

曾远摇了摇头,说道:“那皮鞋是那天你去县城的早上那个小杂种送来的!送的是一些我换洗的衣服,我当时见这双皮鞋是我常穿的,也就没在意,是出啥问题了吗?”

秦风这才松了口气,一脸沉重地说道:“你这个皮鞋被装了窃听器了!不过只要是最近才安装的,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秦神医急忙给周局长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人去曾远和袁文华家附近盯着,周自强知道秦风有案子了,便连忙吩咐了下去。

就在这时,秦风对着那个担架焦急地问道:“曾大哥,你终于醒了,你现在感觉咋样了?”

曾远在一旁装作虚弱地说道:“我现在还死不了,等到了县城,我一定要报仇!”

秦风焦急地说道:“曾大哥,你先别多说话了,现在急救车到不了这里,我开车送你去县城医院,你一定要挺住啊!”

说话间,那个担架就被抬上了秦风的三轮车,而风神医再将三轮车发动之后就回诊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