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醋坛子全被打翻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秦风去处理事情了,全大伟站起来爽朗地笑着说道:“秦风老弟去处理一些私人事情了,大家继续吃好喝好啊!”

今天的主角走了,要是这些宾客再走了,那今天这个开业可就成笑话了,全局长是啥人,他咋会让老弟的卫生院开业成为一个笑话呢,所以他当机立断先稳住众人。

听了全局长的话,大伙儿又高兴地好吃好喝了起来。

“老刘,这事儿是我家秦风不对,我先替他向你赔罪了!”秦树才站起来,弓着腰满脸惭愧地对着刘祥坤说道。

刘祥坤愤愤地叹了口气,有些不高兴地说道:“这事儿也怪不得秦风,但是他必须要把那些不三不四的关系先断了,咱们再说他和琳琳的事儿吧。”

村主任也是场面人,虽然他也能理解秦风的处境,可是一想到女儿伤心的样子他就忍不住一阵恼火。

“老刘,你放心!我回去一定会好好教训那个臭小子,让他断掉那些关系,来你家赔罪!”

村主任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树才自然能了解刘琳琳和自己儿子的事情铁定是暂时性的黄了。这可让那个本想着过两年抱孙子的秦树才愤怒到了极点。

想想自己老老实实一辈子,却咋地也没想到儿子却是这么一个拈花惹草的混蛋。

想到这些,秦树才就忍不住想要找到儿子狠狠的揍上一顿。

另外一桌上,宋玫拦住蒋青兰去拿酒瓶,焦急地说道:“兰姐,你可别喝了,再喝就真的醉了!”

“玫玫,你就让我放纵一回吧,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呢。”蒋青兰神色黯然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苦闷。

“兰姐,要喝咱们回去喝,我回去了陪你喝,咱们喝他个天昏地暗,在这里喝醉了会丢人的。”宋玫急忙劝慰道。

她之前也隐约感觉到秦风和蒋青兰有事儿,可现在完全证实了。别说是兰姐了,就连宋玫自己这会儿心里也有种难以言喻的酸楚感觉。

蒋青兰苦笑了一阵,也没心思吃饭了,便对着宋玫说,“玫玫,我们俩回去吧。”

宋玫点了点头,便带着蒋青兰走了。

全大伟见有人走了,本还打算挽留一下的。但是看到蒋青兰那黯然的脸色,他便又坐在了位子上,喃喃地说道:“老弟这桃花运还真是不浅啊!却也让人头疼啊!”

“老全,你瞎嘀咕啥呢?”周局长疑惑地问道。

“没啥,没啥。来,咱老哥俩喝酒,不过可不要多喝啊,我估计今晚秦风老弟肯定要拉着咱两不醉不归的!”全大伟打趣地说道。

今天出了这档子烦心事儿,老弟今晚要是心情能好才怪呢。

周局长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呀,真是的。来,喝。”

一边的周倩一双筷子在菜盘子里夹了好一会儿也没夹来,有些失神儿地盯着菜盘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全大伟留意到了侄女的落寞表情,顿时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随即便拉着周局长疯狂地喝酒了。

就在这时,周倩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中午定的闹铃。

“爸,全叔叔,我去接个电话。”两人点头之后,周倩便拿着电话走到了一遍,对着电话说起话来了。

“行,行。那我这就回来。”周倩一脸凝重地说道。

周自强疑惑地看了一眼女儿,心中暗自想到,这倩倩的手机都拿反了,咋打电话呢。

“爸,警局出了点小事儿,我先回去处理一下。”周倩眼神有些闪躲地说着。

“出啥事了?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回去?”周局长焦急地问道。

周倩一阵心慌,急忙说道:“也没啥大事儿,我回去处理一下就好了,处理不了的话,我再给您打电话。你和全叔叔也有段时间没聚了,趁这次机会你们好好喝点。我先走了啊。”

看着女儿匆忙离去的身影,周局长正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呢,却被全大伟给拦住了,“倩倩说了她能自己处理,你就放手让她去处理嘛。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喝不过我,想逃跑吧?”

周局长本来脑袋有些些重,被老全这么一吵闹也就忘了,随即便对着老全说道:“净会扯犊子!就你那酒量看我不把你喝得趴桌子底下!”

“来,谁怕谁啊!”

老全不服气地喊了一嗓子,两人便开始了斗酒大赛。

这时旁边一桌却格外的热闹了起来。

“咱们村这么多年总算有卫生院了,我真是太高兴了!来咱们大家再喝一杯啊!”这是王翠玲那激动的声音,但她的声音中却好像带着一股子哭腔。

这桌的其他妇女也是一阵赞同。

大家便端起酒杯干了,喝完之后,大伙儿顿时一阵鼓掌呐喊,“翠玲,好酒量!”

没有人注意到王翠玲在喝酒的那一瞬间她眼中那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眼神。

就这样,大伙儿也不知道呐喊了多长时间,王翠玲似乎也喝了不少,好看的脸蛋都红了好大的一片,连脖子都红了呢。

看到王翠玲这桌热闹了起来,其他桌子上的村民也就跟着高兴了起来,对于未来的幸福生活也更加有信心了。

秦风在村里着急地找了好长时间,却都没有发现刘琳琳的身影。他急忙大喊了几声,却依旧没人回应。

见前边没有,秦风便打拐一个弯曲去别处找呢。

可就在这时一个柔软的身体却撞在了自己怀里,那柔软的躯体被撞的一阵不稳眼看就要摔了。秦风眼疾手快急忙拉住那小手,往自己怀里一拉,顿时一个柔如无骨的娇躯钻进了他的怀里。

刚才那一瞬秦风压根没留意过这人是谁,这会儿仔细一看却发现原来是柳小妍。

秦风急忙推开她,火大地说道:“你还来干啥?你还嫌不够乱嘛!”

他正在气头上,说话也没个轻重,这一声语气里可满是愤怒与责怪。

柳小妍呆呆地看着秦风,眼眶却不自觉地湿润了,以往以她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哭的,可这会儿她也不知道为啥就是想哭,特别的想哭。

看着柳小妍那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的模样,秦风的火气顿时就消了一大半。

而柳小妍却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秦风顿时一阵头疼,没好气地说道:“你哭啥?最应该哭的人是我,我招谁惹谁了啊。现在就闹成了这个样子,真是他娘蛋疼的没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