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恨我吗?/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秦风这会儿还真是不知道该咋地面对柳小妍,毕竟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好像不管两个人说什么,这样面对面的都有些尴尬!

就在这时,病房里突然间传来一阵轻微的哭泣声,秦神医好奇地将眼睛眯出一条缝看了一眼,却发现此时柳小妍已经哭得成了个泪人儿,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还真是让他忍不住一阵心疼。

“秦风,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是我害了你…”柳小妍悲痛地哭着,眼泪都成串儿滴落了下来,砸在秦风的手腕上。

她一个劲儿地道着歉,就好像是做了天理难容的事情而愧疚不已的悔恨哭泣。

秦风忍不住全身微微一震,他心中竟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觉。他咋地也没想到柳小妍竟然把责任全揽到了她身上。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睁开了眼睛,安慰道:“别哭了!”

柳小妍愣了一下,随即惊喜地看着秦风,开心的说道:“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老天保佑啊!”

接着,她就哭的更加厉害了。

秦风苦笑了几声,哭笑不得地说道:“要是我再不醒来,可就要被你的眼泪淹死了!”

听了这话,柳小妍突然间“噗嗤”地笑了一声,满脸自责地问道:“秦风,你恨我吗?”

但还没等秦风回话,她就惨笑着说,“你应该恨我的,你咋地可能不很我呢?!你现在肯定讨厌死我了!要不是我任性的话,你也不可能成现在这个样子!”

说话间,她的泪水就开始肆虐了起来。

秦风仔细看了柳小妍一会儿,发现她眼睛红肿着,脸上也有一股子憔悴的苍白。作为神医的他自然知道这是咋回事了。

想到这些,秦神医忍不住喟然叹息了几声,“你这个小虎妞,快别多想了!我可没有说过我恨你,不过你以后做事情可别那么莽撞了,不然真的是害人害己啊!”

这会儿,他也能理解柳小妍为啥会当时做出那么疯狂的举动了。将心比心,若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人亲密无间要是还能坦然面对,那也只能说明对那女人也只是有好感而已,而并不是真的爱她。

但柳小妍现在的表现,却明显是对自己动了真心,秦风又咋能感受不到呢。

“你不很我?”柳小妍哭着哭着听到这话,突然间就笑了起来。

“我恨你干嘛?这事儿要是放在我身上,我说不定还要比你更加疯狂呢。”

以往的麻烦不断,可他从没有像那天那样自甘堕落过,但涉及到感情问题,他却是真的忍不住了,这也让他明白了自己的一个致命的缺点,这样算来,这次倒也不算亏。

秦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柳小妍,你先别哭了,我和你商量个事儿啊。”

柳小妍抹了一把眼泪,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抽泣着说道:“嗯,我不哭了,你说吧。”

秦风稍微想了一下,严肃地说道“柳小妍,你也很清楚我们两个呢只见过三面而已。我对你的感觉也只是普,嗯,是哥哥对待小妹妹的那种感觉。我对你并不讨厌,但也谈不上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所以我们以后还是做朋友,你说咋样?”

他这还是第一次拒绝别人呢,心里也没个底儿,要是说的轻了不管用,说的重了又害怕伤了人家的心。

哎,做一个出色的男人真是好痛苦啊!秦神医郁闷地想着。

柳小妍沉默了下来,不断地咬着嘴唇也不知道在想些啥呢。

霎时间,病房里的气氛突然间变得沉闷了起来,秦风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心里却还惦记着刘琳琳,也不知道她现在咋样了。

沉默了几分钟之后,柳小妍突然间吸了吸鼻子,点头说道:“好,那我们以后就做朋友。”

她心里在琢磨着以后要是自己多来河沟村几次,那时间长了,两人感情可不就亲密了嘛,想到这些,柳小妍心中的小鹿都开始剧烈冲撞了起来。

见柳小妍答应了,秦风顿时忍不住一阵欣喜。

“咦?对了,你是咋地进来的?我爸妈他们呢?”

秦风很是疑惑,柳小妍那天做的事情无疑已经触犯的众怒,以自己父母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让她进来的。

柳小妍狡黠地笑着说,“我想了个办法把他们都引开了,我是从后边的窗户翻进来的。”

秦风好笑地说道:“你也真是的,行了,我再休息几天都没事儿了,你先回去吧。”

现在柳小妍留在这里只会造成更多的误会,还是等到时候把事情把事情解释清楚了再说吧。

柳小妍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即说道:“秦风,我给你买了些补品放在村口了,你待会儿让人去拿一下吧。”

她也明白秦风的担忧,这次来知道了秦风不恨她,这就已经让她非常高兴了。

秦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回去了,你也好好休息吧。看你这眼睛肿的。”

听着秦风那责怪中满是关心的话语,柳小妍顿时柔情似水地看了秦风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便急忙出去了,她还真是担心自己要是再待下去,那可就真舍不得走了。

秦风摇头叹息了一声,便急忙修炼土灵气了,这次想要自己完全好起来,估计还得需要不少土灵气呢。

“小喝怡情,大喝伤身,强喝灰飞烟灭啊!以后可不敢再这么二了!”

他哭笑不得地感叹了一句,便全神贯注地修炼土灵气了。

“咦?这次的吸纳灵气的速度咋地快了这么多呢?!”秦风修炼了一会儿,突然间震惊了起来。

在到了土灵第三阶之后,吸纳土灵气的速度一直很慢,就好像是水龙头没关紧一滴滴的滴水似的,可是现在就像是完全打开了水龙头,那水哗哗地流啊。

来也不得多想,他便再次投入了进去。

不一会儿的时间,秦风的土灵气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增长到了一定程度,这才缓慢了下来。

再次用土灵气给自己治疗了一番,这下子手脚都能动了,可是却还是没劲儿,手连撑起身子的力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秦风看到老妈来了,便笑着说道:“妈。”

看到老妈那红肿的眼睛,秦风依旧是忍不住一阵痛心。

“小风,你快躺下!”见儿子要起来,徐春华急忙跑过来阻止,“谢医生他们给你检查过,说你这是过度酗酒导致的暂时性休克,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了!”

说着说着,徐春华的眼睛就湿润了,儿子病倒了,她感觉天都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