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灵气储存球/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河沟村现在正在快速发展,上边委派一个新的村书记来,肯定会看不惯秦风的作风的,到时候肯定又是麻烦不断。

但是,如果刘祥坤当上村书记这一切就都可以避免了。

可是因为副镇长的原因,刘祥坤以前一直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可是没有想到,现在镇长竟然亲自发话了!

听到刘祥坤的话之后,全村村民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刘祥坤在村里的威望也只是仅次于秦风,他要是当上村书记再和秦风致力发展村子的建设,那村民们发家致富绝对是指日可待啊。

想到这些,村民们咋能不高兴呢。

有人欢喜有人愁,这句话永远是成立的,没看到这会儿王政俞的脸都黑得像是锅底一样嘛。

王政俞被带走了,全村人彻底沸腾了起来,要不是村主任,额不,应该是村书记刘祥坤已经一把年纪了,大家非把他抬起来扔几下不可。

刘祥坤当成村书记这绝对是众望所归啊,大伙儿一个个奔走相告,别提有多激动了。

这也是村里自从上次秦风喝的醉死之后第一件大事儿了。

种大事儿咋能不庆祝呢,只是这次庆祝却没人敢再给秦风敬酒了,这可不是大家不爱戴他了,而是大家害怕秦风这二愣子一个趁不住又喝得昏睡好几天。

秦风恭喜了刘祥坤之后喝了几杯便去了卫生院,那里可还有一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人呢。

给刘琳琳输入一阵土灵气滋养着她的身体,看着刘琳琳嘴角那一抹笑容,秦风也不自觉得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却又笑了。

在门口的夏若曦看到秦风这个样子,心中突然间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也感觉自己的鼻子酸酸的。

之前她生病的时候都是刘琳琳一直在身边悉心照顾,两人早就已经成了闺蜜,现在刘琳琳生病了自然是由她来照顾了。

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秦风才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夏若曦,擦了把脸挤出一抹笑容说道:“夏若曦,谢谢你帮我照顾琳琳!”

夏若曦帮忙照顾刘琳琳这已经是对秦风最大的帮助了,他咋能不感激呢。

夏若曦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没好气地说道:“我和琳琳是闺蜜,我照顾她是应该的,那里还用得着你来道谢!好了,你快出去吧。我要帮琳琳擦身体了。”

秦风讪讪地笑了笑说道:“那行,我这就出去。”只是他刚走到门口突然间说道:“你说有个能泡澡的地方的话,琳琳会不会好的快点呢?”

他是医生哪里还不知道刘琳琳的病要是能泡澡的话,自然能好得更快了。

“那肯定能好的快点了,我原来生病的时候每次泡温泉疼痛都会减轻好多的。”夏若曦一脸肯定地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秦风喃喃地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看着秦风那缘去的背影,夏若曦忍不住摇了摇头。

秦风趁着这个晚上这个时间就给谢锐他们讲述了针灸,虽然他们没有土灵气效果会差好多,但是这针灸的神奇绝对是难以言喻的,一些基本的小病小痛基本只要找对了穴位,用针灸轻轻松松就能解决。

大家伙儿可是见过秦风每次治病救人直接一根银针扎进去,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好了,这样的绝技他们咋会不想学呢。

尤其是徐晓波对这个针灸那可是喜欢的不得了,想想以前自己受过的疼痛,再想想以后就可以扎别人了,徐大公子那个兴奋呐全写脸上了。

为了尽快的让刘琳琳醒来,秦风当晚打算再利用那怪异的小球突破一次,可是却发现再也不能吸收那怪异的小球里的灵气。

现在小球的颜色似乎也暗淡了许多。

“我去,这是咋回事儿呢?咋地关键时刻就不灵了呢?!”秦风满脸纳闷地看着那怪异的小球,心中也郁闷到了极点。

他向那小球之中输入了一股土灵气,就看到那小球的颜色竟然深了一些。

“难道这小球是一个灵气储存容器?!”秦风疑惑地叫了一句,然后仔细地盯着那个小球。

他又输入了一股土灵气依旧被小球吸收了,他这才确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储存灵气倒是个好东西,可是这也储存的太少了吧!我才突破的两次你就没灵气了,真是操蛋!”秦风情不自禁地埋怨了几句。

其实他也很清楚这怪异小球的灵气能突破两次都已经很不错了,可人都是贪心不足,咱们的风神医也难以避免。

就在这时,秦风意外地发现空气中一丝丝的土灵气朝着小球里飘了进去。

秦神医这才知道原来这小球也能自主地吸收土灵气,也就是说只要放在一个灵气密集的地方,过一段时间,它就可以完全充满灵气了。

“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啊!放在原来修炼土灵气的那个年代也绝对是无价之宝啊!”秦风哈哈大笑这说道。

既然不能借助怪异小球来突破了,秦风也就踏踏实实地修炼土灵气了,为了心上人他现在也增长了修炼的时间。

第二天早上,秦风便下楼去看望刘琳琳了,现在二三楼的疗养部现在还没人住,秦风也就住进去了。

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李正龙来报告说,卫生院外边有人找自己。

秦风出去一看,那人可不就是卫生部上次来检查乱收费问题的警察么。

那中年人看到秦风,顿时满脸堆笑着说道:“秦神医,这个是我的孩子,这孩子小时候发高烧,怪我当时没有给及时治疗,等好了就有点神智不清,而且视力也变得异常模糊。您给看看。”

中年人满脸疼爱地看着身旁的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他脸上也满是悔恨之色,期冀地眼神看着秦风。

秦风仔细检查了一遍,顿时就明白了这孩子是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而且导致了视网膜受损,也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秦风看了中年人一眼,也有些可怜他,一时的失误,就让他悔恨了这么多年。

这中年人实际上就三十来岁,可看起来却像是快五十的人了。

秦风叹了口气,严肃地说道:“这病治疗起来相当麻烦,需要的时间也比较长,你就让孩子先在卫生院住下吧。”

听秦风说能治,那中年人顿时惊喜地看着秦风,激动地都快哭了,这些年他不知道带着孩子跑了多少家医院了,可医生都说没办法,现在秦风说孩子还有救,他咋能不高兴呢。

秦风心中无奈叹息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