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省酒/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将脑海中的医学信息整理了一遍,他惊喜地发现竟然真的有可以治好刘琳琳的方法,这可让他当场就狂喜地大吼大叫了起来。

这可是大好的喜事儿啊,刘琳琳已经昏迷了这么多天了,这些天秦风虽说一直在寻找治疗她的办法,但是在今天以前,他一直都是一无所获的。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样躺在病床上连动都不动,也不会跟自己撒娇说话,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别提有多糟心了,现在终于有了治疗刘琳琳的办法,秦风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狂喜了一阵之后,秦神医便飞奔回了卫生院。激动之下,一路上竟然都摔了好几跤呢。

这段时间每天看刘琳琳的时候,他都会感觉一阵难以形容的心疼,而这次他终于可以治好心上人了,秦风的心里那个兴奋啊,真的是难以明说。

终于跑到了卫生院,心疼地看着刘琳琳那紧闭着的双眼,和嘴角微微扬起的一抹微笑的弧度,秦风强行让自己激动又兴奋的心情平复下来,然后开始给刘琳琳治疗了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秦神医体内的土灵气几乎消耗殆尽,他疲惫地望着心上人,希望她能赶紧醒来,可是他等了快半个小时了,刘琳琳依旧美眸紧闭,完全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秦风顿时愣神了,他紧张地看着刘琳琳,苦涩地说道:“为啥还是不醒?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一刻,他因为激动和紧张还有伤心失落,全身都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土灵气以往的治疗可是从来都没有失败过,这一点他再确定不过了,但是此时刘琳琳依旧还是不醒,这可让他无比的心慌了起来。

他紧紧握着心上人的小手,竟无声地哭了起来。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秦风此时就已经伤心欲绝,没有人知道他这段时间是咋地过来的,几乎每一天都是在痛苦中度过。

一滴滴泪珠无声地从他脸颊滑过,砸在刘琳琳的小手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风的终于撑不住疲惫昏睡了过去。

就在秦风昏睡过去不久,刘琳琳突然间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当她发现自己在一间空荡的病房,她心中忍不住一阵惶恐。

她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忽然,她想起那那天晕死过去的秦风,她打算起身想去看看他咋样了,却意外地被人拉住了。

侧过头一看,发现秦风就在身边,她顿时感觉心中生起了一阵暖流。

她发现自己手上还是湿漉漉的,而秦风的眼角也是点点水光,就连床单也湿了一片。

看到这一幕幕,刘琳琳的眼泪顿时就止不住地涌了出来,随即她竟然忍不住轻声地抽泣了起来。

因为刘琳琳知道,秦风这个刚强的男人,肯定是为了自己哭过了!这让刘琳琳如何能不动容呢!

刘琳琳这抽泣的声音虽小,但是秦风却被惊醒了。他睁开惺忪朦胧的睡眼,看到刘琳琳的那一刻,他一把将刘琳琳拥入怀中,全身都剧烈颤抖了起来。

“琳琳,你终于醒了,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不对,你不要再生气了,也千万不要再晕倒了!对不起……”秦神医的声音带着严重的哭腔,连吐字都不太清晰了。

被拥入怀中,刘琳琳哭的更加厉害了,就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终于有地方发泄了的那种肆无忌惮的哭泣,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好病房的隔音效果不错,要不然的话大伙儿都要以为是医院闹鬼了呢。

这一夜,两人彻夜无眠。

刘琳琳是一个好强的女人,而她对于感情的理解从来都是唯一的,那天秦风和柳小妍的事儿确实狠狠地刺激到了她,不过这会儿话说开了之后,她就感觉自己有些对不起秦风了。

毕竟像秦风这样出色的男人,那可就像是黑夜中的夜明珠,是个女人都会被吸引的。

想想,秦风之前吊儿郎当的时候就连自己也看不起他,但后来秦风变得出色之后村里那么多女孩都喜欢他,就连自己也是在秦风出色之后才喜欢上他的。

想到这些,刘琳琳紧紧地将秦风抱住,抽泣着说道:“秦风,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是我误会你了。”

听到这话,秦风顿感心中一阵温暖,但是他却急忙忏悔地说道:“琳琳,这事儿我也有很大的责任,事情都过去了,咱们就别想那么多了。”

突然间,他一脸郑重地看着刘琳琳,“琳琳,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刘琳琳疑惑地看着秦风,好奇地问道:“你说吧。”

秦风吸了吸鼻子,满目深情地盯着心上人,然后郑重其事的说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解释,还有,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最为重要的!”

这话,他之前也说过,但是这会儿必须要给刘琳琳打好预防针,以后遇到的美女肯定会越来越多,要是她一个不小心就吃醋,那日子可就真没法过了。

刘琳琳紧紧的抿着嘴,温柔地说道:“嗯,我答应你。”

紧接着,她突然间冷哼了一声,色厉内荏地说,“但是你以后也必须要检点一些,不要总是招蜂引蝶的,你这不是存心惹我生气嘛!”

秦风连忙点头,说道:“这个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然后他急忙打了个哈哈,柔情地说,“琳琳啊,你都不知道那天我看到你那冷漠的眼神那会儿,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咱们以后一定别这样了好吧,你要相信我!我只爱你!”

说完这话,秦神医也不给刘琳琳机会,一张火热的大嘴直接吻了上去。

刘大美女“嘤咛”了一声,脸上一阵发烫,刚才那一阵糖衣炮弹可让她彻底失去了抵抗力,这会儿乖巧的像一只小白兔,任君施为。

一时间,病房里的温度好像也暖了几度,热的刘琳琳都面红耳赤的,秦风更是热汗直流。

刘琳琳的苏醒无疑对全村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其振奋的消息,

当天中午村书记家里为了庆祝女儿苏醒大摆筵席。

席间,刘琳琳走到秦风旁边质问道:“秦风,你老实交代你最近是不是干了啥对不住村民的事儿了?”

“啥?”秦风刚喝了一口酒顿时就呛住住了,呛的他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缓了一会儿,诧异地地看着刘琳琳,“琳琳,你听谁说我做了对不住村民的事儿了?你也不想想,我秦风是那种人嘛!”

刘琳琳瞪了秦风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说没有,你都没有发现这次大伙儿对你都不是很热情了嘛,都没人和你喝酒了呢,要不是你做了对不住村民的事儿,大家咋地会这么疏远你呢!”

秦神医顿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不过想想也很正常,之前那一次有宴席大伙儿不是争先恐后地给秦风敬酒,可这一次愣是没一个人给他敬酒,这巨大的落差傻子才看不出来呢。

不过真正的原因可是不能说出来滴。

缓了一会儿,秦风干咳了两声,冠冕堂皇地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爸今天没买多少酒,而我呢,喝酒特别厉害,要是我敞开肚子喝,你家的酒肯定就不够了啊,所以我这是为你家省酒呢!”

看着秦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刘大美女送给了他几个白眼就去和夏若曦等人聊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