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兄弟恩情/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当时愤怒至极,抄起一块板砖就追了上去,一板砖拍在了那家伙的脑袋上,他但是气愤之下,下手也没个轻重,直接给人拍晕了。

两人一看出事儿了,便连忙跑了。

第二天就东窗事发了,由于胡磊是跑在后边,就有人认出了他,胡磊要去顶缸,可是秦风哪能愿意呢。

两人争执不下,最后秦风竟然被胡磊给打晕了,等秦风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却再也见不到胡磊了,听大家说他被开除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件事情一直是秦风心里的一个疙瘩,这些年他也托人打听过胡磊的消息,可胡磊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没了踪影。

想起当年的那一幕幕,秦风顿感心中一阵暖流袭来,他之前很羡慕全大伟和周自强的感情,他当时也期望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兄弟情,只是自从胡磊之后,他与任何人都很难交心。

想着想着,他突然间有一种强烈想哭的冲动,他把刘琳琳送回家之后,便匆忙跑去了后山。

“兄弟,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秦风眺望着远方,一脸坚定地说道。

突然间,他猛地一拍额头,恼火地说道:“我咋这么笨呐,这事情完全可以让别人帮忙嘛!”

没有多想,急忙给赵所长和谢栋他们都打了个电话,让其帮忙调查胡磊的消息。

这一夜,秦风辗转难眠,他满脑子都是当年和胡磊在一起的欢乐日子,那时虽然穷但是却很快乐,只是以往那种习以为常的生活,现在想来也变成了一种奢望。

第二天早晨,秦风就被电话吵醒,一看是赵所长打来的,他急忙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接通了电话。

“秦风,你让我查的胡磊有消息了,他之前因为伤人罪被送去少管所待了两年,之后又被判了两年,今年四月份刚刚出狱。”赵所长急忙说道。

他隐隐感觉这个胡磊对于秦风很重要,昨晚就发动警员一直查到今天凌晨三点才总算是找到了当年的案宗。

“被判刑了?”秦风震惊地问道:“当年他是伤了人,可撑死也就是个脑震荡,咋会判这么久呢?!”

他这会儿很震怒,他咋地都没想到自己的铁哥们这些年竟然是替自己去坐牢了。

赵所长急忙解释道:“案宗上说是胡磊致人残疾,故而判的很重,而且听说我一位朋友说,胡磊在监狱和一个犯人打架被打断了一条腿和一只胳膊!”

“我日啊!”秦风扔了手机,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墙上,满脸的痛苦。

“肯定是那帮狗日东西干的!肯定是他们!我要报仇,他一定要弄死他们!”秦风火冒三丈地说道。

此刻的秦风已经处于暴走状态了,他没曾想胡磊这些年竟然为自己遭受了这么多的罪过。

秦风痛哭地说道:“四年了,整整四年零三个月二十三天了!磊子,我秦风对不住你!”

他抹了一把泪水,心情悲痛地说道:“兄弟,你在哪里?你究竟在哪里啊?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为什么?!”

现在胡磊已经出狱了,找起来更加的困哪了!

良久之后,秦风心中的悲痛才平息了下来,他让谢栋在全县城范围内找胡磊。

现在若是找不到胡磊,秦风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这一天,秦院长都是心不在焉的,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胡磊现在咋样了,坐了好几年牢又变成了残疾,这样出来之后生活还能自理嘛。

又让赵所长帮忙调查了一下胡磊父母的情况,才得知胡磊是单亲家庭,他爸在得知胡磊被抓了的时候就被气得卧床不起,还好胡磊的大伯人还不错帮忙照看着才没有出大事儿。

问了地址之后,秦风二话没说就赶去了胡磊家,走了一会儿,他又折了回来,水果礼品拉了一车这才再次出发了。

“胡磊,我的好兄弟!咱们兄弟俩再次一次相遇,也不知道你小子会激动成啥球样……”说着说着,秦风的眼眶就变得异常湿润了起来。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秦风总算找到了胡磊家,上中学那会儿大家都是住宿舍的,一周才回去一次,秦风很后悔当时没有要求去好兄弟家玩,要不然这些年早就知道实情了。

胡磊家所在的村子和原来的河沟村一样穷,秦风几经打听才找到了胡磊家。

见门口有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正在劈柴,秦风便急忙问道:“大叔,请问胡磊家是在这儿吗?”

那中年人狐疑地看了秦风好一会儿,这才试探着问道:“你是谁?你是来干啥的?”

也难怪这人这么警惕,这中年人正是胡磊的大伯,胡建国,自己侄子今年刚从号子里放出来,这又有人上门来找这可被是出啥事儿了啊,

“大叔,你别误会,我是胡磊的好朋友,我来看看他。”说到“好朋友”这几个字的时候,秦风不自觉地感到一阵心虚。

“让朋友代我坐了这么多年牢,我他娘的算哪门子好朋友!”秦风满心悲愤地想着,他都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呢。

“你真是小磊的朋友?”胡建国还是有些不相信地说道。

要知道前几年可是来过几个人到家里打砸过一番,要不然现在家里也不至于穷成这个样子。

“大叔,胡磊有两颗虎牙,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呢。”秦风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又想起了当年那个阳光爱笑的少年。

胡建国苦笑了一阵,竟然开始哭了起来,最后他老泪纵横地说道:“没错,只是自从他出了事儿之后,再也没笑过了。”

“大叔,胡磊在家吗?”秦风焦急起问了句,但这会儿却有种乡近情更怯的感觉,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胡磊呢。

胡建国叹了口气,痛心地说道:“小磊他几个月前去了县城,上个月邮回来一些钱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大叔,我听说建军叔病了,他现在咋样了?”秦风知道以胡磊的性格现在铁定是拼了命的去赚钱了。

胡建国唉声叹气地说道:“建军他一直憋着一口气就是要等小磊回来,现在小磊回来了,他也快撑不下去了,小磊为了给他爸治病拼命去赚钱了,这孩子命苦啊!”

“大叔,你快带我去看看建军叔,我是医生,应该能帮的上忙!”秦风急忙说道。

他已经亏欠兄弟太多了,要是连兄弟的老爸都保不住那自己也就没脸再见兄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