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三万八千八/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干咳了两声,急忙说道:“那谁,把小票还给我吧,这可不能让琳琳看见了,不然她又该说我败家了!”

秦风掏出香烟盒中放着的火机直接把小票给烧了,来了一个死无对证。

一干女生看的那个羡慕呐,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人啊,要是我能嫁给这么一个男人那该多好啊。

“我去!秦风,你抽的烟竟然是熊猫典藏版的?!”一个青年震惊地看着秦风前边的烟盒,咋了咂嘴羡慕地说道:“这烟一盒可要五六百呢!我也是之前看我们领导抽过这烟!”

秦风那个郁闷啊,这烟是郭老爷子送给他的,他说现在在自己又不抽烟,家里几个儿子也不抽烟,要是放在家里就该坏了,于是秦风就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秦神医虽说自己也不抽烟,但心想着男人出门总要带烟嘛,万一碰到熟人呢,也就随手拿了一盒,但他却没想到这烟竟然值五六百块呢,那盒子里有五盒,下来可就是三千多块啊,他当时还以为也就几百块的香烟,也就收了呢。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忍不住嘀咕道:“这郭家的败家子习性原来是遗传的啊!郭雪儿就送了一个平板电脑,老爷子又送了高价香烟,真是太败家了!”

众人都呆滞地望着秦风,脸上满是羡慕之色。在他们看来:只要你有钱,谁管你的钱是不是买彩票中的,总之有钱就是爷,没钱的就是孙子。

见一帮男的都眼巴巴地盯着桌上的香烟,秦风不由得一阵郁闷,这烟现在也就是剩下不到十根了,一个个发肯定发不到头,还要得罪人还不如不发了呢。

而这时刘琳琳正好进来了,她见大家都愣住了,便好奇地看向秦风。

秦风也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详情。

但是刘琳琳发现在这一次,大家看秦风时的眼神看是敬重。

张德突然间哈哈大笑着说道:“大家也都看到了,秦总这么有钱,咱们今天可要敞开肚子吃喝啊,能和秦总这样的人在一起吃饭,可是我们的荣幸,大家可不能亏待了自己啊。”

“服务员,把你们这里最好的菜再上两份,最好的酒再来三十瓶!”张班长自知已经得罪秦风了,还不如索性再得罪一次呢,也好好让他出出血才是。

刘琳琳忍不住一阵皱眉,看向秦风的眼神满是埋怨,要是按照这个规格下来,没有万把块钱压根是搞不定的,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吧,为了一个所谓了面子也太不划算了。

秦风可比刘琳琳要更加郁闷憋屈呢,他啥也没说呢,就被推到了买单的风口浪尖上。

服务员听到这话,激动了一阵,也就急忙安排去了。

过了没一会儿的时间,所有的菜就都上来了。

既然逃不掉了,秦风也不含糊,敞开肚皮吃,无论如何也要吃回一半才行,他速度超快,活生生就是一个饿死鬼投胎,吃的同时还不忘给刘琳琳夹菜,刘琳琳面前可全都是好菜。

张德和田大崔本来还得意让秦风吃瘪了呢,可这会儿看到秦风这饿死鬼模样,他们也抓紧吃了起来,这可完全就是手快有,手慢了也就只能饿着了。

就在这时,包间发房门被人用力地推开了,一个豪爽的声音说道:“大伙儿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为了给大家赔罪,今天这饭钱我请,谁也别和我抢,谁要是抢我就和谁急!”

这人不是林楠还会有谁呢,今天已经不顺了一次了,他这会儿也只能在同学们面前耍耍阔气,享受一下被人敬重的感觉了,反正一顿饭也花不了几个钱。

张德嘴角动了一下,正打算劝阻呢,却听见林楠没好气地说道:“张班长!虽然你是班长,但是今天这单你也别跟我争啊,我来迟了,这顿必须我来请!”

这是服务员正好端菜进来了,林楠双指夹着一张卡阔气地说道:“这顿饭我买单了!去刷卡,没密码!”

服务员见有人买单了便连忙拿着卡出去了,要知道这种情况下最害怕的就是吃霸王餐了,这会儿有人买单她也就放心了。

林楠在大伙儿“崇敬”的目光下坐到了薛老师的旁边,笑着说道:“我来迟了,我先自罚三杯啊!”

刘琳琳刚才还郁闷着呢,这会儿见有人买单了她也就放松心情大吃大喝了起来,用秦风的话来说,这种吃白食的机会可不多啊,不吃白不吃

紧接着,一道道丰盛的饭菜上来了,名贵的酒在地上堆了一箱子。

林楠眼看着这一幕顿觉一阵不妙,光这几箱名酒可就值当万八千块钱呢,这一道道精美的菜肴又是咋回事?老子该不是让人坑了吧!

他虽然心里郁闷,可依旧装作没事人的样子,笑着说道:“大伙儿好吃好喝啊!”随即他又笑着对刘琳琳说道:“来,琳琳咱们可是好久不见啊,咱们喝一杯!”

刘琳琳一阵难为情,正想着咋拒绝呢,秦风突然间笑着说道:“我家琳琳喝不了酒,我代她喝!你想喝多少,我都陪你!”

林楠厌恶地看了秦风一眼,心中咒骂道:“狗东西,谁要和你喝啊!傻叉玩意儿,你想喝是吧,那老子就喝死你!”

“咱们大男人用杯子喝太没劲儿了,咱们对瓶吹吧,有没有种?”林楠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挑衅味道。

“没种的是孙子!”秦神医心里也暗自骂道:“老子有土灵气护体,喝不死你狗日的!”

秦风这话一出,场上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了起来。

“来,喝!大家监督啊,谁要是洒了,直接再罚酒一瓶!”林楠火大地说道。

他今天心中憋屈至极,现在正想要借酒消愁呢,这就有个不怕死的来了,他的酒量可是连吹三瓶白酒不在话下。

秦风冷笑着说道:“洒了酒不喝的是孙子!”

场上最牛逼的两个人开战了,谁也拦不住。

没有二话,两人便开喝了起来。

第一瓶,第二瓶,第三瓶,两人都是一滴没洒。这酒是好酒,很绵柔,喝了也不咋地上头,但是一连吹了三瓶,林楠也撑不住了。

然而秦风可要比他好多了,秦风暗自用土灵气将酒精给转化了。

林楠给张德使了个眼色,班长便站起来笑着说道:“秦风,你酒量这么好,咱俩整一个!”

“不敢的是孙子!”秦风不屑地首说道。

张德吹了两瓶洒了一瓶,他就被罚了一瓶,然后就班长就和林楠一个德行了。

“先生,你好,你本次一共消费了,三万八千八百八十。”服务员将银行卡和账单递给林楠,微笑着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