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干儿子/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见县城也没他啥事儿了,也就带着胡磊回村了。胡磊听说自己的老爸在兄弟的村子里,他现在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看老爸了。

走到半路,秦风回过头好奇地问道:“磊子,你的梦想是啥呢?”

胡磊为了他受了这些年苦,现在出来又是断胳膊断腿的。他必须要为兄弟的未来做好打算,要不然他可是不会心安的。

胡磊落寞地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我现在手脚都断了,这辈子注定是没有大的出息了,但我会尽自己所有的努力让我爸过上好日子的!”

他的语气异常的坚定,眼眶中也不禁蒙上了一层水雾,他老爸这些年一个人把他拉扯大,正要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儿子却坐牢了,这些年胡建军所受的苦楚可想而知。

“磊子,你看你还是不相信我!”秦风没好气地说了句,随即坚定地看着胡磊,继续说道:“你手脚所受的伤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治好的!”

胡磊的手脚被人打断也有四年多了,现在想要治好谈何容易。不过秦风对于土灵气可很有信心,现在兄弟的伤他有信心在一个月之内治好。

好兄弟受这么多苦,必须要尽快让兄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才行。秦风心中坚定地想着,神色也满是凝重。

胡磊感激地看着秦风,叹了口气说道:“疯子,不是我不信你。只是我这都已经残疾好几年了,早已经错过的最佳的治疗时间。现在想治好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磊子,你等着。我会证明给你看的!”秦风赌气地说道。

到了河沟村之后,胡磊有些愣住了,这河沟村的发展可比他所在的村子要好太多了,现在这四处吵哄哄的忙碌声音,明显就是村子正在迅猛发展的声音啊。

村子里村民只要看到秦风的必定会打一声招呼,这还真看得胡磊有些羡慕,不过他眼中却闪过一丝黯然,想起自己在村里遭受到村民的对待,他就不由得一阵黯然叹息。

“好兄弟,终有一天我会帮你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的!”秦风心中暗自发誓道。

去卫生院看了一趟老爸之后,胡磊出来时的眼眶都湿润了,同时他也得知了这卫生院的院长竟然就是自己的好哥们,他现在才有些相信秦风能治好他的断胳膊断腿了。

回到家,对于胡磊的身份,秦风也没有隐瞒,当秦树才夫妇听到胡磊竟然为儿子坐了四年牢的时候,顿时感激涕零地看着胡磊连声道谢。

“小磊,你对我秦家的恩情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想认你当我干儿子,你觉得咋样?”徐春华期盼地看着胡磊,紧张地说道。

她在刚才听到儿子说胡磊从小是单亲家庭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现在她还真是有些忐忑呢,人家为了自己儿子付出了这么多,她要是不好好报答胡磊一下,她肯定不会心安的。

想来想去他也觉得只有收胡磊当干儿子才能更好好地报答他。

秦树才听到这话立马坐不住了,他急忙说道:“小磊,你看我当你干爹咋样?只要你同意了,我现在就去和你爸商量。”

不但是胡磊愣神了,就连秦风也是呆若木鸡地看着爸妈,也不晓得他们是咋想的。不过他也觉得这样挺好的,自己和胡磊本就亲如兄弟,加上这层关系更是锦上添花了。

胡磊感动地鼻子一酸,颤抖着声音说道:“我同意,只是这事儿我还要告诉我爸一声,他这些年带着我真的太不容易了。”

看着干儿子如此孝顺,秦树才父母老怀大慰,额,对了,他们俩这会儿早就将胡磊当做干儿子来对待了。

“我现在去做饭!咱们中午就把这事儿定下来!”徐春华激动地说了一句,便慌张地跑去了厨房。

“我去卫生院和小磊爸商量这事儿。”秦风爸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连忙出门奔着卫生院的方向去了。

“磊子,你来了之后我估计以后家里就没我啥地位了!”风神医长吁短叹地说着,看着胡磊的眼神都有些幽怨了。

看着老爸老妈对胡磊那份疼爱的劲儿,可让秦神医都忍不住一阵羡慕呢。

胡磊抬头深深吸了口气,似哭似笑地说道:“你放心,我会罩着你的!”

听了这话,秦风不由得想起多年前,两人刚刚认识那会儿胡磊就说过这话。这话再次从兄弟口里说出来,却突然间让秦风感觉心酸的厉害。

突然间,秦风忍住心中的心酸哈哈大笑了起来。而胡磊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人虽然笑着,但眼中蒙着的那一层水雾却是越发的明显了。

中午徐春华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请了刘琳琳一家和秦家本家的几个弟兄。

十几个人坐了一桌,其乐融融的。

在认干爹干妈的时候胡磊哭了,胡建军也哭了,他们父子咋地也没想到一个普通认干儿子的仪式竟然被整的这么隆重。

这一顿饭硬是地吃了两个小时,男人之中除了胡磊老爸身体不好没喝多少,其他人喝得晕晕乎乎的。

“秦风你可真牛啊!连咱们的校花都勾搭到手了!我服你!”胡磊晕晕乎乎地说道。

他这些年都没咋地喝酒了,现在酒量也不咋地好,这醉酒的状态可比其他人要严重多了呢。

也就秦风相比起别人可要强上很多,他现在脑袋还清醒着呢。

下午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秦风就去了卫生院了,最近这段时间可没少旷工,这积累了好多事情都要处理呢。

刘琳琳现在也回卫生院上班了,她也有自己专门的护士长办公室。

秦风将手头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就溜去了护士长办公室。

这会儿刘琳琳正在忙呢,秦风推开门她都没抬头,只是淡淡地问了句,声音中带着些许恼怒,“啥事儿?”

刘琳琳正在忙着写啥东西,压根没有注意到来人是谁,只是来的这人连门都不敲,这可让她不由得有些恼火了。

等了十多秒钟,刘护士长见对方还是没回应,便停下笔恼火地说道:“你…秦风,你咋地来了?”

秦风嘿嘿一笑,喃喃地说道:“老婆,我来看看你呗。”

刘琳琳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红着脸有些嗔怒地说道:“谁是你老婆了,我可还没答应你呢。”

秦风顿感一阵好笑,这女人还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