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亲戚/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秦风妈刚才想要给儿子打电话说来着,可儿子的电话始终也打不通。她根本不知道刚才儿子正在全神贯注地治病救人,哪里会管电话的事儿呢。

“妈,你抓紧去找江大山,让他现在就去追我二姑。就算追不上也得给我找到人!”秦风火大地说了句,随即便急匆匆地跑去后山了。

既然用不上那个匣子了,就得想别的办法了。

后山的药田现在正是茁壮成长的时期,这次种的药材可有不少都是珍稀药材呢。

秦神医咬了咬牙,弯下腰拔出了一株只有食指粗细的药材。运用最后一丝土灵气将药材里的灵气吸干之后,他体内的土灵气突然间就增多一些。

就这样不停得拔药萃取,过了有十多分钟之后,秦风体内的土灵气也终于能够治好剩下的那两人了。只是他身后的一大片药田现在已经成了空地,比鬼子进村还要干净。

快速赶回卫生院将那最后的两个弟兄治好之后,秦风失魂儿落魄地坐在了地上。

这次种植的珍贵药材他本来是要留种子的,毕竟这珍贵药材的种子实在是太难找了。可是今晚过后别说是种子了,就连药材也一株都没了。

而且他今晚拔掉的那些药材要是再能长两三个月,市场卖价少说得十几万,那可都是真金白银啊!

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被逼迫到这个份上了秦风也没办反了。

“谢锐,你们进去帮忙照看着。他们再休息个一周左右就能好了。”秦风勉强地挤出一抹笑容,但他的语气中却有一股分外明显的沮丧。

众人见那七个受伤最重的伤员被救治好了,顿时兴奋都欢呼了起来。

而刘琳琳却主动牵起秦风的手,温柔地笑着说道:“发生啥事了?”

秦风叹了口气,把事情的经过全告诉了刘琳琳,当然了,不该说的那些他还是都隐去了的!

“啊!你二姑家的孩子咋可以这样呢?”

刘琳琳也是满心的郁闷,这亲戚家的说又不好说,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这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现在要是再失去那何首乌,秦风还不得气炸了啊。

他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没有卖何首乌就是以备日后有大用处的时候使用,可没想到还没用呢却被人从自己家里光明正大地给拿走了。这口气秦风确实是咽不下。

不过在倾诉了心中的烦闷之后,秦风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秦风,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啊,我发现最近来你家的亲戚是越来越多了,几乎隔三差五的就会来一波,如果他们跟你家是正常的人亲戚之间的来往也就算了,但是你这些亲戚呢,在农贸市场以你的名义连吃带拿的,村里不少人都背后议论这事儿呢。”

刘琳琳说这事儿主要就是为了让秦风警惕一下,免得以后再犯了同样的错误。

秦风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段时间家里的事情他还真是没管过。再说前段时间在县城可是耽搁了好几天呢,对于村里的这些事情还真是一概不知。

“竟然有这种事情?!”秦风顿感气不打一处来,他恼火地说道:“这些平时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种人。我会认真处理这件事情的。”

就在这时,秦风的电话响了。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江大山焦急的声音响起:“秦风,你二姑一回家收拾了一下之后就打算走,我们正堵着他们呢。他们这会儿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

“你们先拖着,尽量不要与他们发生冲突。如果真的发生了冲突,也一定要把盒子给我抢回来!”秦风坚决地说道。

这两个何首乌之内的土灵气秦风估计完全可以让自己再次突破。这事儿本来已经够让人憋屈的了,要是连何首乌都保不住,那以后也就没脸见人了。

说完这话,秦风便骑着三轮车飞速朝着二姑家赶去。

大概四十多分钟之后,秦风赶到了二姑家。

还没到跟前呢,就听到一阵激烈的吵闹声。

“你们这帮杀千刀的王八蛋快让开啊!我儿子得了重病,现在要去医院治病呢!”秦风的二姑哭着骂道,那模样完全就像是尿急的时候却被人紧紧拽着的焦急感。

旁边村民也是一阵吵吵,秦风的二姑夫都带着几个乡亲取了铁锹啥的都打算干架了。

“你们不能走!”江大山严厉地说道,他那强壮的身躯挡在众人面前就像是一座大山似的。

“你到底让不让,要不然可别怪我动手啊!”秦风二姑夫愤怒地扬了扬手中的铁铲,一脸凶狠地说道。

“我们是不会让你们走的!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江大山一脸鄙夷地看着面前的众人,厉声说道。

二姑夫见江大山死活不让,顿时恶向胆边生抄起铁铲就朝着江大山的脑袋上拍去。

江大山可是练过的,那会儿被这么容易打中。只见他一个侧身,一把握住了铁铲手柄,猛地用力一拽,顿时二姑夫身体不稳一个趔趄要不是旁边的乡亲急忙扶着,绝对要摔一个狗吃屎。。

“乡亲们,为了我儿子。今晚只要能把这几个狗东西赶走,在场的每人发一百块钱!”二姑夫咬牙切齿地说道。

一听说有钱拿,大伙儿顿时就激动了起来。一个个的都怒气冲冲地看着江大山等人。

“大半夜的不睡觉,谁搁这儿闹事呢?”这声音很是洪亮。

众人好奇地看去,顿时江大山就欣喜了起来。这来人不是秦风还会是谁呢。

“秦,秦风,你咋地来了?”二姑夫震惊地看着秦风,说话都有些磕巴了。

“二姑夫,你看你说的。我刚才这不听说超超得病了嘛,我这是专门接超超去我们卫生院的。”秦风热情地笑着说道。

“不用了,我们直接带着超超去县城看病就好了。”二姑急忙说道。

秦风有些责怪地说道:“二姑,你瞧你说的这是啥话,咱们都是亲戚你还这么见外,再说了,去我的卫生院不要钱,去县城可是要花钱的啊!”

他故意将“亲戚”那两个字咬的特别重,但是在一旁看热闹的乡亲却是忍不住一阵羡慕,看看人家这亲戚多好啊。

这可听得二姑二姑夫一阵皱眉,早就听说这侄子是个人精,现在看来还真就是。

秦风这一周看似在打感情牌,实际上却是非常狠的一招,只要二姑一下去了河沟村,那东西还能跑的了,这样的话,事情反而简单了许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