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的着装虽然骗过了一些村民,但是秦风哪里还不知道他们就是城管根本就不是警察呢。这会儿秦院长感到很滑稽,城管还真是强大的没边了啊,他娘的还啥事儿都能管的上。

两个城管见自己的身份被拆穿了,顿时恼羞成怒地骂道:“你他娘的别磨叽,赶紧跟我们走!”

村民们听这两个人是城管,顿时心里忍不住嘀咕了起来:还以为是警察呢,没想到只是个城管了。这类的案件咋地都轮不到城管来管啊!他奶奶的,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跟你们走?”秦风突然间大骂道:“你们两个算啥东西?我犯得着要跟你们走嘛!”

对于这种社会的蛀虫,秦神医可没功夫搭理他们。

“秦风,你他玛德找死!”一个城管怒骂了一句,便协同另一个城管朝着秦风冲了过来。

但他们俩还没走几步呢,就被村口的保安给拦住了。

“你们干啥?!信不信我以妨碍公务逮捕你们!”

两个城管平时也是嚣张惯了,现在又被人阻拦哪能不怒呢。

“抓住他们,然后交给派出所处理!”秦风愤怒地看着两个城管,大声喝道。

对于这两个小杂鱼,现在秦风完全是没有心情去理会的。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移交派出所,让派出所去处理这件事情!

听了秦风的话之后,村口的几个保安立马上去将两个城管摁住。这两个城管平日里都是好吃懒做的主儿,又哪里会是几个保安的对手。这不刚一交手,就被几个保安直接给制服了。

“秦风你好大的胆子啊!你就不怕坐牢吗?”两个城管被抓住之后,立马就开始放狠话了。

他们咋滴都没有想到秦风竟然会这么横。要知道,在以往的执法过程当中,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和他们对着干的。

秦风笑了笑,冷哼着说道%3A“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就算是真正的警察来了,老子也不怕!”

有一句话说得好,狂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的秦风就是个不要命的。再说了,秦风很清楚,自己现在压根就没犯事,怕个球。

听秦风说这话,两个城管立马就懵逼了。他们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是撞了大板了。

意识到不对劲儿之后,两个城管立马就转变了立场,开始疯狂的求饶了起来。

想想人家连真正的警察都不怕,会怕他们两个城管吗?这样的人背后该有多大的后台啊。

他们两现在可是后悔死了,原本以为走一个过场,就可以轻轻松松搞定了,却没想到现在钱还没到手呢,先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但是,现在任凭他们两个再怎么求饶,秦风都是不会原谅他们,这样的社会蛀虫,如果不早日除掉的话,以后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被他们欺负呢。

秦风没有多想,直接给赵所长打了个电话。

而这两个城管也老实交代了,原来他们两个和秦风的二姑父还有着点沾亲带故的关系。

秦神医还真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二姑父还真是不知死活啊!到现在还惦记着何首乌呢,二姑跟着这样的人也真是遭了老罪了。

两个城管被警察带走了之后,秦风就远远看到二姑慌里慌张的来了,在看到秦风还在村里,她才不禁松了口气。

“小风,你没事吧?”二姑担忧的看着秦风,关心的问道。

秦风疑惑的看了二姑一眼,好奇的问道%3A“二姑,你咋来了呢?”

二姑无奈的叹了口气,愁眉苦脸的说道%3A“我听到你二姑父给别人打电话说要让人来逮捕你,我就急忙赶来了,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小风,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呢?”

看到二姑头额头上那一片淤青,秦风就忍不住心中一阵愤怒。不用想都知道这又是二姑父打的。

“二姑,你啥话都别说了,先跟我回家吧!”说完这话,秦风也不管二姑愿不愿意就直接拽着她回家去了。

秦风哪里还不知道二姑这是要为二姑夫求情呢!但是他此刻却完全没有要放过二姑夫的意思。

回到家,秦树才看到妹妹额头上的那一片淤青,忍不住咬了咬牙,却又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他二姑啊,你咋的,哎!”徐春华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些年秦风他二姑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次家暴。以前为了这事,秦风他爹也去闹了好几次,但是每次闹过之后也只是让秦风他二姑身上多一些伤疤淤青而已。

秦风看了二姑一眼,然后对着父母说,“爸,妈,你们好好劝劝二姑吧,这次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开玩笑,每次都欺负我姑,真是以为我秦家没有人了吗?秦树才夫妇当然也知道儿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其实他们两口子也早就劝让秦风她二姑离婚了,可是他二姑就是死活不同意。

二姑艰难的咬了咬嘴唇,一脸难为情的说道%3A“小风,就当二姑求你了,你这次就放过你二姑夫吧!他虽然不是人,但是他始终是超超的爸爸啊。”

秦风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脸坚定地说道%3A“二姑,我上次就跟你说了,你现在还年轻。把自己一辈子豁出去,值得吗?总之,你们这次谁说话都不好使,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小妹,你就听秦风一次吧!你看看你这些年身上的伤疤有断过吗?以前是哥无能,但是现在小风有出息了,我也不愿看到你每天都在痛苦煎熬中度过。”秦树才心疼地看着妹妹,一脸坚决地说道。

秦风爸这会儿只感觉鼻子一酸,眼眶都不自觉地湿润了起来。当年家里穷,秦树才结婚的时候连个彩礼钱都没有,谁愿意嫁给他呢。

秦风他二姑本来可以嫁更好的人家的,但是当时的情况特殊,最后才不得已嫁给了超超他爸。

秦树才一直觉得自己愧对妹妹,但是这些年他也丝毫拿超超他爸没办法。

二姑听到这话,顿时开始痛苦地抽泣了起来。

看到二姑脸上那肆意流淌的泪水,秦风忍不住一阵心疼。最终纠结了好久,这才无奈地说道:“二姑,你别哭了!回去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若是再有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说到最后,他都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声音中满是怒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