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结为亲家/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琳琳这才突然间想起,秦风这可是好几天都没回过家了。这让她突然间升起了一种霸占了秦风的罪恶感,竟不自觉地脸红了。

春华婶会不会生我气了呢?刘琳琳越想越脸红,急忙说道:“你赶快回去吧,我才不和你过啥二人世界呢!”

说完这话,她就红着脸快速地跑了。

秦院长挠了挠头,一脸的纳闷:“琳琳,你这又是咋地了啊?我没招你惹你啊!”

郁闷地走回家,看到那一大桌子的菜肴,秦风忍不住口水都流下来了,不由的说道;“妈,今天啥日子啊?你咋地一下子做这么多好吃的呢?快给我那双筷子,我先吃一口!可馋死我了!”

“吃啥吃,一天到晚不着家还有脸吃!先去洗手,等人到齐了咱们再吃!”徐春华埋怨的唠叨声,从厨房里飘了出来。

秦风一脸羞愧地耸了耸肩,感叹道:“最近陪爸妈的时间确实是太少了!得抽个空好好补偿他们一下才行!”

“小风你回来了啊。”这时从厨房里探出一个身子冲秦风欣慰的笑着。

秦风看到那人,愣了一下,便笑着说道:“婶儿,你来了啊。小雅和我叔呢?”

这人可不就是邵小雅的老妈么。她的意外出现还真是让心中有些意外呢,不过他这会儿也总算明白家里为啥要做这么多的菜了。

“你爸带着他们父女俩去四处逛了。你先去洗手吧,他们也马上就回来了。”小雅妈面对秦风也是有种说不出的尴尬,便打了个马虎眼转移了话题。

秦风微笑着点了点头,便出门外去了。

“他们家来得也太突然了。老爸老妈也不提前通知我,真是的!”秦院长嘀咕道。

不过有一点倒是让他很欣慰,那就是刚才叫小雅妈婶儿的时候,老妈竟然没有斥责。这就说明长辈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了。

这么些年都没叫过干爹干妈了,要是被老爸老妈逼着叫那该得多尴尬啊。

想到这些,秦风心情愉悦地哼起了小曲。

“小风,你这臭小子终于肯回来了!你妈不打电话叫你你还不肯回来了是吗?”秦树才看到儿子的身影,顿时忍不住一阵埋怨。

他自然明白这儿子现在有出息了每天也忙得很,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乐意。

邵德贤羡慕地看着秦树才,摇头笑道:“小风现在那么有出息了,每天忙点也很正常的。你也就别那么多的埋怨了。”

“算了,今天有你,你叔给你说好话我就先放过你。改天抽空了再好好收拾你!”秦树才脸都能笑成一朵花儿了。

听到老爸这话,秦风也总算放心了。他还真担心老爸顺口来一个你干爹,那大家可就都尴尬了。

“叔,谢谢你替我解围啊。待会儿为这事儿我可要好好敬您几杯。要不是您替我说好话,我爸都要那扫把赶我了呢。”秦风嘿嘿一笑,有些调皮地说道。

秦树才瞪了儿子一眼,板着脸说道:“你这臭小子看来我真的抽个时间用扫把揍你小子一顿了!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几人一阵哈哈大笑。

“秦风哥哥,我也来了哦。”邵小雅冲着秦风眨巴了下眼睛,笑嘻嘻地说道。

这段时间可能是不受禁锢了,释放了原本的天性。现在的邵小雅看起来更加的活泼调皮,给人一种青春阳光的感觉。

“早就看到你了。咱们的小雅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哈。”秦风笑着说道。

“秦风哥哥,你又取笑我。”邵小雅嘟着嘴,有些害羞地红了脸。

秦风连忙说道:“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对了,咱们赶快进屋吧,待会儿我妈就该催了。”

他可不敢再当着长辈的面和邵小雅说俏皮话了。毕竟都是大人了,一个不留神可别闹出啥烦心的事儿来。

秦树才也连忙拉着邵德贤进了屋,而邵小雅和秦风则走在了最后。两人又说又笑地聊了几句便进屋了。

两家的人全都落座之后,长辈都说了几句话之后大伙儿就开始大吃大喝的起来。

两个三口之家坐在一块吃着笑着,其乐融融的样子还真是羡煞了旁人呢。

“老秦,你这酒不错啊!”邵德贤忍不住赞叹地说道。

秦树才得意地笑了笑,瞥了一眼儿子,“小风这抽小子倒还算孝顺,给我整了几瓶好点的酒。今天你来了说啥咱们哥俩也要分享了。”

从开始吃饭到现在秦树才夫妇俩脸上的笑容就间断过,不过人家也确实是有这个骄傲自豪的资本。这可看的邵德贤夫妇不由得在心中感叹着:我要是有这么出色的儿子该多好啊!

而秦风和邵小雅挨着,两人时不时的聊几句倒也听欢乐的。期间,邵小雅问到后山旅游的事儿,秦院长也就顺着她的思路大致地和她探讨了一下村里旅游到底该咋弄。

让他感觉惊奇的是,这邵小雅说起来还头头是道的。她刚才去过后山对于村里现在的旅游建设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有根据村里的旅游景点提出了许多合理化的建议。

现在秦风也基本已经确定邵小雅很合适在村子帮管理旅游事业。像邵小雅提出的啥亲子采摘园、小孩游乐园、爱情主题景点等等设想,秦风虽说不是很理解,但是听了邵小雅的解释之后,他还是觉得很有搞头。

“春华,这俩孩子还挺能聊得来的呢。”小雅妈有意无意地笑着说道。

徐春华似乎察觉到小雅妈这话里的意思,可是也没法直说,就只好点头说,“他们年轻人嘛在一块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接着两人便窃窃私语了起来。

秦风和邵小雅聊了几句之后便和两个长辈喝起酒来了。

三人解决了五瓶酒之后,邵德贤就有些醉醺醺的了。他这些年酒量还真就没提上去,这会儿都快喝晕了呢。秦树才今天也是喝了不少,两人不自觉地就聊起了当年那些往事。

“老邵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俩还说着将来要结为亲家呢。”秦树才扶着邵德贤的肩膀笑着说道。

他这会儿完全是酒劲儿一上头就有啥说啥了。

邵德贤听了这话,拍了拍秦树才的肩膀,哈哈大笑着说道:“这咋地能不不记得呢。虽然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可我始终都记在心里呢。”

徐春华听到这话,顿时就感觉不对劲。这要是两人醉酒的时候稀里糊涂地就把儿子女儿的婚事给定下来了,那到时候可就要闹笑话了。

她急忙给老伴儿使了个眼色,可老伴儿这会儿眯着眼睛压根啥也没看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