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找护士长谈话/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本想追回去问问老妈到底有啥事呢,整的这么神神秘秘的,说让自己带刘琳琳回来,但是却不说因为啥,不过后来秦风想了一想又觉得也没这个必要了,不就是带刘琳琳回家嘛,那还不是小事一桩嘛!

自从秦风和刘琳琳俩人的关系确定了之后,刘琳琳就经常来秦风家吃饭,秦风也成了刘琳琳家的座上客,所以叫刘琳琳来秦家吃饭那也算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甩了甩有点晕的脑袋,秦院长朝着屋里喊了句,“妈,我去卫生院了啊。”

说完这话,他就转身离开了家。

下午依然是忙忙碌碌,秦院长好不容易抽出来点时间去找刘护士长,却到处都找不到。这可让秦院长郁闷到了极点,不由的自言自语道:“咋就是找不到呢?她到底去哪儿了?”

找了几个护士问了一下之后,大伙儿全说不知道。

秦风越发地纳闷了,打她电话也不接,整个人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要不是几个护士说,刘护士长刚才还在医院呢,秦院长都要急的发动所有人去找呢。

毕竟那可是刘琳琳啊,出了父母一起秦风最在乎的人了,这总是找不着那哪里行啊。

一下午一连几次都没见到刘琳琳的人,秦院长彻头彻尾地感觉很不对劲儿。他感觉刘琳琳似乎在有意躲避着自己似的,总之现在感觉很不正常。

现在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说得过去了。

郁闷地回到办公室,他依旧嘀咕着,“琳琳这又是咋地了呢?干嘛要避着我呢?不行,我一定得找到她问清楚才行!要我还是先想一下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了再去找她吧,不然的话就算是找到了也她要是不愿意搭理我的话也百搭啊?”

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了一阵之后,秦院长这才猛然想起每次自己去那一间病房找她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护士站在门口。看到自己也都是紧张地打一声招呼,就像是在做贼似的,种植看上去应该不正常。

想了好一会儿,秦院长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刘琳琳一定就在刚才他去找的那间病房里!

小娘子,你休想逃出老衲的手掌心!

秦院长猥琐地笑了几声,便再次出了办公室。

这次当他看到病房门口站的护士的时候,连忙嘘声让她们别出声。可那护士还是猛烈地咳嗽了两声。

秦院长顿时额头满是黑线,但他心中却也是忍不住一阵惊喜。这可不就证明了自己刚才的猜测是正确的嘛,刘琳琳十有八九就是在这间病房里,至于她在这间病房里干什么,为啥一下午都不出来见自己,秦风就不知道了,这得等见着刘琳琳问问才能知道。

他快速赶了过去,板着脸对着那个护士说,“小梅啊,你说你这一下午总是站门口磨洋工这不太好吧。”

小梅听到这话,尴尬地脸都红了。自己几个人都是轮番放哨的,可是谁知道这秦院长每次来的时候都轮到她放哨。

她现在都不好意思看着院长了。虽说院长为人和善,可如果遇到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他还是该罚就罚的,从来就没有心软过。

小梅委屈地想到,这个月的十佳护士肯定没自己的份了。

秦风突然间严肃地说道:“一个个上班懒洋洋的,消极怠工。连你们护士长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看来一定得严肃处理才行!”

几个护士一听这话,顿时都委屈地低着头,不说话了。

“还有,这病人所处的地方一定要保证空气流通。你们把这个病人围地严严实实的,这是要加重病人的病情嘛。看来我必须要好好和你们护士长谈话了!”秦院长黑着脸,似乎是真火了。

见大伙儿都被秦风训斥的哑口无言。那个被大伙儿围在中间的人再也忍受不了了,埋怨道:“秦院长,大家这好不容易歇会儿咋地了?你这一下午就跑了七八趟,查岗也没你这么勤的吧?”

在卫生院若是有一个人敢和院长对着干的,那就非刘护士长莫属了。

总算把你这小娘子给逼出来了!秦风咳嗽了两声,严厉地说道:“刘护士长,我要和你严肃地谈一谈!”

“不去!”刘护士长满不在乎地说道:“我生病了,行动不便!”

说话间,她脸色不禁泛起一阵红晕。

“生病了?”秦风关心地说道:“让我瞅瞅,严重不?”

说话间,秦院长就冲到病床前。只见刘护士长的脸色更加红润了,熟透了的枫叶一般。

“不用,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刘琳琳急忙说道。他可不敢让秦院长检查,这一检查还不就全都露陷了嘛。

“你们几个都先出去吧,我给刘护士长治疗。”秦风冲着几个护士嘿嘿一笑,稳重地说道。

小梅等人早就明白了这是人家情侣俩之间闹别扭呢,自己这些人再参与进去可就太不识相了。于是她们果断地一哄而散,直接把自己的领导给撇下了。

“哎,你们……”刘护士长郁闷地喊了一句,却发现大伙儿早就不见人影了。

秦院长把病房门给关了,色眯眯地笑着说道:“小娘子,你跑啊?你咋地不跑了呢?竟然还敢躲着我,看来我必须要好好惩罚一下你了!”

刘护士长面对秦风这么不要脸的话,脸色一阵熏红,惶恐地说道:“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可就要喊人了!”

对于秦风的性格,她可再了解不过了。欺骗了他的后果那可是相当“严重”的,保不齐他待会儿就要用啥“下作”的手段来折磨自己了。

刘琳琳对秦风可是了解的很,甚至这家伙的习性啊!

想到这些,刘琳琳的脸色更加红润了。看秦风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盯着一个色狼时的那种惶恐。

秦院长笑嘿嘿地走到病床前,挤眉弄眼地说道:“女施主,老衲这就来为你治病!”

刘琳琳不禁“呸”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了。落到这个色狼手里那还能讨的了好。

再说了,她可是不敢叫人的。要是现在这样子被别人看到,那以后就别想在医院抬起头来了。

想着想着,刘大美女紧闭了双眸,等待着禽兽秦院长的折磨。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对方都没有动作,她也就好奇地睁开了眼睛,只见禽兽秦院长深情地望着自己。

“琳琳,你知道你躲着我,不见我不理我,我是一种啥样的感受吗?”

秦院长苦笑了两声,苦涩地说道:“我一下午都心神不宁的。我一直在想究竟是我啥地方又做错了?那种煎熬的感觉你明白吗?我宁愿你打我骂我,都不愿让你不理我,你能明白我的心吗?”

他深情地望着她,轻轻握住她的小手,病房里顿时充满了恋爱的味道。

听了这番话,刘护士长只感觉鼻子一酸便一把将他抱住。

“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只是没想到该咋面对你。”刘琳琳有些委屈地说道,声音抽噎着,都快要哭了。

“你为啥会这样想呢?是哪儿出问题了?”秦风抚摸着刘琳琳的秀发,急忙问道。

刘琳琳纠结了一会儿,这才不还意思地交代道:“我觉得我霸占你的时间太长了,你妈……你妈可能会怪我的。”

“就为这事儿?”秦风震惊地问道。

虽然老妈也埋怨过,可是她那明显是在说笑,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做儿子的可是再清楚不过了,老妈现在巴不得儿子和刘琳琳赶紧结婚,她好抱大胖孙子呢。

刘护士长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