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被鄙视的杀手/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大汉过来了,刚才还看着秦风的那几个蒙面壮汉顿时一溜烟地逃跑了。人家这专业保镖一人干翻十几个,对付自己几个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嘛,与其留在这里挨打还不如回去报信儿呢。

“哎,你们几个不用管我,抓紧去报警!”秦风冲着那逃跑的几人大喊了一声,那几人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随即便连忙逃跑了。

对于秦风所说的话,他们可是满头的雾水。

与此同时只见那保镖拿出一个精致的弹弓,在口袋里抓了一把啥东西,随即就拉开弹弓,然后松手。

紧接着,伴随着一声惨叫响起,一个大汉突然间捂着小腿在痛苦地哀嚎着。

“卧槽,这准头都和我有得一拼了啊!”秦风有些震惊地说着。

“蒋总,你先下去坐到车里!蒋总……”秦风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蒋青兰不知道啥时候竟然睡着了。

秦神医顿时不禁哭笑不得,这都啥时候了,竟然还能睡着!心这么大,不得不服啊!

其实,蒋总是因为和刚才被吓了一跳,而这会儿又有了一个坚实可靠的温暖肩膀,心里没了压力也就自然而然地睡着了。

趁着那保镖对付那几个逃跑者的时候,秦风急忙把蒋青兰抱下车放在了座位上。然后把车门锁好。

这时,那专业保镖已经把逃跑的那几人全都处理掉了。正在阴森森地朝着秦风走过来。

“你不是很狂妄吗?咋地不狂了呢?你继续狂啊!继续啊!”保镖残虐地笑着,语气里满是得意的快慰。

秦风不屑地笑着说道:“我依然在狂啊!你以为就你那点花拳绣腿是我的对手嘛,看我待会儿不把你这狗杂碎打的满地找牙!”

那保镖脸上浮起一层愤怒之色,也不再和秦风废话,将手里的专业弹弓装进了口袋里。他觉得以自己的实力对上这个家伙完全是没问题的,压根用不着借助工具。

这时秦风也将手里的小石子装进了口袋。

“大傻叉一个!有的武器用不用,你以为是比武招亲啊!”秦神医心中鄙夷的一阵,捏了一根银针藏在指缝之间。

看着那保镖的起手式,秦风就大概猜到他将会用啥招式了,顿时他也急忙想出了应对策略。

见自己的拳头即将重重地击打在秦风的胸口,保镖顿时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而残虐的笑容。他原本可以用更加快速的手段干掉秦风的,可是他这会让却想着好好折磨一个秦风,让其为刚才的挑衅付出代价。

秦风不闪不避,似乎是躲避不过去了。就在那拳头贴到身体的那一刻,秦神医快速侧了侧身子,嘴巴一张一合的。保镖可认得那口型,那可不就是,大傻叉三个字嘛。

保镖顿时一阵愤怒,却猛然间发现一根银光闪闪的东西已经无限接近自己的胸口了。他想要避过去,却发现自己压根就避不过去。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自己身上可是穿的防弹衣来着,子弹都打不穿更何况是一枚银针呢。可是就在下一刻,他却猛然地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秦风,喃喃道:“这咋地可能呢?这不可能,不可能…”

原来一枚银针已经准确无误地扎进了他胸口的一处大穴上,保镖此时只感觉全身乏力,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

他临到瘫软在地上都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风,自己眼里的小虾米竟然会是一个绝顶高手!

秦风可不是那种喜欢发表成功感言的人,他担心刚才那一针制不住这个保镖。随即他急忙又拿银针扎了几处大穴之后,这才放心了下来。

然而此时,饶是保镖受过专业的训练死扛着没叫出声来,可这会儿却也是满头的大汗,连他脸上画的妆容都冲掉了。

“你,你到底是谁?”那保镖咬着牙,有些害怕地问道。

秦风冷冷地笑了一阵,鄙夷地说道:“你这种骄傲自大的人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

秦神医很清楚,若是这个保镖刚才不骄傲自大的话,这会儿就算是输了,自己也绝对好不到哪儿去。可就是因为他的骄傲自大,这才过了一招就被擒了。

那保镖大汉惭愧地低下了头,只是在地上痛苦地抽搐着,却不再说话了。

秦风也没多想便给周局长打了个电话,毕竟这下个家伙做了违法犯罪的事儿可不能轻饶了他们。

打完电话之后,秦神医便狐疑地看着地上的保镖。他这会儿很纳闷,先前的两拨明显是来搞绑架的,并没有害人性命的打算。可是这个保镖却是一上来就下死手,明显是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

就在这时,那保镖身上的电话震了一下。他正打算颤颤巍巍地去挂掉电话,可秦风眼疾手快地从他口袋里掏出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有一个略带尖锐的声音响起:“请问是我王有财王先生吗?”

暗号?秦风顿时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急忙看向了那个保镖,可是他却啥话都不肯说。

对方又把刚才的话确认了一遍,秦风急忙走到一边模仿着那保镖的声音悲惨地说道:“我,我在南环路出,出车祸了。派…”随即,他就没声了。

对方沉默了一下,随即急忙挂断了电话。

“真是没用的东西!”那人恨恨地骂道。

秦风得意地笑了几声,随即便走向了那个保镖。他隐约感觉刚才那声音似乎有些熟悉,想了好久,这才想起了是下午在拍卖的时候和自己竞拍不死神草的那个看起来有点不对劲的青年。

“我和他无仇无怨的,也只是第一次见面。他没必要为了不死神草就要置我于死地吧?”秦风疑惑地看着远处漆黑的夜空,陷入的沉思。

想了许久,也没想出来好的解释。他最终才把目标锁定在了躺在地上的专业保镖身上。

可是审问了一会儿,也只是得知那个俊朗青年姓仇,人称仇少。

仇少?秦风不禁嘀咕道:“仇这个姓可不多见啊!见第一面就下定决心要杀我,究竟是谁和我有这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呢?”

另外,秦风还从这保镖口中得知,他是出自于一个专业的保镖组织,其中的人即是保镖也是杀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