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睡兄弟/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磊醒来感觉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而且腿就算动一下也不会痛了。他又动了一下胳膊还是一样。

“我的腿和胳膊好了?!”胡磊带着哭腔说了句,眼眶中的泪水不自觉地沿着眼角滑落了下去。

“我好了!我终于好了!我终于能像正常人一样活着了!”胡磊激动地喊道。

这种久病痊愈的激动感觉,难以言喻。

这时他突然间发现了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的秦风。他顿感鼻子一酸,喃喃地说道:“好兄弟,谢谢你!”

接着,胡磊按了一下求助按钮,还是用刚好的那只手按的。

手臂能灵活自如的感觉真好!胡磊感激地看着秦风,抽泣了起来。

过了不大一会儿,刘琳琳就带着护士就把秦风抬到了胡磊旁边的一张病床上。把现场收拾了一下之后,刘琳琳便走到病床前检查起秦风的伤势来了。

“刘琳琳,疯子现在咋样了?”胡磊担忧地问道。

他残疾了这些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治好,这绝对是一件超级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秦风却做到了,那他必定是采取了某种特殊的方法,要不然也不会累到晕倒了。

刘琳琳松了口气,微笑着说道:“他只是昏睡过去了。睡一觉,起来就没啥事儿了。”

“疯子他为我做的太多了!”胡磊惭愧地说着,眼角满是泪花。

别的他虽然不清楚,但是那个何首乌他还是认得的,那玩意儿可老贵了。这还只是他看到的,没看到的药材还不知道用了多少呢。但是他很确信,为了治好自己的残疾,秦风肯定花了不小的代价。

他现在对于秦风除了感激真不知道该说些啥做些啥了。

刘琳琳苦笑了一声,满脸幸福地说道:“秦风就是这么一个人。对于他认可的亲人朋友,哪怕是豁出性命,他也一定会救的!”

她不禁想起了之前秦风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心中不由得一阵幸福的暖流袭来,心里的幸福全都挂在脸上了。

“疯子还是当初那个待人至诚的二愣子,过了这些年一点都没变!”胡磊吸了下鼻子,神色复杂地说道。

就在这时,刘琳琳看到胡磊想要下床,她急忙呵斥道:“胡磊,你给我安静地躺着!你这病现在只有等到秦风醒来才能判定,在他没醒来之前,你就乖乖地躺下!”

“呃,我错了。”听了刘护士长的话,胡磊就像是一个犯错误的小孩子一样,惭愧地低着头。

“这刘大美女在秦风面前时乖的就像是小绵羊似的,咋地一下子就成了凶猛的小母豹了呢。”胡磊暗自嘀咕了一声,便躺下用被子蒙住了头。

“瞎嘀咕啥呢?”刘琳琳厉声问道。

胡磊连忙掀开被子,赔笑着说道:“没,没啥。”

“这才对嘛。记住了,有啥事儿就叫护士,不要私自下床。要不然我一定收拾你!”刘琳琳犀利地说道。

胡磊连忙点头“嗯”了一声,便沉默不语了。

待刘琳琳走后,胡磊拍了拍胸膛,一脸惊吓地说道:“疯子该不会被管教成妻管严吧?真替他未来感到担忧啊!”

秦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晚上了。

“磊子,你现在感觉咋样了?”秦风笑着问道。

忽闻此声,胡磊惊喜地说道:“哎呀,疯子啊,你总算是醒来了!我现在已经感觉完全好了。快告诉我,我现在能动吗?”

“你下午到现在一直没动?”秦风好奇地问道。

这一下午没动那可是够难受的。尤其是像胡磊这种病刚治好,体内灵气充裕肯定是睡不着的。

“你先告诉我究竟能不能动?”胡磊急忙问道。

秦神医愣了一下,急忙说道:“能啊,治好了之后适应一个小时就能动了啊!”

“哎呀我的妈呀,你老婆可坑死我了!”胡磊大叫了一声,便猛地下床朝着门外跑去。

秦神医一脸的懵逼,挠了挠头困惑地说,“这是咋回事呢?”毫无疑问,刚刚起床的秦神医脑袋还有些迷糊呢。

过了片刻,秦风便想通了事情的原委,不禁一阵好笑,但随即他却和胡磊一样跳下了病床疯狂地朝着门外跑去。

一个下午都呆在病房里,这么长时间了,人有三急也是在所难免的嘛。

回到病房之后,胡磊便开始大吐苦水,委屈的话听得秦风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他脸皮薄点,不好意思叫人家护士来帮忙,也就只能憋着了。

“你小子还有脸说呢,我比你更惨。好几次都差点被尿憋醒,可是困的压根起不来。要不是我意志力坚强,这会儿病房都要被淹了!”秦风苦着脸说道。

那种极度疲惫之下,打锣打鼓都叫不醒他,更别说是憋尿了。

随即,两人便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磊子,你接下来的七天内,你每天下床的时间绝对不能超过六个小时,这一点也是为了你的恢复。”给胡磊检查了一下,秦风满意地点了点头,叮嘱道。

胡磊激动地点了点头,他刚才上厕所那会儿就已经感觉自己现在完全和常人一样能跑能跳了。而且速度似乎也比常人快了许多呢。

“疯子,我问你件事儿啊。你实话告诉我,我的身体咋地一下子变得这么好呢?而且身体的反应能力似乎也比以前好了不少呢!”胡磊满脸困惑地说道。

尅玩笑,那么多的土灵气再加上不死神草的效用,要是身体没点改变才是出了怪事儿呢。

秦风疑惑地皱眉想了一会儿,不确信地说道:“这个极有可能和你的体质有关,而且我还给你用了何首乌,那玩意儿可是大补药啊。没把你补的欲火焚身吧?”

胡磊想了想也觉得只有这个解释说不通了。但听到秦风的最后一句话,他不由得回击道:“我要是浴火焚身了,你肯定是要失身的!”

他怪笑着眨了眨眼睛,明显是在调戏秦风。

秦神医脸色一板,没好气地说道:“好你个胡磊啊!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睡我!”

胡磊愣了一阵,随即才猛然朝着秦风扑了过去,哈哈大笑着说道:“好啊,我现在就睡了你!”

两人打闹了一阵,秦风却突然间发现刘琳琳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口观赏着,也不晓得她啥时候来的。最要命的是,此时他此时还骑在胡磊身上呢。

“继续啊,我正看好戏呢。”刘琳琳神色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

“啊!琳琳,你听我解释!我是直男啊!”秦风害怕刘琳琳误会,急忙解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