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去报警啊/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子博咬牙切齿地说道:“不是你还会有谁!我买的时候还是一百多年的何首乌,可是回去之后就变成了三四十年的了!那天我拍下何首乌之后,也就只有你碰过了!肯定是你这个王八蛋动了手脚!”

“黄子博,捉奸捉双,捉贼拿赃!你他娘的最好拿出证据来,否则可别怪老子不客气!”秦风很是愤怒地说道。

而此时,村里的保安也全都是一脸愤怒地看着黄子博,大骂道:“你玛德竟然敢诬陷我们秦院长,真当我们是摆设啊!兄弟们,给我揍这些狗东西!”

江大山一声大喊,顿时众人便摩拳擦掌打算动手了。

“都安静点儿!”秦风喊了一嗓子,暴怒地看着黄子博,“黄子博,你他娘的是不是脑子被驴给踢了!你说是我对你的何首乌动了手脚,那你给我说说,我是咋地动的手脚!全程我观看的时候全都是你拿在手里,我哪儿有机会动手脚!”

以气萃物可是神奇的不得了的秘法,黄子博可是绝对不会知道的。秦神医很清楚,黄子博大半是想借着这个由头过来撒气的。

听了秦风这话,黄子博不由得愣住了。这何首乌却是是全程都在他手里拿着,秦风也没机会动手脚。但是这好好的上百年的何首乌回去之后就变成了普通的何首乌,这放在谁身上都得着急上火啊!

他发现这个问题之后立马就想到了秦风。好不容易托人查了一下秦风的信息,才知道这混蛋压根就不是蒋青兰公司的副总,而是一个乡村卫生院的院长。

愤怒之下的他,当即就带人前来讨公道了!可是秦风此时的反驳却让他的理由站不住脚了,他又如何能不生气呢。

“肯定是你这王八蛋做的手脚!全程只有你一个人动过!”黄子博还是死咬着这个理由不放。

就因为何首乌这事儿被老爸骂了个半死,现在必须把丢失的何首乌再找回来!

秦风冷哼了一声,冷言冷语地说道:“好,很好!黄子博,你他娘的既然说是我干的,那你大可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情啊!你他玛德现在带这么多人来我们村这是啥意思?想闹事吗?!”

黄子博本以为自己带的人已经够多了,可是现在一看好家伙对方的人比自己这边人可要多了不少。要真开打了,自己这边肯定也讨不了好!

他放下狠话,“好!那你他玛德就等着警察的传唤吧!”

“等就等,谁怕谁啊!你要是不敢报警,你就是孙子!”秦风愤怒地骂了一句,便转身回卫生院了。

他可不想再听黄子博这条疯狗的狂叫了。这事儿要是报了警反而容易处理了!

回到卫生院,他就给周局长打了个电话,让他调出那天拍卖会所在酒店的监控录像。毕竟要是现在这监控录像被黄子博毁掉的话,那事情可就变得麻烦了。

周局长应了一声,电话还没挂断就听到他急忙吩咐一个警员去办理这事儿了。

现在只要掌控了当时的监控,黄子博就算是有天大的能耐也没法再狡辩了。

这时,外边也恢复了安静。不用想,都知道是黄子博走了。

就在这时,秦风的电话又响了。一看是姚秘书打来的,秦院长顿时痛恨地骂道:“这个狗东西一天这是要打几次电话啊!真是他娘的操蛋!”

果然,还和上次的一样,催着秦风去给王慕儒治病呢。

不过这次姚秘书说是王总的病情又严重了,希望秦神医尽快过去给治疗。

秦风质问道:“王总是不是没听我的话才犯病的?”

姚秘书支支吾吾了一阵,心虚地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您就抓紧时间过来给治疗一下,我们可是都付了医药费了。”

一听这话,秦风顿时就明白了。他淡淡地说道:“行了,我知道了。我今晚就去给王总看病!”

说完这话,他就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王慕儒,老子这次去了不埋汰死你,我就不姓秦!”秦风一脸得意地说道。

接着,他安排李正龙带两个人去县城取药,然后便去治病救人了。

到了中午快吃饭的时候,李正龙就把药材带回来了。

检查了一下,药材的品质都还不错。秦风不禁感慨道:“蒋总的办事效率就是高啊!”

现在秦风完全有把握让云之痕完全好起来,可是他只挑了几样药材边去了云之痕所在的病房。

在病房里看了一下,发现云之痕又不见了。秦院长当即恼火地骂道:“云之痕,你他玛德有完没完啊!玩这种小把戏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嘛!真以为你是天下第一,没人发现得了你是吧?”

对于云之痕这种人必须要好好地吓吓他。只有震慑住他了,以后他才能乖乖地听话。

可是他说了这话,病房里还是一丁点的动静也没有。

秦风冷哼了一声,随即掏出一支麻醉针猛地朝着门口上方的墙角扔去。

“啊!”的一声惨叫,云之痕便重重地摔了下来。他本想着试试秦风究竟有多强的实力,可万万没想到啊,人家竟然一下子就发现了自己的隐藏。

他现在受了重伤实力大减,秦风发出的麻醉针他也是避无可避,这不就中招了嘛。

“嘚瑟!你继续嘚瑟啊!你咋地不嘚瑟了呢?”秦风鄙夷地说道,一脸的不屑表情。

云之痕心中大为震惊,他一直对于自己的隐藏技能很是自豪,却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就被秦风给识破了。

他困惑地问道:“你咋地知道我所藏的位置呢?”

秦风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你真以为自己无敌啊!傻帽一个!”

“找到了几种药材,本来打算是给你治伤的!看你精神头这么好,你继续玩吧。”秦院长阴阳怪气地时候了句,便出了病房。

云之痕正打算去追呢,却发现自己脑袋越来越重,一股浓浓的睡意袭来,他眼皮都快要睁不开了呢。

在他昏迷的最后一刻,他确认了一个事实:秦风极其强大,以后最好别惹他!

等云之痕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全身酸痛不已,双腿都已经麻了。刚才那一摔可是直接让他刚刚开始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裂开了。

此时此刻,他也总算明白了另外一个真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