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勤劳的人/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转悠了一会儿,竟然来到了卫生院后边的化粪池。河沟村提倡的是天然环保,这些排泄物可是村里的好东西呢。只是这段时间不是农忙时节,这化粪池也就堆积的多了些。

但是这大夏天的,远远就能闻到那臭气熏天的刺鼻味道。

来到这里,秦风恼火地问道:“你他娘该不会是把那个铁盒子扔粪坑了吧?”

秦院长现在宁愿云之痕大骂自己一顿,说不是在这里。要是真扔这里了,那可就太操蛋了。

云大杀手摸了摸鼻子,一脸的尴尬,“那啥,你快想办法吧。我现在我也没办法能找到那东西。”

听到这话,秦风当即跳脚大骂道:“云之痕,我草你二大爷!你他娘的扔哪里不好啊,非要扔粪坑里!你他娘的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咋地,有病啊你……”

秦神医那个气啊,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被扔粪坑里。这混蛋简直太气人了!那种愤怒的感觉简直无法描述啊!秦风现在都恨不得一脚把云之痕那混蛋也踹下去呢。

“那玩意儿对我又没用,我还留着它干啥啊。还不如扔粪坑里谁也找不到呢!”云大杀手小声嘀咕着,一脸的不以为然。

老子以前扔的东西多了去了,咋地不服啊!若不是现在有求于人,他早就跳脚了!

“扔粪坑里就找不到了?”秦风怒气哼哧地骂道:“他玛德要是在农忙的时候,这些大粪全都要被运去农田里施肥的,到时候还不是被人找到了。就你这个二百五自以为是!”

云之痕翻了个白眼,心中暗自埋怨道:“再被人找到有啥关系。要是真有用,大不了老子再抢一次不久就得了!”

看云之痕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秦风也算是想明白了,和这个混蛋生气那纯属多余。

想了好一会儿,秦神医这才想了一个办法用磁铁来整上来。费了一番功夫,他总算是弄了好大的一块磁铁,将磁铁绑在一根长杆上让云之痕去弄。

云大杀手那个不情愿啊,但碍于秦风的淫威,他最终也不得不屈服了。

偶尔有村民路过,就会情不自禁地感慨一声:“真是勤劳啊,这大晚上的还挑大粪,致富发家指日可待啊!”

秦神医早就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要是被村民看到他也在这里“挑大粪”,明天村子里铁定要炸开锅地讨论秦院长挑大粪的那些事儿了。

找了十多分钟,四周臭气熏天。秦风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一股子令人作呕的恶臭味道。

云之痕刚开始还骂骂咧咧的,可这会儿他连呼吸都不敢了,更别说是张口骂娘了。

又过了几分钟,云之痕突然间惊喜地说道:“我找到……”随即他就急忙闭嘴了,因为实在是太臭了!

他急忙跑过来把那根杆子往秦风面前一扔,埋怨道:“我把东西可交给你了啊!你要是不遵守承诺,我发誓一定把你扔粪坑里!”

话一说完,他就急忙跑了。现在满身的恶臭味道,他自己闻着都恶心的厉害。现在当务之急,自然是要去洗澡了。

秦风取出早就准备好的橡胶手套将那盒子从磁铁上掰了下来,随即就连忙跑去了河边。

“还好这盒子是铁的啊,要不然还真就麻烦了呢!”

想起刚才云之痕那副囧样儿,秦神医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但随即他也急忙闭上了嘴。

把盒子洗了好多遍,看到那外壳的时候,秦风顿时惊喜地大叫了起来:“太好了!还真他娘的是玄针啊!”

这个盒子和之前那个玄针盒子一模一样,里边肯定是玄针没错了。

找了些树叶将盒子包好,他才赶回了卫生院。

“秦院长,你干啥去了?身上咋地这么臭呢?”一个护士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地问道。

秦风皱了皱眉头,闻了一下还真就是很臭。这也难怪刚才门口那两个保安的神情那么怪异呢。

没有多想连忙去洗澡堂子洗了几遍,却听到隔壁一个很是熟悉的声音恼火地骂道:“草你二大爷的!草你大爷的!欺负我,欺负我!草你二大爷的……”

这人不是云大杀手还会有谁呢。

秦风嘿嘿笑了几声,就当做没听见,便急忙去洗澡了。

洗了好几遍,他这才回家去了。晚上这会儿也没啥事儿,正好可以回去吃顿饭。

“小风,你和琳琳的事儿打算啥时候办啊?”吃饭的时候,老爸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再过一段时间吧,我们俩上次不是都表态了嘛,就这一两年的事儿了。”秦风啃了口馒头,笑着说道。

“你倒是不急,可是我和你妈这两天都要被烦死了!”

秦树才狠狠瞪了儿子一眼,便开始大吐苦水,“最近一天天来咱家说媒的人就没断过。以前还只是咱们村的,可现在十里八乡的都来了。我和你妈这一天下来都要接待十几个媒人呢。你说说这事儿该咋办?”

秦神医一阵目瞪口呆,不过随即他也就明白了。现在和刘琳琳都没定亲呢,那在外人看来可就是未婚的金龟婿一只啊!

但这事儿究竟该咋办,秦风却拿不定主意了。

秦树才夫妇一阵唉声叹气,这儿子太出息了也是麻烦啊。这一天天的他俩躲都没法躲,面对一个个能说会道的媒人别提有多辛苦了。

“不行,这事儿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要不然我们明天就生病住院去!”秦树才苦大愁深地叹着气,一脸的为难。

秦风苦笑了一阵,就举手投降了,“爸妈你们就放心吧。我保证明天不会有人再来烦你们了!”

他虽然信誓旦旦地保证着,可是心里却是叫苦不迭。这事儿他现在还没有好的处理办法呢,不过老爸老妈都被逼成这样了,他也就只好先应承了下来。

愁闷不已,便给胡磊打了个电话。

胡磊最近正在热火朝天地忙活着种植养殖的事业,现在发展的倒也顺风顺水。

把媒人们来说亲的事儿给胡磊说了一遍,秦风感慨道:“好兄弟啊,你快给我说说这事儿该咋地解决呢?”

“我咋地感觉你这家伙不像是来倒苦水的,反而像是来炫耀的呢!”胡磊好笑地说道。

“我去,你还是不是我兄弟啊!你就算是不管我,也得体谅一下你干爹干妈吧,他们最近可都被这事儿闹的头都大了呢!”秦风郁郁地说着,声音中都满是悲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