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我知道了”/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人嘛,都是比较细心和敏感的,一般在发生了这种事情的时候,作为男人的秦风,也就是能通过事实来推断张翠玲应该是故意喝了这么多的酒。

可是她到底为什么喝这么多的酒,秦风就不知道了,就算是让他推测,他也很难推测的出来,因为不管他再怎么聪明,可他毕竟是个男人,一个大老爷们的心思,再怎么细腻也不可能有女人细腻的。

其实在听说王翠玲喝醉酒来卫生院的时候,刘护士长就已经猜到了起因。毕竟秦风那张横幅实在是太过于高调了,就连卫生院好多小护士一下午都是闷闷不乐的呢,还有村里的那些大姑娘们,甚至就算是邻村的那些待嫁的姑娘们都很是伤心失望呢。

毕竟这些人都把风头正劲的秦风当成了最完美的对象,年轻又前途,人长的还帅气,试问哪个大姑娘能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呢?

其实吧,对于卫生院里的那些伤心的小护士,这事儿也不难理解。秦风秦院长作为一干小护士心中的完美老公,虽说明明知道他和刘护士长的关心,可毕竟还没有结婚呢,所以以前大家心里还是默默的抱着很大希望的。

可现在秦风竟然这么高调的示爱刘琳琳,就证明除了刘琳琳之外,大家谁也没有希望了,只有刘琳琳能成为秦风的媳妇儿!

一直以来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她们咋地能高兴得起来呢,没哭给秦风看就不错了。

而作为一直都很看好秦风,甚至幻想着和秦风发生点什么的张翠玲,肯定是更加的伤心了,这样的伤心之后,只能是借酒消愁了!

所以刘琳琳就将心比心,顿时就明白了王翠玲的心理状态,只不过因为她对秦风的喜欢更加深刻,所以她的反应也更加的激烈罢了。

被心上人一提点,秦风顿时就想通了事情的原委。他可以保证不喜欢王翠玲,但却不能阻止王寡妇喜欢他啊。

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急忙说道:“琳琳,这事儿真的不能怪我啊。”

“不怪你还能怪谁?!”刘琳琳恼火地说道:“上次柳小妍可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嘛!”

秦风很是无奈也只好把挂横幅的原因告诉了刘琳琳。

“你这是典型的好心办坏事儿啊!”刘护士长忍不住埋怨道:“这馊主意你咋想出来的?真是不可理喻!你这人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要阻碍安歇媒人来说亲事,你可以派两个保安守在你家门口不就得了嘛。”

秦神医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惭愧地说道:“我咋地就没想到呢,还是琳琳你聪明!”

刘大美女白了秦风一眼,“用不着你夸奖,你现在赶紧想想咋处理翠玲嫂子的事情吧!”

她心里酸酸的,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但这事儿明显又不怪秦风,毕竟王翠玲这事儿就算是现在不发生以后也会发生的。

秦风抓起刘琳琳的小手,满脸凝重地看着她,“琳琳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事儿处理好的!”

刘琳琳苦涩地笑了笑,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秦风安慰了心上人一会儿之后,这才去了急救室。

没有迟疑,秦风便用土灵气将王寡妇体内的酒精全部萃取了出来。其次又用土灵气修复了她被麻醉的动脉神经。

过了十多分钟,王寡妇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秦风的时候眼中一阵惊喜,但随即又暗淡了下来。

“谢栋,你们先出去吧。”秦风想了一下,又补充道:“告诉知情的人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

王寡妇喝酒醉死过去的事儿如果传出来,那村里铁定又得闹出一阵不小的风波。

王寡妇眼神复杂地看着秦风,有气无力地说道:“秦,秦风,谢谢你救了我。”

她现在都不知道该何如面对秦风了。在看到那条横幅的时候,她真的感觉活着已经没有啥盼头了。心灰意冷之下就想要借酒浇愁,可是越喝越感觉心中愁闷的厉害,终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就不省人事了。

秦风摇头苦闷地叹息了一声,竟不知道该咋地劝慰王寡妇了。心里想了好多话,到了嘴边却始终说不出口。

王翠玲察觉到秦风已经知道事实了,顿时红着脸不敢说话了。

霎时间,急救室的气氛变得异常尴尬了起来。

想了一会儿,秦风这才咬牙说道:“翠玲嫂子,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儿了。你比我要知道的道理多,碰上这事儿我也不知道该咋劝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开心快乐地生活!”

王翠玲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看了秦风一眼,压低声音说道:“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秦风深深地呼了口气,“嫂子,人这一生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但很多时候都是盲目的。所以我们必须要为自己树立一个短期可行的目标,这样日子也就会有盼头了。”

他顿了一下,解释道:“就像咱们村的村民,他们每天都在想着发家致富。他们觉得,今天赚了钱就可以买好吃的,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所以他们每天活的都很有劲儿。”

“你是咱们村极其杰出的女性,我只希望你可以尽自己的一份力,让咱们村子尽快富饶起来。”

他也不确定自己说这番话到底有用没,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感觉这番话很是苍白无力。可是现在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其他的就看王寡妇咋想了。

越是聪明的人想的就越多,有时候反而越容易钻牛角尖。

王寡妇凝重地看着秦风,“秦风,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发家致富的。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让我以后做富婆。我会努力朝着那个目标前进的!”

秦风赞赏地笑了笑便出去了。耽搁了这么一会儿,肯定又有许多病人要处理呢。最主要的是呆在急救室尴尬啊!

晚上秦风见卫生院没啥事儿了,秦风便赶去了县城。又到了给王慕儒治疗的时间了,而且姚秘书也已经催了好些次了。

这几次的通话当中,他已经明显能感觉到姚秘书打电话的时候没有之前那么有激情了。

对此秦风深感欣慰,姚秘书现在处境艰难,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了。

到了王慕儒家的时候,姚秘书冲着秦风感激地点了点头,随即便领着他进去了。

“秦神医,您来了。一路辛苦,快坐下。”王慕儒热情地说着,随即又冲着姚秘书喊道:“姚秘书,去给秦神医泡茶!”

见秦风似乎要责怪,王慕儒急忙解释道:“秦神医你别误会,最近这几天我可是严格按照你说的来做的。这茶是我专门给您准备的,那天一个朋友买了茶叶碰巧来我家,我就向人家要了点。”

秦风欣喜地点头笑着说道:“王总,真是劳您费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经过这几次的相处,王慕儒已经摸清了秦风的脾气,应付起来也是非常的得心应手。

他现在只希望尽快的治好自己的病,从而摆脱这种憋屈的生活。

接下来,王慕儒那个客气啊,客气的让秦风都挑不出一丁点的毛病。没办法,秦神医只好先给王慕儒进行治疗。

之后又去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秦风笑着说道:“王总安排的真是周到啊!”

姚秘书点头笑了笑,但那笑容多少有点勉强。他心中早已经开始怒骂道:“他玛德,这都是老子的功劳!”

他越想越气愤,情不自禁想起了上次被王慕儒的外甥狠狠地揍了一顿的事儿。最让他生气的是,给王总说了这事儿,王总竟然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