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邪医馆馆主/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好秦风反应快速身体往后倾了一下,这才没有伤到皮肉。但是这一下却让秦风变得更加激动了起来。

第一次交锋,秦风已然占了上风。但是云之痕可不会就这么罢手,只见他蹬了一下旁边的一颗大树,借力之后匕首在手上华丽地转了一下,又反手一转狠狠地朝着秦风刺去。

“来的好!”秦风一个侧身,一枚明晃晃地银针夹在了双指之间,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但是云之痕却丝毫不给秦风留机会,他可是清楚地知道秦风这银针的厉害。一旦银针扎到穴位上,那自己可就要宣告失败了。

秦风速度虽快,但是云之痕的战斗经验却是比秦风要强太多了。身边的一切似乎都是云大杀手的有效武器,一时间竟逼得秦风难以接近。

打了一阵之后,秦风发现自己除了身法速度奇快之外,其他没有一项比得过云之痕的。若非如此,他早就死了几百道了。

不过秦神医也早就意识到这一点,这会儿云大杀手也是叫苦不迭。秦风虽然实力不咋地,但是奈何人家速度那么快,而且时不时就有暗器冒出来,让他不得不加倍小心。

云之痕心里非常确定,秦风是他至今为止见到的最为难缠的对手。

两人一会儿在地上打,一会儿再树上打,可是就是难分胜负。

两人这会儿早已经打红了眼,云之痕最狠的招式全都用出来了。而秦风来回就是银针,麻醉针等一切暗器。不过秦风仗着速度的优势,云之凡野拿他没办法。

“麻蛋,要是老子有云之痕这样的格斗经验和攻击力的话,那老子可就是天下第一了!”秦风心中异常地渴望。

但这也只能想想而已,转眼间又要应付云之痕的攻击。

云之痕之所以能年纪轻轻就冲到杀手榜第一名,是因为他是一个难得的修炼天才,当灵气与杀手技巧完美结合那可不就是最厉害的杀手嘛。

但是,秦风的速度奇快,这样的速度是云之痕绝对达不到的。

现在要是再加一个人,哪怕是像三十七号那样的低级杀手,秦风和云之痕的战斗就会有结果。

秦风每次躲避云之痕的攻击时都会出现很明显的破绽。但是当云之痕反应过来的时候,秦神医已经消除了那个破绽。

现在要是加上一个人,在两人打斗的时候帮助云之痕,专门挑着秦风躲避的时候下手,肯定能重伤秦风。

然而云之痕的缺点却在于,他在应对秦风的变态速度的时候必须要投入全部的力量。但现在要是有人帮秦风缠住云之痕,哪怕只要短暂的一秒钟时间,秦风就能干掉云之痕。

然而此时却出现了一个最大的变数,灵气。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斗,两人体内的灵气快速消耗。毕竟每一次都最强杀招,灵气消耗自然要厉害很多了。

云之痕现在的速度明显都已经比刚才慢了一些。但是秦风体内的土灵气虽然有不小的消耗,但是奈何存货多啊。而且他体内的灵气异常精纯,就在刚才他还用力气补充体力呢。

于是乎,就轮云之痕被秦风压着打了。刚开始云大杀手还能依靠自己的技巧应付,那是到了后来他的速度越来越慢,然而秦风的速度确是丝毫不减。

“这个变态!”云大杀手心中怒骂了一句,旦他却扔在坚持战斗。

向别人挑战不付出点代价咋能行呢。

眼看秦风的银针要到自己胸口的时候,云之痕怒吼一声,“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认输!”

突然间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往后一仰避过了秦风的银针。但是他的上身避过了,腿却被秦风给盯上了。此时秦风的银针已经即将要扎下去了。

云之痕运起全身仅剩不多的灵气汇聚于另一只脚,猛地踢了出去,脚尖突然间伸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

紧接着,秦风就看到一把凌厉的小刀直奔自己的脑门。他很清楚这一下就算是避过去了,那么头皮也会少一块,甚至会受重伤。

但是他手上的针要是扎下去,云之痕这条腿可就废了,甚至整个人都废了。因为他这一击可是夹杂土灵气和玄针寒气两种灵气。他体内灵气浓郁自然可以压制玄针寒气,但是要是输入到另外一人的身上那两股灵气肆虐之下,除了秦风也就没人能够治得好了。

就在即将两败俱伤的时候,秦风突然间收手运起全身灵气闪躲。

见秦风将要停手了,云之痕顿时也急忙散去了脚上的灵气。没有灵气之下,秦风也就轻松闪躲了过去。

两人冷眼相对了一阵,随即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风,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强!只是你的攻击力太弱了,要不然我压根就不是你的对手!”云之痕瘫坐在地上,神色凝重地说道。

“你也不错!差点就能重伤我了呢!”秦风微微地笑着说道。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云之痕摇了摇头,不禁感慨道:“我师父曾经说过,我是他所见过的最有天赋的灵修。我一直引以为傲,知道遇见了你,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井底之蛙!”

他苦笑两声,有些沮丧地说,“如果你刚才不及时收手的话,我现在应该已经是一个废人吧?”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秦风。

秦风幽幽地叹了口气,“我这人心肠太软了!”

就你还心肠软,之前让我杀人的时候咋没见你心肠软呢!

云之痕撇了撇嘴,突然间神色凝重地说道:“秦风,你有很大的希望当上这一届的邪医馆馆主!我希望你当了馆主之后不要再让邪医馆和邪医门自相残杀了!我师父临终的遗言就是,不让我对付邪医馆的人!”

“邪医馆馆主?”秦风听的满头雾水,困惑地问道:“我咋地就有希望了?”

他现在完全就是一个的小白,只是他却大概猜到那邪医馆馆主就是邪医馆的领头人。

云之痕狠狠地白了秦风一眼,责怪地暗道:“你他娘的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警告你,你要是当了邪医馆的馆主还和我们邪医门作对的话,我一定会杀的邪医馆鸡犬不宁!”

我他玛德咋就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呢,我是真的啥也不知道啊!秦风只好瞎编了个故事,“那老鬼走的时候啥也没告诉我,只是让我好好修炼。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