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帮还是不帮/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得意地笑了笑说道:“磊子明天我让人给你送来一批饲料,你让人每天按照一定的饲料量喂养。到时候的销路你不用担心,全都包在我身上了!”

现在宋老板又开了几家分店,那生意火爆到不得了啊。现在河沟村的所有鸡鸭猪全都被宋玫给提前预定了。就连郭三爷想要买都没有了呢。

想了一下,秦风接着说道:“还有那个大棚蔬菜,你也搞起来。对了,现在你们村的蔬菜,家里吃不完的全都收集起来,明天让人来收。总之你们这里的土特产啥的,全都收。现在要是你们村的人不看到钱,是绝对不会跟着你干的。”

胡磊羡慕地看着好兄弟,他觉得秦风就像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将军一般指哪儿打哪儿,干啥事儿都充满了自信。

“疯子,我都不知道该说些啥好了。”胡磊感动地看着好兄弟,都快要哭了。

他也知道这发展建设农村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儿,尤其是像胡家村这样贫穷落后的村庄那药发展起来更是难上登天。

但是这段时间在秦风的全力支持之下,村里的发展相当迅速。现在全村人已经全都脱离贫困了。

秦风拍了拍胡磊的肩膀,会心地笑着说道:“磊子,等你们村富有起来了,咱们俩就去见识更加繁华的世界。就像过去说的,闯荡江湖!”

胡磊重重地“嗯”了一声,抱住了秦风。

“磊子,这张卡给你,密码是你生日。就当我投资你们村的建设了。你别拒绝啊,等以后你赚钱了再还我就行。”秦风很清楚现在胡磊更需要钱,要发展建设没有钱是根本发展不下去的。

“疯子,这个我说啥都不能要!”胡磊一脸坚决地说道:“你都已经帮我那么多了,你还想一直帮我到啥时候?帮我一辈子吗?”

胡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秦风越是帮他,他就越觉得心里不是滋味。那种别扭的感觉让他很是难受。

秦风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问道:“磊子,如果现在落魄的是我,你明知道我需要帮助,而你正好有能力帮我,你会帮吗?”

胡磊想都没想就坚决地说道:“当然会…不是,咱们说的是现在不是如果。自从我们再次相遇,你帮了我多少次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我想要自己发展,我不希望一辈子被你帮助。你明白吗?”

秦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当然明白。我们两个都是自尊心极强的人,要是换做是我也肯定会有这样的想法。”

“但是磊子你不要忘记,我现在的成就有你的一半。我也知道你想要用自己的努力证明来挣回自己丢失的自尊和荣誉。但是整个过程中你没有努力吗?我为啥没有直接给你几百万让你去过舒坦的日子呢?”

秦风叹了口气,郑重地说道:“的确,从咱们再次见面到现在我帮你过很多次。但是请你永远不要否定自己的努力行吗?养伤期间你每天上工地比一个正常人干的都要卖力!你现在每天为了你们村的发展劳心劳力,这段时间你有一刻放松过吗?”

说起这些,秦风就忍不住想起了当初的自己。他那会儿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人能来帮助自己啊,可是从来没有。

胡磊这种心情他很能理解,但是却不能接受。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现在的胡磊就像是一个有骨气的富二代,他不想永远活在上一辈的关爱之中,他想要独立创业展现自己的实力。

而秦风就像是一个打拼了多年的成功人士,在没有成功的时候,他是多么希望有人帮他一把,但是始终没人帮他。

终于有一天他成功了,他想让自己的努力成为儿子的垫脚石,让儿子通往金字塔的高层,但儿子却偏要从金字塔最低端开始打拼。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胡磊仔细地思考着兄弟说的这些话,竟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现在发现自己这明显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秦风继续乘胜追击道:“磊子,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我那你当兄弟。这就和你当初替我背黑锅坐牢是一样的!其中或许有报恩的意思,但更多的都是源于兄弟之间的那份情义!”

其实他更像告诉兄弟,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残酷,他为啥没有去帮助其他人呢,还有更多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呢。可是秦风也不会帮,因为不熟!

一个人如果连自己每天都饿肚子,那么当他得到一个馒头的话几乎是不会分给别人的。但若果这个人稍微过的好一点,他家里有剩余的吃的,如果有亲朋好友还饿着肚子,他会给亲戚朋友一些。直至更加富有一些,他才会考虑到给陌生的乞丐。

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往外辐射的一个圈子。只有先养活了自己,才会想着亲戚朋友,之后才会想到更多的人。这就是人性的自私。

兄弟虽然坐了几年牢看清了人情冷暖,但他的阅历却还是差了一些。

胡磊现在这个问题还挺严重的。要是两人长期不说,时间长了关系疏远还是小事儿,最终极有可能演变成一方的心理仇恨。

想想,万一要是胡磊觉得秦风是一直在可怜自己,而他又不想被人可怜。长期以往,他绝对不受不了的。

就像有句话说的:这世上比所有人都瞧不起你的滋味还难受的,就是让所有人都同情你!

人真的很怪,倘若秦风现在对于胡磊不理不睬,压根不愿意帮他,他肯定会难受。但是帮的多了,他又会觉得心里不舒服。

秦风之所以今天把这事儿放在台面上说,是因为他那天看到了一句话:升米恩,斗米仇!

虽说这事儿也不一定会发生在两人身上,但是也是很有可能的。帮助也是要建立在相互情愿的基础上,要是一方不愿意,终究会酿成矛盾的。

“磊子,我话就说到这儿了。咱们俩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我刚才给你说的话,你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我该回去了!”秦风微微一笑,便起身离开了。

回到村里秦风那个累啊!但是却也坚持去了后山修炼!

快两点的时候,秦风从后山下来。却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影,正在静静地朝着自己这边看过来。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不禁嘀咕道:“这人是谁?为啥会出现在这里呢?”最让他惊讶的是,自己刚才竟然一点也没发现。之前遇到的人中,除了云之痕能做到这一点之外,也就没别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