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又是同门/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仔细一看,那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瘦骨嶙峋的样子像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

那中年人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秦风,就像是一座石雕。

这一下秦风可就纳闷了,怎么会忽然出现这么一个中年人呢?而且看样子可能是奔着自己来的,也不知道咋回事。

“他会不会刚才就一直跟着我呢?”秦风忍不住嘀咕了一声,但随即就打消了这个顾虑。

因为他很自信,一旦有人跟在后边他不可能发现不了。除非那人的灵气修为达到了行走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的地步,但拥有那种修为的人存在的可能性并不大。

要知道,现在秦风已经算是修为很厉害了,绝对已经到了高手的地步了,但是就算是如此,也不可能是在行走的时候不会发出一点声音来的,只能说他发出的声音是非常非常微小的,但是不能说没有。

而这个人应该更不可能拥有这么强悍的能力了,而且以秦风的谨慎程度来说应该也不可能就这么被别人跟上了。

毕竟他每次到后山那个灵气修炼地点的时候,都会运起土灵气探查四周的一切。

假如四周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秦风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就能够察觉的到,然后迅速的做出应对措施,但是之前秦风查探周围情况的时候,并没有发觉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而且反过来说,假如说现在秦风面前的这个中年人真有那么强悍的实力,那就算是他现在跑也来不及了,就算是秦风很厉害,可是面对这样强悍的对手,他肯定也不是对手的,所以沉思了一会儿,他也就释怀了。

既然是跑不了,那就也打不过,就没有必要再寻思别的了,干干脆脆的面对就好了。

“大叔,这么晚了还在这里欣赏风景啊?”秦风笑着打了声招呼,便快速赶了过去。但他放缓了自己的速度,保留了大部分的实力。

他已经确定对面这个人必定是灵修,要不然他也不会距离这么近才发现人家。

“小伙子,这么玩了还来山上锻炼真是难得啊!”中年人冲着秦风坦然一笑,回应了秦风刚才的问话。

但秦风却明白这中年人分明是话里有话。他挠了挠头,憨笑着说道:“没办法啊,身体素质差,必须得加强锻炼才行。”

“小伙子,你每天晚上都来这里锻炼吗?”中年人把锻炼两个字咬的很重,似乎是在故意暗示什么。

“我也就是想来的时候来一下,不想来的时候就不来了。对了,您还没告诉我,您来这儿干啥呢?”秦风反问道。

中年人微微看了一下后山,沉声道:“找人,也找东西。”

秦风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他猜测这人十有八九是本着云之痕来的。他心中大为鄙夷,“傻叉啊,人都走了你才来。吃翔都赶不上热乎的!”

“行,那您慢慢找。我回去睡觉了。”

大半夜的和一个大男人聊天有啥意思,还不如回去睡大觉来的实在,况且这么个大老爷们也不一定是好人。

“小伙子,等一下!”那中年人急忙喊住了秦风。

麻蛋,装啥逼啊装!秦风回头疑惑地问道:“还有啥事儿吗?”

“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他叫云之痕。你认不认识他?”中年人目光紧紧地盯在秦风的脸上,似乎是希望能从中探查到些许蛛丝马迹。

早就知道你这老家伙图谋不轨!秦风疑惑地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你真的不认识他?”中年人疑惑地问道。他很诧异,自己竟然还真就啥也没看出来。

“大叔,你有啥事儿一次性说完,我很困的。”秦风打了个哈欠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小子,你现在的实力太弱。如果你对变强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卡片上这个地方。”说话间,中年人便朝着秦风飞出去一张卡片,那卡片速度又急又快,直奔秦风咽喉而去。

秦风没有多想一侧身,看准时机捏住了那张卡片。随即他便将卡片猛地飞了回去。

这可是赤裸裸地打脸啊!

中年人眼神中写满了震惊,秦风接住卡片就让他震惊了一下。没想到人家现在又还回来了,而且比他刚才飞出去的速度还要快。

他也来不及多想急忙转换了一下姿势,躲过了卡片。但他却显得有些狼狈。

看到这一幕,秦风心中大为鄙夷,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这都没有云之痕厉害,还敢搁这儿装逼!

他现在确定这个中年人的实力压根不咋地。刚才中年人躲避卡片的那一瞬漏洞百出,这要是对上云之痕早就死了好几次了。而秦风也有把握在那一瞬间来一枚麻醉针就可以轻松搞定。

但是他却突然发现自己现在身上没麻醉针了,这才没有动手。

“好小子,没想到是我看走眼了!你究竟是哪一门派的人?”中年人看向秦风的神色变得异常谨慎了起来。

“门派?”秦风嘿嘿笑着说道:“我没有门派啊!我是自学成才的。”秦风微微笑着,心里却在纠结着到底该不该做掉这个中年人了。

他不想杀人。这会儿他才想起了云之痕,要是那个家伙在,就可以由他代劳了。

中年人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逃。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个高手,刚才自己攻击了人家,人家现在要是干掉自己那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修炼界始终都遵循着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真理。

“你最好别想着跑!”秦风好奇地问道:“你又是什么人?来这里干啥?说!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看到中年人被吓的惊慌失措的样子,秦神医心中忍不住感慨道:“实力强的感觉就是好啊!”

中年人迅速从腰间摸出一张卡片猛然朝着秦风飞了过去。与此同时他早就溜之大吉了。

然而下一刻他觉顿小腿猛地一痛,顿时摔倒在了地上。

秦风赶过去,将其制服之后,质问道:“快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啊!”

那中年人现在这会儿没有丝毫恐慌,反而是有些惊喜地看着秦风。

秦风冷冷一笑,凶狠地说道:“行,既然你骨头硬,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09

他对这个中年人也没啥好感,现在干死他是最好的选择。这次一旦让这家伙跑了,以后麻烦可就大了。

说话间,他便给中年人扎了几针。中年人非但没有丝毫的痛苦,脸上反而是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

欣喜了一阵之后,他才疼痛地喊道:“哎呦,别扎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秦风暂时为他止住了痛苦。

“你是邪医馆的传人吧?”中年人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激动。

见这中年人竟然还敢卖关子,秦风也就让他又享受了一遍。

过了片刻,中年人疼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但脸上那股子狂喜却始终存在。

“别扎了,我是你师叔。我也是邪医馆的。”中年人大吼大叫道。

秦风顿时就愣住了,这才想起刚才那的隐藏没有被自己发觉的话,极有可能就是龟息法。

他止住了中年人的疼痛,那中年人就开始发起牢骚来了。

“别废话!我认识邪医馆的人,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活埋了你!”秦风恶狠狠地说道。

中年人这才正经了起来,“这次我是奉馆主的命令寻找邪医馆的门人回去参加月底的馆主选拔大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