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邪医令/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找云之痕干嘛?他又不是邪医馆的人!”秦风质问道。

中年人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苦笑着说道:“虽然这些年邪医馆和邪医门有些矛盾,但是大家始终都是邪医馆的人嘛。

馆主说了这一届的馆主选拔大赛邪医门的人不能参赛,但是可以到场参观的。而云门主无论如何都得到场的!”

云门主?没想到云之痕这混蛋竟然是邪医门的老大啊!隐藏的真是够深的!秦风不屑地说道:“就凭你这点本事想要找云之痕难如登天!对了,给我说说为啥会有邪医馆和邪医门呢?”

中年人好奇地看了秦风一眼,想了一下,才沉声道:“千年前两位祖师创立的邪医馆。其中一位祖师医术高超,而另外一位祖师是灵修高手。两人一人行医,一人护卫。短短的时间就让邪医馆名声鹊起。”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随着邪医馆弟子越来越多,慢慢也就分成了两派。一派行医,一派守护。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三四百年。可是六百年前,守护派出现了一位惊才绝艳之人,他不但实力高强,就连医术也可以和当时行医派的年轻翘楚相媲美。”

“于是守护派的人就想要拥护他当邪医馆馆主,但是行医派人死活不同意。两派就发生的剧烈的争执冲突!后来那位惊才绝艳之人带领守护派大部分人离开了邪医馆自立邪医门!从此邪医馆和邪医门争斗不断,也只有邪医馆遇到危难的时候他们两派才会合作退敌!”

听完这个故事,秦风不禁摇了摇头,这武侠片里常见的桥段竟然成了现实。

秦风冷哼了一声,鄙夷地骂道:“啥狗屁邪医馆,为了争夺一个所谓的虚名竟然杀害同门。现在遇难了又想起人家了,世界上咋会有你们这样无耻的人?!”

云之痕之前说过,这几年的馆主选拔大会已经不会邀请他们邪医门的人到场了。那这一届突然间又请人家前去,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遇到啥解决不了的大麻烦了。

对于邪医馆这样的行事作风,秦风极为不齿。

“你走吧,以后永远不要到这里来。今晚发生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秦风阴狠地说了句,便打算离开了。

他在这中年人身上下了暗手,毕竟他对这个中年人很不信任,没有当场杀人灭口就算好的了。

“等一下!”中年人喊住秦风,严肃地说道:“师侄,无论之前邪医馆做事如何龌蹉,但是现在邪医馆即将面前灭馆大祸。还请看在你师父的份上帮邪医馆度过这个难关!”

随即,他急忙摸出一个牌子递给秦风,一脸凝重地说道:“这是邪医令,只要催动邪医馆的功法就可以看到这一届馆主选拔的地址。请你务必要收下!”

卧槽,你他玛德还真是会占便宜啊!师侄,老子和你们邪医馆们有半毛钱的关系吗?!秦风心中不由得一阵恼火,但随即又沉默了下来。就算他不想承认,但始终还是和邪医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中年人期盼地看着秦风,他此时很确信,以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和医术造诣绝对能带领邪医馆度过此次难关。

秦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过了所谓的邪医令。毕竟他接下来要寻找到其余的几种灵气,邪医馆说不定会是一大助力呢。

他也不愿意再逗留,急忙转身离开了。

走了好远之后,秦风呸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麻蛋,就你这点微末的修为还敢自称师叔,真是草了!”

第二天早上,秦风刚到卫生院,就看到刘琳琳激动地跑了过来,“秦风,你快看今天早上的日报,林楠家的公司全被查封了。还有几年前那个大骗子王慕儒也终于落网了!”

秦院长一脸震惊地说道:“真是大快人心啊!琳琳,这好消息咱们必须要庆祝一下啊!”

“咋庆祝?”刘琳琳好奇地问道。

秦风正经地咳嗽了两声,“那个你来我的办公室咱们好好商量一下该咋庆祝。”

听到这话,刘大美女哪里还不知道某禽兽的花花肠子。她轻呸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你正经点,跟你说正事儿呢。”

秦风耸了耸肩,嘿嘿笑道:“我一直很正经啊!”

两人你侬我侬地聊了一会儿后,便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了。

刚回到办公室没多久,秦风的电话就响了。一看是柳东升打来的,他便连忙接通了电话。

“柳大哥,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是出啥事儿了吗?”秦风担忧地问道。

“啥事儿?”柳东升有些恼火地说道:“秦风,我问你,你到底把我女儿咋地了?”

秦风顿时就想是被雷劈了一样,脑子瞬间短路。反应了一会儿,他才急忙说道:“柳大哥,这事儿是个误会吧。我都已经好长时间没见过小妍了呢。究竟发生啥事儿了?”

他这会儿可是满头雾水,压根都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呢。两人确实好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每次柳小妍来看她爷爷的时候,秦风都“忙”的不可开交,只要柳小妍不走秦风就会一直忙碌下去。

“小妍昨晚回来哭的没完没了。把全家人闹腾到凌晨,今天早上起来不吃饭还躲在房间里哭呢。她昨晚睡觉的时候喊的就是你的名字,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干了啥对不起我女儿的事儿了?”

柳东升对秦风还是很欣赏的,但是一旦关乎女儿的事儿,他就坐不住了。别说是秦风了,就算是对上领导他也敢嚷。

“昨晚?”秦风想了一会儿,这才猛然想起昨晚听到柳小妍喊他的事儿,但当时急着去胡家村,哪儿有闲工夫搭理她呢。

难道是我昨晚没理她,她就生气了?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吧。秦风急忙劝慰道:“柳大哥,你先别着急。我虽然不知道小妍为啥哭,但我可以帮忙劝导一下她。”

“行,那你抓点紧啊。我们一家子都快被那臭丫头给烦死了。”柳东升郁闷地说了句,随即说道:“老弟啊,要是这次事儿和你真的没关系,等小妍不闹了,我一定请你喝酒!”

秦风笑着应了句,便给柳小妍打了个电话。打了第一次没人接,第二次才接通了。

听电话没人说话,只有一阵阵抽噎的声音,秦风清了清嗓子,关心地问道:“你为啥哭了呢?”

他也不知道该咋劝柳小妍,就开门见山地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