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扑朔迷离/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大哥,那啥,小妍现在是小孩儿心性。她说的一些夸张的话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啊。这也是属于间断性失忆后的一种正常表现。”

秦风也不得不打这一剂预防针。要知道无论是大虎的事儿,还是路上那些暧昧的事儿。任何一件事情说出去那可是要解释好久的,他可不想再解释这些事情了。

“老弟,这事儿我可比你还要清楚。小妍小时候就是个调皮捣蛋的主儿呢,哈哈哈。”

柳东升想起小时候女儿做的那些事儿,不禁乐呵呵地笑了起来。现在他最让他期待的是,又可以和调皮捣蛋的女儿一起愉快地玩耍了,这也是一种不错的人生经历呢。

两人聊了一会儿,秦风便带着柳东升去看女儿了。

来到宾馆,看到女人那睡得香甜的模样,柳东升顿时心生怜爱,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头发。

“爸,我饿了。我要吃你做的蛋挞。”柳小妍砸吧了几下嘴,说着梦话。

听到这话,柳东升顿时欣慰的笑了起来,但笑着笑着却又忍不住哭了。他还清晰地记得,那年女儿生了一场大病,当时昏迷不醒的时候就念叨的是这话。

后来女儿总算好起来了,他就给女儿做好了蛋挞。最起先他除了会煮泡面之外啥也不会,经常会遭受到女儿的埋汰。直到有一次和女儿打赌输了,而要求就是让他做蛋挞。

为了做蛋挞,他可是跑遍了好几家有名的蛋挞店,最终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掌握了制作的全部技巧。记得那一年女儿有事没事儿就让他做蛋挞。

但是后来他由于工作的原因,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女儿央求了两次,他都没时间做。后来他有时间做的时候,女儿却说她不喜欢吃了。为了这事儿,父女俩还闹过一段时间的矛盾呢。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过来,不是女儿不喜欢吃蛋挞了,而是女儿直到了老爸每天都很忙很累,所以她才说不喜欢吃的。

看到人家这父女重逢,秦风也就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秦风躺在大厅的沙发上眯了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柳小妍正自己眨巴着眼睛呢。

“你终于醒了,你快告诉我爸,咱们是不是坐着大虎下山的?”柳小妍勾着老爸的胳膊,看向秦风。

秦风愣了一下,点头笑着说道:“没错,就是好大的一直壁虎。还给我们果子吃呢。”

柳东升见秦风演这么像,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笑地说道:“我信,我信总行了吧。”

“老爸,这个就是秦风了。是他打败了大虎救了我,回头咱们请他吃顿饭行不行?”柳小妍感激地看向秦风,她现在已经完全将秦风当成了恩人。

柳东升哈哈大笑着说道:“没问题,今天中午我要就请秦风吃饭行吧。”

柳小妍兴奋地笑着,突然间困惑地说道:“爸你咋地一下子就老了这么多呢,我记得你前段时间不是这样的?”

柳东升哈哈大笑了一阵,也没有解释,反而笑着问道:“你不是说想要吃蛋挞嘛,咱们回家我给你做去。”

柳小妍脸上先是一阵惊喜,随即却又嘟着嘴说,“我不喜欢吃蛋挞了。”

“真的不喜欢吗?”柳东升眼中满是父爱的光辉,笑着说道:“那我回家自己做自己吃,好久没吃了,都怀念了呢。你可是说过你不吃啊,待会儿我做了你就在一旁看着,我自个儿吃。”

柳小妍顿时就不乐意了,“不行,我也要吃。”

看着这对父女其乐融融的样子,秦风羡慕地笑了笑,随即便告别他们二人去警局了。

现在霍子俊的事儿还没解决呢。路上秦风给谢栋打了个电话让他去收购警局对面的超市大楼,另外让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现身了。

现在大麻烦仇少已经除掉了,而且我有保安公司的现有实力已经完全不在乎一些中等以下的杀手了。

听到这个消息,谢栋当场就激动地跳了起来,随即听到疯哥还没挂电话,他才再次镇定了下来。

秦风好笑地说道%3A“都是当老总的人了,还这么沉不住气。行了,去办事儿吧。钱不够了就给我打电话。”

本来打算审问霍子俊的,但是得知霍子俊现在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了,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然而有一件事儿却让他不由得揪心了起来,那就是郭雪儿把霍子俊撞下山崖的事儿。这都完全构成故意杀人罪了。

霍子俊的老爸最近正在打官司往上递交材料想要告郭雪儿呢。不过还好霍子俊也有故意杀人的重大嫌疑,所以案件才没有开庭审理。

现在这案件也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要知道除了秦风的指控之外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霍子俊就是塌陷路面的某后主使。而霍子俊的老爸也将责任全都推到了郭凡达的身上。

秦风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的如此棘手。办案是要讲证据的,没有直接的证据还是得放了霍子俊。

他皱眉沉思了好一会儿,突然间阴森地笑着说,“既然拿霍子俊没办法,那就只有拿那些狗腿子开刀了!”

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一定要证明霍子俊有重大杀人嫌疑,也只有这样霍家才拿郭雪儿没办法。

接着就又到了秦审问官出场的时候了。在他连哄带吓以及神鬼手段的折磨之下,终于有人交代了事实。

其实,他们也啥都不知道。但是霍子俊教唆他们拦路这却是真真切切的事情,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让秦风得第一而且事后会给他们一人两万的报酬。

这事儿虽然不能给霍子俊定罪,但却也确定了他的重大嫌疑。毕竟那会有那么巧的事儿,而且霍子俊为啥早不比赛晚不比赛正好要在路面坍塌的时候举办呢。

周局长从这几点着手调查,希望能寻找到有利的证据。

但是过了不久,去平顶山的警员突然间打电话回来说是平顶山塌陷的山坡发生了严重滑坡,那些人为挖掘的痕迹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得知这一消息,秦风和周局长两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们很清楚,这是霍子俊的老爸故意毁灭证据,从而让他儿子脱罪。

周局长他们当时虽然拍下照片了,但是大晚上的拍出来的效果还是差了许多。否则,周局长今天也不会再次派人去实地取证了。

从这一刻起,案件竟然变得越发地扑朔迷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