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最笨的办法/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看无忧保安公司赚了不少钱,但是秦风却也仅仅只是拿了上次的一千块钱而已,而高胜谢栋他们也是按月发工资。其他的钱还都存着呢,不过这次买了警局对面的楼之后估计也就没多少钱了,说不定还欠了人家李信一大笔钱呢。

谢栋激动地感谢了几句,便连忙去安排了。这次总算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他咋地能错过呢。

待在县城也没啥事了,秦风便连忙回村去了。

他回去忙活到快五点半左右的时候,谢栋打电话来说一切准备就绪了。疯哥当即下令,等天一黑立即抓捕!

现在县城枪支虽然不泛滥了,但是这麻醉枪和弓弩也是威力不小的杀伤性武器呢。尤其是上次在给金大福运货的时候遇到那么多麻醉枪和弓弩,要说他们之间没有联系,傻子才会信呢。

既然没有线索,那只有用最笨的办法,顺藤摸瓜!

挂掉电话之后,秦风让老妈多炒几个菜今晚来一次大聚餐。他想着老妈要是嫌麻烦了,那就直接去餐馆吃就好了。然而老妈竟然一口答应了。

他之后又给未来丈母娘打了电话让她别做饭了,晚上直接去老秦家。李秀香一听这话,急忙说道:“这么多人的饭你妈一个人咋能忙得过来呢。我这就过去帮忙。”

秦风欣慰地笑了笑,随即他又通知了二叔他们等一干近亲。

昨天可正儿八经地是九死一生,这事儿必须要好好庆祝一下。再说了,家里好久也都没热闹过了,大家聚聚高兴一下也是应该的。

等到快下班的时候,秦风找到心上人得意地说道:“琳琳,晚上你不用回家去了。”

刘琳琳有点担忧地看了秦风一眼,心道:“这色胚子咋地就这么明目张胆了呢,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不行!我妈刚才还打电话让我晚上回家吃饭呢。”她想着搬出老妈这座大山总能管用吧。

秦风啧啧称奇地说道:“小琳琳啊,你可真是越来越能耐了啊,现在说谎都不带眨眼的。看来我得抽个时间好好教育一下你了!”

看着某色狼那猥琐的笑容,刘大美女忍不住一阵脸红。不过她却很好奇,那家伙咋地就一眼看出来自己是在说谎呢。随即,她又想到这极有可能是秦风诈她呢。

“我啥时候说谎了!本来就是嘛,不信你给我妈打个电话问问啊!”她心里得意地想着,小样儿,就算你打电话过去我妈还是帮着我的。

“琳琳啊,我要告诉一个不好的消息你妈今晚压根没做饭!”秦风摸着下巴,得意地说道。

“不可能!我和我爸都要回去吃饭的,我妈绝对不可能没做饭!”

刘琳琳一脸坚定地说道。

“咋地就不可能了。我看这事儿大有可能。你家没做饭,今晚去我家吃饭吧。”秦风嘿嘿笑着说道。

他咋地这么确定我妈没做饭呢,老妈该不会去秦风家了吧。刘大美女想了一会儿,“我先打个电话问下。”

打电话一问,老妈还这就在秦风家,就连老爸也是刚到。听厨房里那吵吵闹闹的氛围,刘琳琳就知道今晚一定有不少人呢。

挂掉电话,她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你这坏蛋明明知道我妈去了你家,还故意来骗我!”

秦神医嘿嘿笑了笑,吟唱道:“娘子,就让咱们夫妻双双把家还吧!”

“你这坏蛋赶紧闭嘴!让别人听见影响多不好啊!”刘琳琳急忙捂住了他的嘴,慌张地看向四周。

不看不知道,一看她顿时就懵了。四周都隐藏了好些人呢。

“师父,唱的不错,再来两句!”徐晓波瞎起哄了起来。

“秦院长,来两句!”众人打着拍子,异口同声地喊道。

刘琳琳顿时满脸羞红,急忙躲在了秦风的背后,埋怨道:“都是你这个害人精害的!”

“既然大家如此热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啊!”秦风清了清嗓子,大声唱道:“我承认我就是那一只披着羊皮的色狼而琳琳是我的猎物是我嘴里的羔羊…就到这里了,我先闪了!”

随即,秦风拉着刘琳琳一溜烟跑出了卫生院。

众人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这歌词改的简直是绝了,毫不忌讳地承认自己是色狼,这份心胸绝非脸皮薄者所能及啊。

拉着刘琳琳跑了一会儿,秦风这才听了下来。

刘大美女累得喘了几口气,埋怨道:“你这害人精,我明天还咋地去卫生院见人呢!”

“咋没脸见人了。在卫生院我最大,我下边就是你。谁敢笑话你,我直接扣他工资!”秦院长一副霸道总裁的样子。

刘琳琳同学彻底无语了,面对着比城墙拐角还厚的脸皮他又有啥办法呢,认命吧。

刚到家门口,就能听到里边闹哄哄的就好像是过年走亲戚的时候一样热闹。

“爸,叔,二叔……我和琳琳回来了。”秦风看到院子里坐的几个人便一一打了招呼。

老爸几个人正在嗑着花生喝酒呢。

刘琳琳也一一叫了一下众人。

秦树才哈哈大笑着说道:“回来了好,马上要开饭了呢。”

刘书记见女儿多少有点羞涩,便笑着说道:“琳琳,你妈她们在厨房忙活呢,你去给帮帮忙去。”

听到老爸这话,刘琳琳激动地“嗯”了一声,然后就急忙跑进屋里了。而秦风则被留下喝酒。

众人说说笑笑不亦乐乎。老秦家也有段日子没有这么热闹过了,秦树才这个一家之主脸上都笑开花了。

“小风,啥时候二叔才能喝上你的喜酒啊?”秦强峰笑呵呵地问道。

秦风笑着说道:“二叔,你放心我结婚少不了要把您给喝的烂醉如泥。来,我先敬您一杯!”

秦强峰咳嗽了一声,“那啥,这酒不应该先敬我啊。你得先敬老丈人才行啊!不然待会儿我可就要成大伙儿的攻击对象了。”

别看他平时憨憨的,但是这说起话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呢。说的秦风也不知道该咋地回话了。

刘琳琳和秦风的婚事儿那绝对是板上钉钉的,现在村里谁不知道啊。

秦风有点尴尬地端起酒杯,恭敬地对着刘书记说道:“叔,我敬您一杯!”

“哎,不对啊,小风。咋地现在还叫叔呢?是不是该改口了呢?”秦风的三叔秦强华也瞎起哄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