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酒后吐真言/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见面,他虽然有好多话都想对好兄弟说,但是他却把这个机会留给了宋小钰。

值得一说的是,宋小钰现在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由于知道宋小钰家没啥钱,秦院长也就让他们先赊账,等以后有钱了再还。

宋小钰康复之后,她自然就要有下一步打算了。她总不能一直住在卫生院吧。

然而这也就是他送给好兄弟最好的礼物。他想着这一次就直接戳破好兄弟就和宋小钰两人最后的那一层窗户纸,然后他们不用再偷偷摸摸的。

而且胡家村在胡磊的带领下现在已经脱贫了。每家每户也都有了一定的存款,在村里他无疑是最具有号召力和影响力的人。

现在只要是胡家村的村民,对于胡磊那只有夸赞,就连胡磊之前坐牢的事儿都被美化成,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典型。

过去他丢失的东西现在全都找回来了。

对于秦风的提议刘琳琳自然美意见,而胡磊和宋小钰现在早都智商降低了,现在也只是附和同意。

“哎呀,琳琳,这菜咋地还没来呢,咱们去催催去!”

秦风朝着刘琳琳一阵挤眉弄眼,而刘大美女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随即便跟着他出去了。

胡磊和宋小钰沉默了片刻,胡磊才挠了挠头,欣喜地说道:“小钰,你的病真的全好了吗?”

宋小钰激动地“嗯”了一声,随即却有点责怪地说道:“你这段时间为啥不给我打电话呢?”

胡磊这段时间忙活起来,那可真是没有一点儿空闲的时间,一天的时间都恨不得当成两天来用呢。

胡磊深情地望了宋小钰一眼,急忙解释道:“小钰,我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对不起!”

“傻瓜!”宋小钰没好气地嗔怪了一声,却又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他们俩又咋地不知道秦风今天约大家聚在一块的用意呢,那可不就是为了撮合他们二人嘛。只是胡磊这人吧,平时干啥事儿干净利索,但是遇到宋小钰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有种莫名的慌张感觉。

随即,包房里的的气氛再一次沉闷了起来。宋小钰娇羞地低着头,而胡磊则是时不时地偷瞄一眼,但就是谁也不肯先开口。

门外的秦风听得忍不住直叹气,他本以为好兄弟和宋小钰久别重逢肯定有说不完的话,他也正好找点乐子呢。可谁知道磊子就像是闷葫芦一样,现在竟然还冷场了。

秦神医没好气地骂道:“这个没出息的家伙!”随即,他又对着刘琳琳说了几句,两人才进了包间。

“磊子,咱们兄弟这么久没见了,来喝!今儿个一定要喝他一个一醉方休!”秦神医心中得意地想着,小样儿,看我不把你喝的酒后吐真言!

这事儿最害怕拖着了,必须要快到斩乱麻才能行。

秦风到了两杯酒,就用透明的玻璃杯直接倒了慢慢一杯,他豪气地说道:“来,感情深,一口闷!”

说话间,他一仰脖子一杯白酒就全被干掉了。空了一下杯子,他严肃地说道:“我全喝了啊,你随意!”

虽然明知道好兄弟这是故意在激他,但是胡磊还是坚决地说道:“我喝!”他现在也有种酒壮怂人胆的意思。

待胡磊喝完,秦风拍张叫好道:“好,果然够兄弟!为了庆祝咱们好兄弟重逢,来连干三杯!”

“喝就喝,谁怕谁啊!”胡磊一杯酒灌下去,也多了几分豪迈。再加上他和疯子这么长时间不见了,本来就想着来醉一场,现在也没啥好畏惧的。

不一会儿的时间,两人就干掉了两瓶酒。胡磊的酒量可比不上秦风,他现在都有些上头了呢。

秦风也装作自己醉醺醺的样子,感激地看了好兄弟一眼,一脸凝重地说道:“没有磊子,就没有我秦风的今天!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磊子替我背了黑锅!”

胡磊甩了甩脑袋,“疯子,这些事儿都过去了,你就别再说了,咱们好好高兴高兴!”

他担心疯子要是说进去了,那极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候本该高兴的事儿,估计就要借酒消愁了。

秦风眯着眼睛,大声道:“我要说!记得上初三的那年……”

他把胡磊替自己坐牢的事儿说了出来,然后他也证实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遇到了师父学会了医术,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其实他是故意说这番话的,如果没有磊子当初的背黑锅,他自然也就不会救宋小钰了。而他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才总结地说道:“所以,我们几个全都得感谢磊子!如果没有磊子,我秦风不可能有今天,琳琳也说不定早就被林楠那种混蛋糟蹋了。而我更不可能救得了宋小钰!磊子,我们三个共同敬你一杯!”

秦风留意着宋小钰,发现她此时感激地看着胡磊。

他在宋小钰最为困难的时候救助了她,宋小钰的感激之情绝对不容小觑,甚至有时候会转化为以身相许的那种感激。但是他现在把功劳全都转移到磊子身上之后,这事情可就会出现微妙的变化了。

而从现在宋小钰的表现来看,秦神医的目的达成了。

四人共同举杯喝了一杯。

秦风坐下继续说道:“但是现在一切苦难都过去了,接下来咱们的日子必将会芝麻开花节节高!磊子,前段时间你跟我说你有喜欢的人了,不知道是谁啊?我们几个认识嘛?”

终于,肉戏来了。

胡磊光明正大地看向宋小钰,深情地说道:“小钰,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小时候我就喜欢你,我发誓我要娶你做老婆。可是后来我坐牢了,我也配不上你,但是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他现在完全是酒壮怂人胆,这会让喝了酒之后憋在心里的话在合适的氛围下就倒豆子一样说出来了。

秦风虽然为好兄弟能表露心迹感到高兴,但他心中却忍不住叹息着,磊子你这嘴没个把门的,以后一顿酒啥事情都给你问出来了,估计连私房钱都没法藏了。

宋小钰害羞了一阵,这才咬了咬嘴唇说,“磊哥,不是你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你。我现在啥也不会,又没有啥本事。我不想拖累你!”

秦风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埋怨道:“你们俩有意思没,这会儿了还讨论谁配不配得上谁的事儿。我现在就问一句,胡磊,宋小钰你们到底喜不喜欢对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