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赚钱难啊/辣手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朵朵气的直咬牙,但却又无可奈何。她现在已经黔驴技穷了,尽管心里万分地不情愿,但钱还是要赔滴。

但她现在却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赔偿,只好求助岳小竹了,只见她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小竹,帮帮我。我错了,求求你看在咱们认识这么久的份上,我还救过你一次呢。”

而岳小竹侧过身子看向窗外,淡淡地说道:“你谁啊,我压根没见过你!我咋地会认识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呢。你好自为之吧!”刚才竟然还用果照威胁,现在来求救,傻子才会帮她呢。

而这时,秦风点的菜也好了。他连忙说道:“放到那边的空桌子上吧,我这会儿都块饿死了!”

“你混蛋别走,你赔我手机!”马朵朵痛恨地看着秦风,不依不饶地说道。

“赔手机是吧?”秦风愤怒地骂道:“你这恶毒女人刚才竟然想把我两年的血汗钱据为己有,摔你手机已经是便宜你了,没摔你就是好的了。你要是不服气,咱们打电话叫警察来评理啊?”

听到这话,马朵朵顿时就哑火了。现在要是叫警察来,那她可就惨了。

“这位姑娘刚才多谢你仗义执言,我们过去那边吃饭吧,我请你!”秦风很是豪迈地说道。

众人也能理解,毕竟要不是这位美女,乡巴佬两年的工资可就要被丑逼女人给拿走了。

岳小竹苦涩地笑了笑,随即便跟着秦风走了。

马朵朵也想跟着走,但是却被餐厅经理和那个男人给拦住了。

秦风现在对岳小竹也有了一定的改观,虽然遇见的这几次都出了或大或小的麻烦,但是仔细想起来这些麻烦虽然和岳小竹有关,但她却不是故意的。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还是受害者呢。

“想喝点啥酒?”秦风微笑着问道,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似乎刚才刚才的闹剧对他没有半点影响。

“大叔,这顿饭我来请吧?我没有别的意思,为了向你赔罪,我也应该请你吃顿饭。”岳小竹很是惭愧地说,脸上还有点担心呢。

她现在可是一丁点的胃口也没有了,毕竟还不知道马朵朵手里还有没有自己的写真呢。还有刚才这事儿闹得这么不愉快,她哪儿有心思吃饭啊,现在倒是挺想喝酒的。

可是一想到,大叔两年的时间才赚十来万,自己又咋地好意思让大叔请客呢。

秦风笑了笑,宽慰道:“马朵朵手里现在没有你的照片了。”

岳小竹一声惊呼,吃惊地说道:“啊!大叔,你刚才都听到了?你咋地就确定马朵朵手里没有我的照片了呢?”这两个问题她真是一点也想不通。

秦风神秘一笑,“我刚才把马朵朵手机摔了之后,没见她脸都气绿了嘛。你别忘了我是干啥的!”

听到这话,岳小竹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欣喜,“大叔,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秦风轻轻一笑,“其实真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你呢。是你让我再次对陌生人有了信任感。若是你今天帮着马朵朵的话,那我以后肯定就再也不会相信陌生人了。所以是我该谢谢你才对,想喝啥酒赶紧点吧,不要太贵哦,你也知道我就这点钱!”

听了这话,岳小竹更加开心了,她急忙摇头说,“大叔,你两年才赚那点钱,呃,我是说你赚钱不容易,还是我来请吧。”

秦风嘿嘿一笑,得意地说道:“我骗你们的。这钱要真是我两年赚的,那肯定是片刻都不能离身,又咋地会心这么大随便扔到一边呢。不过说起来赚这钱也不容易,这可是我花了将近两个小时赚的,赚钱难啊!”

说着说着,他还感慨了起来。但这绝对是赤果果地装逼!今天这三场任务对他来说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轻轻松松拿到十一万还敢说赚钱难!对于这样装逼的家伙,一定要鄙视之!

“啥,不到两个小时?”岳小竹满脸不相信地说道:“大叔,不带这么吹的啊。两个小时赚十多万,谁信啊!”

“信不信由你!咦,咱们不是在说喝啥酒嘛,快点想,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呢。”秦神医早就饿的肚子咕咕叫了,抄起筷子夹了满满当当的一筷子全塞嘴里了。一小碗米饭还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能看到碗底了。

这速度,绝对神了!

见大叔如此淡然,岳小竹竟然有点相信了。她感觉以大叔的本事说不定还真是能赚到这么多钱呢。

她也正好想喝酒呢,也就点了一瓶中档的红酒。

秦风吃饭的时候几乎都没有说话,一来是他太饿了没那个功夫,而来是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啥。

喝了一杯红酒,秦风砸吧了一下嘴摇头说道:“这红酒又酸又涩的,还是白酒好喝!”

岳小竹好笑地说道:“你没有喝习惯,而且你喝酒的方法不对。这就像白酒一样,好酒要咽三口,喝红酒也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

接着,岳小竹把如何喝红酒的技巧毫不保留地教给了秦风。这会儿都说到红酒工具的使用方法以及红酒的发展史。

秦风也任由她说,而自己却是埋头吃饭,但是岳小竹说的话他却全记下来了。

按照岳小竹的方法喝了一口红酒之后,秦风顿时点头赞赏道:“果然好喝多了。没想到你还听懂喝酒的啊,看来以前肯定没少醉酒啊!”

岳小竹脸色微微一红,随即好奇地问道:“大叔,你是家在省城还是来省城办事儿呢?”

“我来这边转转。你家应该是在省城的吧。”秦风微微笑着说道。

“没错。大叔,我想请你帮帮我。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得嫁给一个我自己不喜欢的人了,求求你了!”岳小竹一脸期盼地看着秦风。

秦风咳嗽了两声,“得了,你说说看吧,我要是能帮得上一定帮!”

“大叔,谢谢你。”岳小竹抽了抽鼻子,几乎都快要哭了呢。

“我家境不错,小时候一直丰衣足食生活的无忧无虑。但是直到我十岁开始,无论是我的家人还是亲戚全都向我灌输一个念头,那就是将来必须要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而那个男人现在我都没见过呢!”

她抽噎了一声,苦涩地说道:“而现在我们家族遇到了大危机,正好有一个很有实力的富家公子哥看上了我,现在要我做他的女人。总之,现在我的路就两条,两条都是要嫁给我压根不喜欢的陌生男人!”

说着说着,她的泪水便如洪水泄闸了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